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7-15 廖祖笙:廖梦君遇害周年祭



在充斥着谎言、残暴、无耻、邪恶的非人间,一个学生被虐杀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迄今已是365天——整整一年时间了!世人依然看不到国家机器为之伸张正义,相反看到的是有形或无形的迫害在加剧。在这片荒草蔓生的土地上,“盛世”、“和谐”的喇叭花随风摇曳,却鲜有真确的花香,漫山遍野飘袅的只是死亡的气息。乌鸦成群喋血处,到处是百姓淋漓的鲜血、森森的白骨和斑斑的泪渍。

他们习惯于用谎言代替真相,习惯于用口号蛊惑人心,习惯于在各种会议上“诗歌朗诵”,习惯于把他杀粉饰成“自杀”,习惯于死不认帐……当血的事实又一次摆在了面前,拙劣的掩饰再无法欺瞒人心时,他们又一次聋了瞎了,以抵赖者的姿势,就这样将无耻、残暴进行到底。

邪恶经年累月笼罩着中国。廖梦君的遇害,再次印证了底线、法律、正义、公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教育公平等等,在这个将要衰亡国度的缺席或弱势。那部锈迹斑斑的庞大机器仍在隆隆作响,但人们看到的却每每是利益的争夺和欺压良善的凌厉。那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何在?那个“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何在?绝人之后、掩盖血腥、草菅人命、迫害良善,难道也是构建和谐社会所该有的音符?

无耻、冷血的官僚无法给人民以交代时,惯用的伎俩就是谎言欺世,无限拖延,并惊慌失措封堵言路。他们一厢情愿寄望于时间的长河湮没世人带血的记忆,然而历史的真实,会永久潜藏于热血和人心。廖梦君被虐杀了,有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的尸骸为证!掩盖、拖延或迫害加剧,并不意味着此事件的结束,相反意味着新事件的开始。

是的,“这不是一件事的结束,是一件事的开头。墨写的谎言,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血债必须用同物偿还。拖欠得越久,就要付更大的利息!(鲁迅语)”



就在近日,我见到了这样的文字和图片:杭州出动特警、公安、城管等数百人,对该市部分居民住宅进行暴力强拆。人高马大的着装特警一人一边扭住老婆婆们的手臂,果然“威风凛凛”。

类似的画面这些年我们已经见得不少了。当那些穿着制服、有了俸禄的润滑便可以任人驱动的“机器”在某些“主机”的驱动下,浩浩荡荡列队扑进强拆现场时,那行为和场面同“鬼子进村”相比,何其相似!

那些被特警们扭住手臂的老婆婆们,又如何阻挡得了推土机把她们的栖身之所夷为平地?在狂躁、暴力的国家机器面前,任何单个的生命都是脆弱的。利益的争夺,居然令国家机器不断陷入这般疯狂的境地,夫复何言?撕心裂肺的老婆婆啊,别哭了,泪水从来就唤醒不了沦丧的道德、人性、党性和良知!

冷血是一贯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三座大山多年来高比五岳,在这个举世无双的国家应在“情理之中”。当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面对一场反人类反文明的劫掠徒谈奈何,百般忠告、哀求、恳求也换不来为人最起码的权利和尊严时,一场暴力革命的土壤便也极有可能在悄无声息中渐渐形成!尺板斗食的外表没有肉食者们光鲜,但他们也有自己最起码的诉求、思想和判断。他们不在乎谁喊“稳定”、“和谐”喊得更勤快更大声,他们只在乎肉食者们实质上是怎样对待人民。

在写作时评的日子里,我像所有的时评的同仁一样,频繁地使用“我们”二字,比如“我们的党和政府”、“我们的公权机关”……如此行文,无非是“装疯卖傻”,希望最大限度地拉近作者和批评对象的距离,使其更乐意接受批评和监督。但我始终看得分外透彻:从他们为了制造虚假的奢华不惜抛弃弱势群体之日起,这片土地上的人群,就已然分化成了你们、我们和他们!

廖梦君惨烈遇害于他们汹汹而来的年月,之后尸检报告成了机密材料,媒体介入不得、律师介入不得、家属申诉不得、公众谈论不得……何足为奇?

我们在廖梦君遇害周年之际打量种种不堪的现实,其意义绝不仅只在于悼念一个孩子的无辜死去。这些年来,有太多不该有的死亡和丢失值得我们觉醒、痛惜和恸哭!他们无权主宰我们的一切,无权将屈辱、恐慌和生活的重负强加给我们!为着我们生的权利和尊严,我们必须抗争,必须奋然前行。他们要我们渐趋麻木,我们更需保持警惕和觉醒——当麻木像瘟疫一样浸淫了我们的身心时,我们最终将变得一无所有,并将被分批蚕食!

让我们起立,为这些年不该出现的种种死亡与丢失沉痛默哀!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在廖梦君事件中,书写着太多野蛮强权和利益集团的“神圣不可侵犯”,以及某种积蓄已久的仇恨。

那个在同学们眼里“具有绅士风度的翩翩美少年”,在黄昏被衣冠禽兽骗进已放假的学校,以利刃、棍棒、拳脚加以“教育”,剥夺了其活着的权利不说,还试图对其强加莫须有的污名!如此血腥事件,发生在“中国依法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时代,发生在“和谐”二字铺天盖地的时代,是何等的不可思议,是怎样强烈的反讽?!这里面宣泄的,又是怎样的恼羞成怒和刻骨的仇恨?!

正因为野蛮强权长期以来自我界定着“神圣不可侵犯”的高位,以打击犯罪为己任的特警,便也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助纣为虐,并左右夹击,对在年龄上足可作其母亲或奶奶的老妇施展“武功”。强权在握者可以随时用“城市建设” 的名目抢走你唯一的家园,可以用“颠覆国家政权罪”令作家、记者失去自由,也同样可以用统一宣传口径的方式,令你突然家破人亡,申诉无门……

在这样一个充斥着谎言、残暴、无耻、邪恶的非人间,廖梦君之死从方方面面看,更像是一通布告,或是一个有着某种警示意义的标本。为什么海内外无数网民如潮质疑和呐喊,也换不来高居庙堂者的“重视”以及公权该有的回应?为什么苟活的父母眼泪哭干,望眼欲穿,等来的不是国家机器以某种正义力量的面目出现,相反是野蛮公权的进一步迫害和荼毒?这后面拖着太多的问号,在这样的国情下,在教育领地早已化为盘剥百姓利器的年月,廖梦君事件在短期内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公权真正的释疑。

廖梦君遇害当年,国际笔会发文称:中国是世界上关押作家和新闻工作者最多的国家,国际笔会的记录中有46个中国的案例,最长刑期达19年。逮捕数的上升标志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对中国异议人士的打击,目的是为了使那些试图利用奥运会的机会批评当局的作家沉默。

这招数已不新鲜。贾府的焦大“胡言乱语”,当下就被贾府中人给绑了;革命党人当年为光明而战,落在反动势力的手里,不但身首异处,首级往往还会被悬挂在城门前的旗杆上示众……时代的车轮在朝前滚动,“绑人”和“示众”的方式似乎也在不断更新。廖祖笙夫妇家破人亡,连最基本的知情权也被剥夺,一连数月流落街头,一边乞讨聊以度日,一边为儿苦苦申冤,野蛮公权视若无睹,把“从肉体上消灭,从道德上抹黑,从经济上拖垮”再次演绎得淋漓尽致。把这对苦难的夫妻逼入如此境地,他们到底想要收获怎样的“社会效应”?他们到底要警示些什么?

在廖梦君惨遭虐杀之前,其父长期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高声呐喊,在揭露佛山地区教育高收费、乱收费的同时,痛斥教育积弊,将笔锋直指教育系统最高长官,这在网民有目共睹。一个浏览量达150多万的博客虽然说封就封了,但那些证据还在。我在家破人亡之后,面对公权种种刻意的压制和刁难,仍得拖着病躯为惨死的孩子苦苦奔波自证清白;难道公权谎言连篇,前言不搭后语,在统一宣传口径之后,就不需要自证清白?

一会儿是“跳楼自杀”,一会儿是“不慎坠楼”……对那具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刀口累累的学生尸骸,又岂是“跳楼自杀”、“不慎坠楼”所能轻易解释的?当公权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此草菅人命,当高居庙堂者面对如潮的谴责、质疑、呼唤能够充耳不闻时,这状态远比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校园本身来得更可怕!“我们的人民政府”能动辄为非洲国家免债几百亿,好事做到家,何以对本国的人民,却总是如此的残忍?

从上到下装聋作哑了整整一年时间,是不屑于交代,还是无法交代?

是无暇管束,还是面临失控,无法管束?

中国的官太好当了!这一年来,死去的仅只是廖梦君吗?在我看来,法律、正义、公道、党和政府等等,已然“死去”!

至于媒体,休提起,提起泪淋淋。受制于强权的中国媒体焉有真正的舆论监督自由?媒体不光在廖梦君事件中集体“死去”,在种种不利于党和政府“光辉形象”的事件中,也常常是集体“死去”。一年之中,中国媒体不知道要集体“死去”多少回!



梦君生不逢时,生长在一个他不该生长的时代,又降生在一个不愿意跪着生的作家家庭,他的遇害,或为宿命。他生前的一些同学在噩耗面前,泪挂双腮,说是 “天妒英才”,故有此难。其实,这关天何事?这是一场地地道道的人祸!在没有人权的国家,别说老师虐杀学生,就是再出格的事发生,我也不再惊诧。

这些年来,虽然中国城市街道两侧的建筑物一年比一年建得更雄伟,但在这个专制已久的国家里,人权状况非但没有明显的改善,相反日趋恶劣。互联网上那面 “伟大的墙”,把种种“噪音”挡在了国门之外,国内网民从严密筛选的信息中,看到的多是莺歌燕舞、一派“和谐”。然而当你稍微动点脑筋,从互联网上踏出国门一看,会顿时目瞪口呆——这难道就是我亲爱的祖国?

国人要议论本国的某些不是,或窥得本国全貌,就非得“出国”,这在全世界来说都堪称一大奇迹。到处是野蛮公权对弱势民权的肆意侵犯,到处是哀号呻吟,这里在逼良为娼,那里在殴打维权律师……无数革命先烈当年抛头颅洒热血,为着某种社会理想慷慨赴死,难道他们当初想要建立的,就是这样的“新中国”?

实质上,在离奇岁月中苟活着,你无需借助某些信息管道,对苍生所承受的种种苦难也不难感同身受,因为苦难就在你的身边。当你被“白衣天使”巧立名目疯狂宰割时,你感受到了这种苦难;当你不得不“自愿赞助”孩子所在的学校几万元人民币时,你感受到了这种苦难;当你为着换取一个“狗窝”,而不得不当牛做马,“狱外服刑”10年、20年时,你感受到了这种苦难;当你蒙冤受屈,祈盼法律为你讨还公道,法院的大门因你无权、无钱而关闭,或让你进了之后更后悔时,你同样感受到了这种苦难……

花街柳巷随处可见;光天化日劫案频发;卖臭豆腐的为了蝇头小利,不惜用粪水泡制“美味可口”的臭豆腐;卖包子的为了加大盈利,“发明”了用废纸箱制作“肉馅”……从古至今,公权都担当着指引整个社会道德大方向的重任,在各部门唯利是图、争相绞尽脑汁搜刮民脂民膏的年月,中华民族呈现出前所未有的道德大滑坡,便势所必然。透过表象,我看不到他们整天自我吹嘘的“崛起”,我看到的是一个将要衰亡的国家和民族。不知道这样的国家,来日到底能拿什么去“屹立世界之林”!

说什么“和谐”“盛世”呢?这分明就是一个官匪横行的乱世!一党独大的国家一旦缺失了情系苍生的情怀,没有容纳、接受民主监督的胸怀,又不能“管好自家人,看好自家门”,方方面面出现凌乱无序的状态,也就在所难免。要让中国走向有序,并真正屹立于世界之林,就必须尽快让人民真正当家作主!

在廖梦君惨烈遇害后的这一年,我先后被封删或被屏蔽了3个博客、11个网站,网友开发的相关网站也遭屏蔽;在中国的许多网上论坛,你要贴入一篇文章,往往要自创一些词汇,用以替代某些“敏感”字眼。我想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的国民这样,一方面在用母语写作,一方面又不得不被动糟蹋母语。有些文学家在倡导纯洁祖国的文字,我在想:你得先扳倒了互联网上的那面墙,再来奢谈什么“纯洁文字”。

没有哪个国家是十全十美的,何以我党领导的国家,要以这样的形式去追求“十全十美”?某个地方冒出了毒疮,正确的对待方法应该是大大方方对其诊治,而不是找块厚黑的布块把它盖起来,之后随它去腐烂、病变。为什么这么浅显的道理,有人就是偏偏不懂呢?

廖梦君这边尸骨未寒,那边各级宣传部门便越狙代庖,有了匪夷所思的异动。谁在主管意识形态?如此操作,我是否也可以理解为是某个位高权重的党内流氓策划谋杀了廖梦君?不论孰是孰非,这事件本身原本都完全可以“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倘使与你无关,倘使那泡屎完全不是你拉的,你如此紧张、勤快地帮人去揩屁股,做什么?

哪怕这一切确属迫害吧,施加迫害的那昏官也代表不了整个政党的基本精神。有网友说廖梦君事件是一小撮恶人所为,可日历一页页地翻过去,翻到今天,也还是在将此惨案强行办成冤案。难道如此庞大的一个政党,就这样心甘情愿为一小撮恶人所操纵,就丢失了最基本的是非准则,就这样不断自毁形象?一个中学生的所谓“自杀”,居然如“国家机密”般讳莫如深,不觉得太古怪了一些吗?

“民主是个好东西”,对于不在乎哪个党派执政、不在乎谁当总书记、谁当总理的人群而言,人权更是一种“好东西”!给不了民主,至少不能基本人权也不给吧?我国的人权状况据说“比美国好5倍”,啧啧!

这一年来,我怎么总感觉这个党病了,这个党需要拯救?!



这篇文字的标题名曰《廖梦君遇害周年祭》,其实祭和不祭,也就那么回事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倘使没有这样的“意外”,来日必有光明的前程,然而,一切均被干净彻底地毁掉了——他再也不能自豪地给家里带来一叠叠的奖状和证书,再也不能给家里带来无尽的欢声笑语,再也不能在电话中耐心细致地辅导同学做作业,再也不能为忙碌中的父母端上一杯热茶了……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廖梦君的存在了!

那个“具有绅士风度的翩翩美少年”,只会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这一用鲜血和生命铸成的时代符号,不但记录的是某个黑暗时期史无前例的残暴,记录的还是法制精神、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所蒙受的耻辱。这个符号的背后,勾画的是整整一代人的被压迫、被掠夺。“小小读书郎,背起书包上学堂”,这句世人曾经耳熟能详的歌词,在廖梦君短暂的生命历程里,听来却是那样的陌生和遥远!

苦命的孩子啊,请原谅爸爸、妈妈这段时间没有到殡仪馆去看你!你的母亲每次去殡仪馆,见了你刀口累累的遗体,便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我不能再让万箭穿心的感觉,贯穿我全身的同时,也一次次贯穿你母亲的每一个细胞。就正如丈夫“自己撞死”在佛山的罗双红一样,她也没有勇气再一次次去看望她男人支离破碎的遗体。在这样的人间地狱里穿行,对这种人为的加害,谁能承受?

那天你临出门时,微笑着对我说“我走了”,没想到你就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我的内心一遍遍自责,我高估了社会的文明度,高估了那些衣冠禽兽;我和你的母亲为你苦苦奔走了这一年,所遭遇的种种,也同样出乎我的意料。点燃几柱清香,看细细的青烟飘袅。在祭奠你的同时,我的内心也在祭奠着那些貌似存在却早已死去的种种。孩子啊,安息吧!这并非我们一家人的悲哀,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整个中华民族都身陷其中!我知道你在世界的那头,一路走得并不孤单。

为父不敢祈求梦君的原谅,只希望假使有来生,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至于此生,在我悔恨已迟,只能如此,每个时代总是需要有人为之付出代价、做出牺牲的。网友说:“在这样的世道里活着,早死早超升。”我想,也许是吧。

在带血的脚印后面,必有巨大的惊叹号诞生。不论我们今日付出的是怎样惨重的代价,邪恶势力最终也阻挡不了人类享有民主、自由和起码的社会公平。杀人的恶魔必定下地狱,一个日趋腐烂的体系百般掩盖血腥,不过是在自我印证它的自甘堕落,在为嗜血者殉葬,如此而已!

梦君同学千古!梦君同学安息!


廖祖笙7月15日可用网站:

国外简体http://one.fsphost.com/liaozusheng/

国外繁体http://one.fsphost.com/liaomengjun/

国内简体http://mjqg.xinwen520.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