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7-01-23 童大焕、天理等:廖梦君之死是国家的耻辱!



  新闻封锁、指鹿为马、疯狂删帖、装聋作哑……使一桩傻子都看得明白的冤案持续到今天,令一个无辜惨死的学生至今死不瞑目。冷血和遮蔽联姻,覆盖着血写的现实!
  ■作家廖祖笙:我的独生子廖梦君一向品学兼优、素无劣迹,2006年7月16日被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招回已放假的学校“领证”,迅即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地“自杀”了!他全身刀口累累地“自杀”了!哪怕提取不到他“涉嫌行窃”的指纹,也成了“小偷”,而且“偷”的是家中早有了的小物件!随后相关方面紧锣密鼓统一宣传口径,勒令多家媒体采写的新闻稿不得刊出或播出;我的新浪博客屡遭删帖,就是深更半夜也有人在严密监控此博客,最多的时候一天被删帖上百次,许多热门论坛相关帖子也一再被删;我建于搜狐的博客于2007年1月21日不翼而飞;关注此案的网友自发建立的10余个Q群陆续被封;与此同时,某论坛有网民公认的“5毛”夜以继日轮番上场,以百般诋毁和辱骂的下作方式对我展开“围剿”;律师至今无法介入此案,既看不到被称为“机密材料”的尸检报告,也无从依法调阅“破案”卷宗;我们找公安,公安说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说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说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去找公安……我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血案发生后,我为亡子的冤魂四处奔走呼号,前后给中央、省、市、区的官场人物写过上百份申诉材料,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连“节哀”二字也没有!不少官员表里不一,这是人尽皆知的。但官场冷血到了何等程度,我还是在家破人亡的这一年才亲见。
  ■著名时评家、时评编辑童大焕:为和谐社会计,为依法治国计,有关部门应当完全彻底地公开侦破此案、让媒体自由调查和报道。不仅尸检报告应该对死者家属公开,也应该对媒体公开,还应该允许律师、记者查阅、复制案件卷宗,并在法医的指导下查看尸体……万一案件本身没有公开,廖祖笙本人的通信自由和博客却受到删除、封杀等限制,则无疑会更加使人们怀疑此案的公正,进而动摇人们对政府、对法律的信任。
  ■新华社《环球》杂志社编辑部主任章文:我无力改变什么,但我实在看不下去,廖梦君之父的泣血呼吁,向党,向政府,向天向地,至今未获回应。廖梦君的死,于他的父母是横祸飞临,一个小家的和谐遽然破裂。
  我无意也无法指责有人制造了血案,但我知道,还有那么多的非正常死亡,他们的死,就是他们亲人世界的全部。一个社会要和谐,首先得家庭这个细胞要和谐。
  ■著名时评家、时评编辑时寒冰:这件惨案,一直重重地压在我的心头,让我艰于呼吸。程序正义是结果正义的根本前提。如果程序是非正义的,结果也难有正义可言。我诅咒那些邪恶的恶棍,愿他们的灵魂永存于地狱的大火之上,接受最炙热的烧、烤,以迫使他体验他所陷害的人的痛苦! 
  ■著名诗词家、思想家余樟法(东海一枭):中年丧子,人生大痛,何况儿子死得不明不白,活蹦乱跳的一个花季少年,转瞬浑身刀伤不治,而且血案发生在校园里,至今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我相信,任何人只要尚有一点人性,就能够充分理解廖先生夫妇的那种彻骨哀痛以及对学校对有关部门的深深愤怒和怀疑!
  鬼鬼祟祟,必有猫腻;偷偷摸摸,必有黑幕!廖案已引起相当广泛的关注,廖先生夫妇和广大热心人士有权利知道真相,我们期待廖案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这也是公安、教育部门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
  ■著名政论家陈启棠(天理):残杀廖梦君的血腥惨案,将有良知的中国人迫到一个忍无可忍的境地。当局“依法治国”的金漆招牌又照得人们无可奈何。廖梦君之死事件同时也唤醒了人民对当局的认识,无需用什么口号来煽动了,廖梦君他已经走在我们的前头!愤怒将吞噬暴虐的无道!廖梦君像上帝派来的天使。廖梦君之死开辟了一个时代。廖梦君之死必须开辟一个时代。让我们感同身受挣扎在今夜,在明晨坚定地跟从。 
  ■作家廖祖笙:《孟子·离娄下》有云:“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是以如是其急也。”此等情怀,感天动地!反观现世为官者,多桀贪骜诈,予人民于水深火热,却还容不得人民攻瑕指失。以强权打压民意,以冷血应对苍生,以盘剥代替发展,以谎言代替真相,以“自杀”掩盖杀戮……凡此种种,均为乱世之象。何来的盛世?何来的和谐?
  ■著名学者、作家冉云飞:我几乎每天去廖祖笙先生的博客看看,希望能看到凶手被惩、案子公正处理的好消息,但每次去几乎都是沉痛揪心的失望。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作为学生家长的廖祖笙先生只是批评了中国教育的弊端,只是批评了学校的滥收费,其品学兼优的儿子廖梦君,就不明不白地惨死校园里,而警方和校方没有给家长任何一个站得住脚的说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道,难道这就是一个被称为法治国家、文明政府、和谐社会的所作所为吗?俄罗斯诗人涅克拉索夫说,在俄罗斯谁能过上好日子?我要说,在中国谁能过上免除恐惧之忧的好日子? 
  ■著名政论家陈启棠(天理):廖梦君之死是国家的耻辱!胡温“依法治国”的权威也就尽墨了,因为当局的假话说上一千遍就可以成为真理,这就是我们国家的现实!这就是廖梦君被杀一案的现实。可以想象,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里,当局没有舆论监督的威慑力,有法不依的现实也就是从这种绝对的权力中产生出来的,绝对的权力,就会产生绝对的不公!所谓的人性与法治,伦理和道德是何物,他们也不知抛到哪了?
  ■青年独立作家杨银波:这个案件的真相也许并不复杂,但其暴露出来的问题实在太多。案发校园,这仅仅是校园暴力吗?封锁新闻,宣传部门在为谁撑腰?幕后那些心惊胆战的人,那些为虎作伥的人,构成了一个怎样的集团体系?传媒失语了,网络又没有能够集结出更大的力量,人民难道只能忍辱偷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拷问良知的一刻,这是诘问勇气的一刻,当一些黑手妄图捂住事实真相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站出来表明我们对于权利的态度:我们不愿意过一种当危险就在身边却不敢指出这种危险所在的生活!所以,我们应当呼吁在一盘散沙格局之下的人们重新站出来,去呐喊,去争取,去督促。 
  ■新浪观察评论员洪巧俊:一个地方发生了突发事件,或者应急事件、重大案件等等,往往会看到“新闻通稿”这个怪胎。而且,事实上,许多新闻通稿都是掩人耳目的,最后被民众所抛弃,其公信力也荡然无存。佛山的这个案件,通稿与网络上的言论正好相反,孰是孰非虽然没有最后定论,但有关部门对新闻的封锁,对言论的压制,而单单用新闻通稿对付媒体和舆论,显示了执政者惊慌失措的执政水平。
  “新闻通稿”已成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一大通病。《国语·周语上》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其涵义是堵住老百姓的嘴,不让老百姓说话的危险性比堵住大江大河,导致水灾的祸患还要大。所以应当采取大禹治水的办法,广开言路,将民情民意变堵为疏。只有这样,公民的权利才能够得到保障,社会正义才能够得以彰显,社会秩序才能够实现和谐。 
  ■“80后”代表作家韩寒:看到一个文章,此人叫廖祖笙,是写文章的。在发链接前,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此人的文章,发现都是些有社会责任感的杂文。根据他的博客介绍,他在揭露了佛山市某学校乱收费后,儿子被骗去学校残忍杀死,佛山市对此事件不予处理,并且对新闻进行封锁。当然,这些是他的一家之辞,我们没有经过调查,无法判断是否属实,而且如果属实,这应当只属于地方的迫害行为。不过无论真假,法制社会,总是需要个答案,死了人不能市里说一句这是自杀就完结了。希望此事能有个合法正义的结果。 
  ■自由撰稿人吴玉琴:给一个16岁的孩子随便安上“偷窃”而后翻窗“跳楼自杀”的罪名,而警方无法出具任何让人信服的证据和理由,这是对死者莫大的亵渎,也让众多关注廖梦君一案的人始终认为此案校方与廖梦君之死一定有着很大的干系。用邓玉海的单方证词来证明此案,是明显违背法律常识的,而剥夺其家人的知情权,更是违背人伦及对死者家人痛苦的漠视。这是非常不人道和缺乏人性的行为。想一想,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人父、为人子,想一想,廖祖笙先生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一时间却惨死得不明不白,将心比心,佛山市警方人员是不是该依法办案,还廖祖笙先生一个公道!还死者一个公道!
  ■广播电视信息杂志社社长曾会明:并非偏听廖祖笙一面之词,但从诸多信息看来,至少目前警方的官方说法尚有颇多疑点。目的不是别的,就是要查明真相!要相信正义是可以战胜邪恶的,不论是否冤案,只有更多的人关注才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才能昭示真相;如果确是冤案,也只有更多的人关注才能保证廖先生的安全。 
  ■时评人王人龙:廖梦君案是一个冤案,小梦君死得很冤,这可能是发生在中国若干冤案的一起,也许在某些高层眼中不足为奇。但是就是在这种冤案屡见不鲜的情况下,何谈要建立法治社会,法治国家?中国人是多,死几个人也许真的不算什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还要什么法律,什么行政部门,什么司法机关?是不是在中国因为说了真话,就要遭到打击报复。因为案件牵扯到某些人、某集团的利益,就要不了了之,或者说是指鹿为马?
  ■作家廖祖笙:一个任由冤魂飘荡、任由受害人死不瞑目的地带,只能用“疑似人间”来形容。当遭遇了不幸的社会成员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便也如同掉进了冰窟,自此明白了什么叫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