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写给“生死成谜”的陈光诚

一直想为你写点什么,但碍于种种,一直在将这事搁着。我家被断网、断电视已是两百多天,今天通过变通的方法,上网发布自己的遭遇,惊见有消息说,你“生死成谜”,甚至有消息标题是《“有人说陈光诚已经不在人世”》!愕然,顿觉拖欠已久的文债,已亟需偿还。

是的,光诚,我欠你的!尽管素昧平生,尽管不曾有过任何形式的交往,但良知尚存的著文者只要在令人发指的迫害面前,还在沉默不语,不曾为你做些什么,那么便意味着良心的亏欠,即意味着你已是他的天然债权人!你有权对外面的世界有所寄望,而我们,该还你的。

你许是世上最牵动人心、名气最大的盲人。而我是孤陋寡闻的,在家破人亡前,虽然与国内传媒互动频繁,因了职业的需要,每天也在阅读大量的新闻,但我那时真的长期不知道有你的存在。等我在无奈中学会了“翻墙”,知道危险无处不在时,对我家而言却一切都晚了。

我在“墙外”的网络上认识了你,由衷钦敬着你的付出和勇气,同时也看到了你所处环境的险恶。我能体会到你的无奈、愤怒、绝望和惶恐……在广东挣扎时,监控我夫妇俩的公职人员最多的时候一天达40余人次,而你,竟然是上百人次——那是一种怎样如临大敌的架势!

此前虽不曾为你写些什么,但我常常在想:这到底是个怎样的荒野呢?那些对你如临大敌的男女,竟摆出了那样的一种架势,又到底在忌惮你什么呢?别说你只是一个盲人,别说你并无三头六臂,就是你能明察秋毫,就是任你去与外界接触并言说,荒野也并不因你而更改。

由你的处境,不由联想到自己的处境,联想到荒野中声声惨叫的羊群,再想到荒野中匪夷所思的某些举措,我的脑海中不时跳跃出这样一个文章标题——《天价“维稳”导致人权状况加剧恶化》,但想到自己现在只能写散文,终未落笔。我知道写了,其实也帮不了你什么。

略有讽刺意味的是,我看到你穿过铁幕传出的演讲视频时,也是在我家被断网、断电视之后。这就正如你被那些如临大敌的男女长期隔绝在那个院落中,也隔绝不了世人对你的关爱以及对邪恶的谴责一样。同理,你虽然双目失明,但你对荒野的善恶,却是看得异常的清晰。

利益的驱动,让你就这样成了荒野中的又一个祭品,哪怕你是一个顽石听闻了你的遭遇,也要黯然垂泪的盲人!那些为着一时的贪腐而疯狂的荒野走兽,就那样日复一日分食着一个盲人给其带来的“盛宴”,在疯狂之中俨然不知道饮下的是毒鸠!来日走兽又该如何去清偿?

我愿意相信“有人说陈光诚已经不在人世”只是一种谣传。荒野中精心打造的任何一条食物链,在不到万不得已时,该是不会轻易断掉的。况且丛林间有着这么多恒久守护你的目光,荒野应该也有所忌惮。不论你是生是死,只因了荒野这架势,你其实都将走向历史和永生!

陈光诚,我苦难的兄弟!我希望窗外的晚风,能代我为你捎去我对你全家的祝福,以及对归梦苦难的祝福。一个盲人,还有怎样的黑暗不曾见识过?时下正笼罩了你的夜色,就是再浓黑,又算得了什么?请相信一切都会过去!请相信山山水水在为你而忧心,在为你而祈福!

写于2011年10月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07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0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