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

那个巨大的秀场愧对全国人民,更愧对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正在北京上访的我妻子今天来电说,近日在国家信访局等着上访的人特多,许多访民排队排了一整天,也轮不到接访;南站一带,今天被抓走了6车访民;一些“关键”的路口,依旧在对路人搜身、搜包;许多访民感觉腐败分子越来越猖獗,各地很多旧的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种种新的问题又冒出来……在电话的这头,我只能是一声叹息。

在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要毁掉一个人的家庭、事业和人生,其实很简单——让他上访去;在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要见识“公仆”实际上是怎样“为人民服务”的,其实很简单——让他上访去;在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要鸟瞰该国真实的人权状况,其实很简单——让他上访去……在上访的路上,访民的血泪斑斑,遍布着坎坷与黑洞,也遍布着专制独裁者们的残暴与邪恶。

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在一党独大、昏天暗地的中国,本为社会公器的舆论监督管道,一概被据为党的私器。各种权威机构在物欲横流的时代,纷纷丧失了公正中立的权威立场,程序正义毫无保障。暴政的行使在党操控一切的大环境之下,所向披靡,绝无阻碍……于是,人民一旦被暴政逼上了上访的不归路,就意味着看到的只是无边的黑暗,就意味着欲哭无泪,意味着你得漫无边际空耗余生。

你恳求暴政的行使者们网开一面,为你主持公道,或是放你一条生路,结果不难发现这般“奢望”乃痴人说梦、与虎谋皮。暴政的行使者们煞有介事所要做的,不过也就是在你鲜血淋漓的伤口上再扎一刀,并以敷衍了事的姿态,傲然在你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我从有些访民的口中得知,有的地方政府一年用在一个访民身上的截访、监控费用,竟是25万-30万元人民币,截访人员通过虚报开支等手段进行贪污……在澎湃着的截访潮当中,存在着一根巨大的腐败链条!”(见《廖祖笙:京城在我感觉越发狰狞和陌生》)

前几次在京上访,我接触了大量的访民,得知不少访民为了追寻一个起码的公道,已在京城苦苦奔走了几十次,甚至几十年,其间孰是孰非一目了然,可这些访民总也走不出苦难的深渊。那些被暴政逼得不论春夏秋冬,俱露宿在京城屋檐下、小巷里的访民,那些无奈得只能一天天在红墙边“打瞌睡”的访民,因了一口咽不下的恶气,在拿自己有限的生命同无限的暴政抗衡,不断见证着一个时代的黑暗。

从方方面面看,这个注定要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盛世”,已悄然进入了一个官民之间相互羞辱的时代。可暴政的行使者们,非但没有抚心自问、回头是岸,反而泥足深陷,不断进入恶性循环,一次次就这样对人民公然“耍狠”。暴政一方面“死猪不怕滚水烫”,一方面继续自娱自乐,开动一切欺骗宣传的机器,给乱世强贴“盛世”的标签,并缝缝补补着那面“和谐”的破旗。

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暴政令多少访民倾家荡产、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可在国内的媒体和互联网上,人民再多的血泪也只会是波澜不惊。媒体被大大小小的戈培尔们驯服得犹如被阉割过的太监,国内各大网站不但有网监蹲着,还有众多的论坛“编辑”和“五毛党”守着。“和谐”的汪洋内,乍看之下,是何等的风平浪静。

别说暴政凌辱着访民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就是暴政哪天突然展开种族灭绝,在国内的互联网上或也是雨夜无声。暴政不惜工本钳制人民言论自由的目的何在?目的就在于满足一党私欲,维护极权统治,既能当婊子,又能树牌坊,方便暴政更加肆无忌惮地残害、凌辱人民。

暴政也故作矜持抹点“仁政”的胭脂。在那个霜雪满天的冬季,正在北京上访的我,在电视里看到了几个官员千里迢迢去“亲民”,也同样亲眼目睹了就在“天子脚下”,不少访民冒雪露宿在屋檐下、小巷里,哪怕他们随时有可能被冻死,也没有公门中人给这些“贱民”送上丝毫的温暖。京城马路两边,高大的树木和低矮的灌木丛,则被精心包裹,做了细致的防寒处理。两相对比,夫复何言?

暴政惯常把“以人为本”念叨在嘴上。如何“以人为本”?我孩子被无辜虐杀在校园之内,之后我又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并在国内被公然剥夺着表达权和生存权。惨案发生眼看就是两年了,北京继续“管束不了”佛山南海…… 家破人亡前,我不过是一个温和的改良主义者,不过是希望政府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暴政竟这般穷凶极恶迫害一个作家,好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 “以人为本”!

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今天的新华网头条新闻的标题是《北京奥运会倒计时50天:一起冲刺 一起奥运》。何需 “冲刺”?一如既往将暴政进行到底,将耍赖进行到底,在汶川地震的狂欢之后,党国也能熬过这50天。虽然党国曾向国际社会承诺过在奥运之前,要确实改善本国的人权状况,可再多耍赖一次,小小寰球又奈俺“大国”如何?俺践踏人权?俺耍赖惯了?呸,那可是俺的“内政”呢。

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所有的访民奔走在京城,同时见证的也是一个时代的黑暗。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沉重的叹息和绝望的饮泣宛若阵阵阴风,穿过城市,穿过山脉,日日撼动着我们淌血的心灵。盘古乐队的歌声在愤怒萦绕着,歌词曰:“奥你妈的运!”

行文至此,我还是那句老话: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我替你们感到羞愧!

2008-06-19(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705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和博客(服务器全在海外,在国内需用代理访问):

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http://liaozusheng.gethosted.info/

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