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2005-11-10 廖祖笙:辍学者如此之众拉响的是警报

河北省威县是个“普九达标县”,按照达标要求,其义务教育阶段的辍学率不应超过3%。但事实是,该县每年初一入学学生保持在1万多人,在初三中考时,参加考试的只剩下4000来人,三年里流失6000多名学生。而更令人沉重的是,威县并不是一个特殊的典型,它不过是记者随意调查的一个县,也许比它的辍学情况严重、更触目惊心的县还有很多。(11月9日新华网)

辍学者如此之众,拉响的其实是警报。如果教育高收费的大山再这样高耸下去,医疗等行业也再把收费的刀子磨得锋利,那么要不了多久,我们这片土地上的低素质人群就将激增。社会成员的总体知识结构和社会生产力息息相关,大量失学者的增加,必然导致日后社会生产力的整体下滑;不惟如此,社会治安的压力也会增大。该是壮士断腕,坚决搬掉新的三座大山的时候了!

正如记者调查结果所显示的那样,“厌学”和“读书无用”论会在部分农村地区抬头,这背后隐含着巨大的辛酸和无奈。制度性的城乡不平衡,本已使农村人口普遍处在收入低微的状态,各种乱收费、高收费蜂拥而来,拮据的家庭首先考虑的就只会是温饱问题,而不是子女受教育的问题。没有谁喜欢让子女失学,当从容就学的外部条件并不存在时,农人除了让孩子洒泪离开校园,已别无选择。人类生存的第一需要得到满足后,才会去寻求第二或是第三需要。

安徽省城调队最近的一个调查结果表明,有些农民需18年的收入才能培养一名大学毕业生。在这种情况下,教育公平已然死去。更可怕的是,教育高收费、乱收费不仅存在于高校,还存在于小学和中学,如此,有些青少年连初级教育的门槛也未必能跨过。我总认为,教育收费的乱象,不是能不能遏制,而是愿不愿意去遏制的问题。只要主管部门对学校的合理收费进行认真核算,而后制定出没有泡沫的收费标准,收费乱象在一夜之间就可减弱甚至消失。为什么迟迟不愿意这么做呢?

人是长有双脚的,低素质人群不会偏安一隅,他们会流向各个角落。当大量辍学者分布开来,没有多少地方能真正谈得上是安全祥和的。为我们共同的明天着想,笔者泣血呼唤:重视部分地区辍学者如此之众所拉响的警报吧,不要让全社会因为教育收费乱象纷呈,将来承受长期的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