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核心提示




●案发之前有一段时间,我的电子邮箱内每天涌入数十封的病毒邮件,电脑死机异常频繁;有人“代我”在美国的互联网上“征友”;有人多次把别人写的文章署上我的名字,贴进国内网上论坛(在《还有多少污水要朝廖祖笙泼来?》一文中我已有所披露)……不少稿费我莫名其妙收不到;之后教育系统又强行要我孩子把 “择校”当作中考的“第一自愿”,择校费竟高达3万元(在2006年5月2日写下的《其实我已经没有了评说的热情》中,我也有所披露)……我抗争数月,挥笔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几个斯文败类,就此对我不满16岁的独生子廖梦君百般刁难,甚至殴打,就在中考的前两天,廖梦君再次被班主任谭观南(政治老师)毒打,且被残酷精神虐待了一整天。

●2006年7月16日,也就是我孩子惨烈遇害的那天,国内媒体报称:中国9个政府部门联合制定了《尸体出入境和尸体处理的管理规定》。是日上午,我写下《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将稿件传给时评编辑,并收录进新浪博客(已被封删)。同日傍晚,廖梦君即被校方召回已放假的学校,转瞬化为一具刀口累累、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的尸体!涉嫌杀害我孩子的是三个老师和一个保安,名字分别为谭观南、邓玉海、梁细波、李江华!中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既是我孩子展开梦想的母校,也是终结廖梦君年幼生命的魔窟!

●案发当晚,我夫妇俩见梦君迟迟未归,赶到黄岐社区民警中队报警,警方不给任何报案凭据。在场的干警一听我们说出孩子的名字,神色异样,接头接耳,我妻子见状急得流泪满面,跪求答案,干警仍说“要等上面的通知”。在梦君遇害8小时之后、案发现场也已被改变的情况下,警方才肯告知我夫妇俩噩耗。当晚,我们无意中发现谭观南在黄岐社区民警中队接受警方调查,谭上厕所时有干警亦步亦趋“陪同”。警方把我夫妇俩送回家时,在车上告诉我们“还有几个人要去抓”。

●案发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多家媒体赶来采访,警方不接受采访。记者致电南海区大沥镇政府,政府官员对记者表示:“先别报道,要统一宣传口径”。随后大沥镇分管教育的副镇长梁庆昭带着政府的一帮人匆匆赶到黄岐中学门口,向记者们散发统一宣传口径的虚假材料,并在血案现场隔条马路的地方宴请记者。其间,记者向其指出此案指鹿为马统一宣传口径,后果将不堪设想,政府官员于是表示要将材料收回。记者要到殡仪馆给梦君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的遗体拍照,被警方和政府官员阻止。一位干警对我夫妇俩说:“又不是我杀了你们的孩子,我怕什么?”是夜,广东某部门下达“封口令”,多家媒体采写的新闻稿就此被尘封。

●廖梦君被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两只胳膊肿得像馒头一样,抛尸现场第一目击者看到梦君一落地就已是一具尸体)、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当地警方的尸检结论公然造假,“偷工减料”一笔带过:“1.廖梦君符合高坠死亡;2.廖梦君体表5处锐器刺穿伤为非致命伤。”

●佛山市与破案毫不沾边的某部门在惨案发生后,紧锣密鼓开会研讨怎么发通稿,指鹿为马的“新闻”通稿信口雌黄,把一向品学兼优的廖梦君诬为“涉嫌行窃 ——行刺老师——跳楼自杀”。廖梦君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年年是班干部、三好学生或文明学生,就是在遇害当年也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和数学科代表,他一路自豪走来,奖状、证书盈尺。梦君曾在黄岐中学拣到两百多元现金,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主动找寻失主,拾金不昧。警方称,“赃物”是几本书和一个U盘,然而其中的几本书我家多年前就有了,家中也有3套价格、性能、容量远超U盘的移动存储设备。警方在“涉嫌行窃”的现场和“赃物”上,均提取不到梦君的指纹,我夫妇俩问警方从何确认廖梦君是“小偷”,警方答“不能确认”。

●案发次日,大沥镇某政府官员向记者表示“目击的3名老师因换号频繁,校方无其联络电话,参与协助的1名保安也因换班难于联系”。我们寻找到的目击者则称,当时有3名老师和一个保安将我孩子从操场上追杀到3楼(“涉嫌行窃”的地方正是3楼,廖梦君在被追杀之中“涉嫌行窃”);当时在场的梁细波此前两次对廖梦君表示要“揍你”,警方称凶器水果刀为校方老师所有;梦君被骗进已放假的学校约10分钟,校方即“报警”,警车一个小时左右才赶到现场,且警车和救护车均不鸣笛或响号;群众反映,校方事后将2楼、3楼、5楼墙壁上有血迹的地方敲掉,而后找人重新粉刷;有相关专业知识的人士在详细了解了梦君尸体的落点、症状之后,无不认为据此就足见是抛尸,而决非掩人耳目所说的“跳楼自杀”或“不慎坠楼”。

●梦君的遗体至少被尸检过两次(其中一次未征得我夫妇俩同意,我们也不在场),一个“跳楼自杀”或“不慎坠楼”的中学生之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竟然成了“国家机密”,律师和家属均无法触及,律师也不被允许依法调阅相关卷宗。告到两级法院,两级法院均不受理。我早已对此惨案提出了近80个疑问,强烈要求相关方面书面作答,对方不作任何回应。尸检前和尸检中,警方俱信誓旦旦表示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一定会给我们一套,后来却表示“尸检报告绝对绝对不会给你们”。律师、记者、家属均不被允许给梦君惨不忍睹的遗体拍照,也不被允许查看案发现场。知情者反映邓玉海的“伤情”有诈。律师询问不了任何一个当事者,当事者之一案发不久不知所踪。

●2006年8月2日下午,我陪律师去佛山市公安局,遇上京城某报的3个记者在该局采访这一血腥惨案。晚上与该报的记者见面,我得知同一时间,就在同一个警察局内,警方的说法竟然有两个版本:接待我们的领导表示,这是一起命案,命案必破,案子还没有侦破,不论凶手有几个,都要把他抓回来;该局新闻发言人同一时间则向该报记者表示,案件已定性为廖梦君“故意伤害老师”,并准备再发通稿(结果没发)。记者们采访后对此案的评价只有一个字——黑!“案子还没有侦破”,可在同年的7月21日,那篇“你们都说不得,只能我来说”、黑白颠倒的“新闻”通稿,就已经在佛山某报刊出,随后被网友广泛质疑,并被驳得体无完肤。

●国内媒体对此惨案噤若寒蝉。我先后给数十名官员寄出了200多封特快专递或挂号信,苦苦申诉,无一回复。几度赴京上访,几度受到官方的非法绑架。在为儿鸣冤的过程中,我夫妇俩先后被抓、被打、被恐赫、被频繁监视跟踪、被一再限制人身自由、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就连卖房自救,也一度受到官方的刻意刁难……有人挂来恐赫电话,有人警告我不要再公开发表文章……我的3个博客和数十个网站,在这期间先后被封删。我的新浪博客被封删前,长期有人24小时删帖,删帖最频繁时一天删出上百次!长期直言极谏,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而呐喊的一个作家,遭此劫难后,竟于国内媒体和热门论坛完全失去了话语权,同时也被剥夺了唯一的生存方式。目前我尚在更新的博客和网站,无一是建在国内的。

●一批公认的“5毛”一度在国内热门论坛无分日夜穷凶极恶,对我父子俩肆意诋毁和辱骂,并有人冒充梦君的同学泼污水。网友们为我家声援的发言,则被论坛大量禁止和删除。我要对那些谣言和辱骂进行反驳,也同样被禁止发言。网友们为此案自发建立的10余个Q群一一被封,网友撰写、转贴的相关网文大量被删……这一绝人之后的血案引起海内外华人广泛关注,其间以实名撰写文章为我家鸣不平的各界人士不少,以实名落井下石的“网友”,则唯独徐建新一个,徐自称依靠一篇“还没写完的文章”“影响了总理人选”,“无意中帮助温家宝当总理”。有一阵我在某网络媒体发了几篇文章,徐建新“消除影响”的文字随后就杀气腾腾赶到,在文中,他把高莺莺、杨代丽、廖梦君的家属“一锅煮”——不是官方的错,全是这些受害者家属的“错”。

●案发后没有任何公权机关向我夫妇俩主动寻找过破案线索。当地政府组成了一个所谓的协调小组,该小组的核心成员是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分管教育的副镇长梁庆昭,以及大沥镇教办主任叶磊明(名字系其自称,不一定准确,音Ye lei ming),这两个人在案发次日积极参与掩盖血腥。我夫妇俩一去哪里上告,就被官方强行弄到这个协调小组面前,说是要“协商解决”,可“协商”了几十次,哪怕我夫妇俩病卧床头或行乞街头,也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何在!协调小组事无巨细均得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面”汇报。我家乡的官方与这个协调小组接触后,同样发现他们“一点诚意也没有”。

●花开了又谢,草枯了又荣,时至今天,广东官方对此惨案未做任何实质性处理,残杀未成年人的恶魔也至今逍遥法外。一些本该被问责的官员,非但没有被问责,反而官运亨通,扶摇直上。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那样被一个夺命电话彻底粉碎;一个无辜遇害的未成年人,遗体上遍布着惨遭虐杀的痕迹死不瞑目;一个为民请命的作家,在史无前例的迫害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一个心头淌血的妻子和母亲,数百天来以泪浣衣,在“和谐盛世”经受着非人的煎熬……我20岁参军,2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荣立军功,其间若逢战争年月,廖祖笙无疑会无怨无悔地献出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甚至极可能冒着枪林弹雨为国捐躯。可这几百天来,我负屈衔冤,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千呼万唤,“党啊,亲爱的妈妈”,你又到底在哪里呢?!迫害仍然在继续,“亲民”的“公仆”们,何忍?!何忍?!何忍啊?!

2008-04-09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yoyo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