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6-10-11 廖祖笙:图说“自杀”现场

一个少年被人叫到母校“领毕业证”,结果惨死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案发现场死者家属、律师、多家媒体记者至今无一人能够进入。现场是否被伪造、是如何伪造的、“血书”是否确真出自死者之手,无从考究。

我们只能图说“自杀”现场。


死者是从5楼这个窗口坠落的。附近群众和该校学生纷说5楼教工之家的窗户“从来不开”,可出事之后,人们却发现这个窗户被打开了,窗户玻璃并没有被打破。

警方向死者家属介绍说,该生负伤后,从顶楼由窗口爬进了教工之家。可看看这个地形,别说是一个腹部已被捅穿、全身刀口和伤痕累累的孩子,就是一个没有任何伤痛的成年人,也不太可能从这个窗口爬得进去。更何况窗户历来都是关着的,玻璃又没有被打破。难道一个16岁的孩子天生异禀,识得穿墙术?


身负重伤的该生即便懂得穿墙术,“躲”进了教工之家,一群人顺着血迹,也不难找到该生。然而奇怪的是,他们似乎“搜查”了快一个小时,居然没有“搜查”到该生,还给他留下了“写血书”的机会。该生的右手食指头上,有一道约两厘米长的刀口,深可见骨。


这个窗户的外墙飘出,死者与窗户外墙呈直线垂直坠落在这台空调机旁,头部在左,脚部在右,与墙根呈平行线扑在地上,面部向墙。奇怪得很,他的落点比圆形窗口的中间点左移了一米左右。目击者称,当时只听到“啪”地一声,定睛一看,已见一具尸体扑在那儿,不会挣扎。死者只流了直径约10公分的一小滩血,颜色很淡。如果说是不慎坠落,出于惊恐的本能必会尖叫,可在听到“啪”地一声之前,附近群众没有听到任何的惊叫声。

约20分钟后,医生赶到了现场,把死者翻过来检查。再过了约20分钟,警车“赶来”了,看到的并非坠尸的第一现场。

那篇著名的“新闻”通稿说:“18时左右,一名治安员搜查到学校综合楼六楼平台时,通过对面嘉洲广场外玻璃幕墙,看到一个人影从学校综合楼上坠落。”


这就是“对面嘉洲广场外玻璃幕墙”了,没有亲临现场,也没有图片说事,玻璃幕墙给人的感觉通常是硕大无比,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多么神奇啊,恰好那个时候,就有人“搜查”到了平台上,并在那一瞬间,通过这么点玻璃幕墙,就看到有人影从楼上坠落了。难道他“搜查”的是对面的这一小块玻璃幕墙?


这一惨案的诡异,用三天三夜也无法说尽。尽管迷雾重重,有人却早已匆匆把死者的死因归结为“自杀”。无言!同时也惊惧:哪天你我被人叫到某个单位,会不会也突然就“行窃”,突然就“行凶”,突然就“自杀”?

当“自杀”的外衣披上血案,成为“最好最便捷”的了结方式时,没有多少人会感觉自己是真正安全的。杀人的恶徒在幕后窃笑,这种行凶方式也将被不经意地仿效。这对公众安全而言,不是恶梦的结束,而是恶梦的开始!



附言:

廖梦君的着地点为胸部。

最基本的事实是:我的孩子在小区内原本玩得好好的,傍晚被人骗到学校去“领证”,结果被人打得脑出血、右额塌陷、七窍出血、面部伤得不成样子、有明显被拳击过的瘀伤、颈部有明显手掐瘀痕、两只骼膊全被打断(手上没有任何因撑地造成的挫伤)、左手被捅3刀、右手被扎1刀、左腹部被捅穿、脾部被打烂、肝部有伤、肺管脱开、左腿被捅2刀、右脚面青肿、右腿一大块肉不见了、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有谁见过这样“跳楼自杀”的孩子吗?孩子的两只骼膊都断了,他还怎么去翻窗“跳楼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