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怒潮必将决堤于荒野

残黛有恨,暴雪无痕。啼鸟在漠漠轻寒中,嘤嘤浅唱着南陌的冬去春来。蕙风布暖之后,渐渐还会有百卉争妍,还会有蝶乱蜂喧……但春色渐浓,与灰暗阴冷的荒野无关。莘野中的役梦劳魂,一如既往有的只是寸寸愁肠、盈盈血泪。妖邪作祟,恶贯满盈,荒野周而复始千林冻损。

这个兆载永劫的冷冬,冰封了满目的蝶怨莺悲、管咽弦哀,瘦山寒水在冰雪的肆虐中黯然无华。这是一片独立于自然节律之外的荒野,这是一片总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荒野,这是一片怒潮必将决堤的荒野。旷野沈沈,暮云黯黯,白骨累累,幽恨绵绵,是荒野一成不变的固有景象。

春色千娇百媚,独立于世界之外的荒野,挥洒的却只有血色。秃鹫在占据高枝前,抖露的是孔雀般艳丽的羽毛,鸮心鹂舌让荒野在血色中产生过眩晕,而鸠占鹊巢后,就毕露了食腐类禽兽的原形。只需凭了獠牙、利爪和无耻,就能将众生踩在脚下,荒野自此樵风乍起、鹤唳猿啼。

曲径旁,草茫茫,雨斑斑。荒野羊群看似一个整体,实为一盘散沙,每有狼群扑来,羊群要么撒腿狂奔,要么就沦为可耻的看客。荒野豺狗济济,为获取一小块腐肉,自甘成为狼群的帮凶。荒野就这样成其为荒野,虽然某个时节嫩草相对丰盈,但不过是为魔兽增添了嗜血的对象。

泪沾襟袖是荒野族群的宿命。面对了穷凶极恶的狼群,一厢情愿以为靠了寒蝉凄切,就能催生琼蕊芳菲,或是靠了逆来顺受就能换取狼群柔肠千结,等来的注定只会是幻灭。狼群在斜阳暮草中,踏上的是条不归路,在乱云收尽之前,荒野的乱花狂絮间,遍布的还将是白骨和血渍。

但这并不意味着残暴和无耻就可以永久占据上风。被猎食的族群,虽然可悲可叹可怜甚至可憎,却终非没有知觉的顽石,而是有记忆和判断能力的万物之灵,有形和无形的血雨腥风,将教会他们在残酷的现实中,不断自我进化和成长,被猎食者终有同仇敌忾并成为自我主宰之日。

奇葩艳卉争相怒放,芳郊绿野深红浅白,故有了天地间的春色阑珊。要逾越漫长而又阴冷的严冬,迎来冻土斑斓的暖春,静待了寥寥清响或是狼群的自我销声匿迹,荒野的迤逦春色将永在遥不可及处。在季节更迭中,让你自己就成为玉树琼枝上的一抹绿色,荒野才有望冻水消痕。

你或许也是苍茫荒野一个暂时的受益者,或许眼前不用面对了这样或那样的愁肠百结,但这并不能成为无视荒野苦难或助纣为虐的驱动。只要荒野仍然飞絮濛濛、山寒云乱,你就永无绝对的安全可言,今天的受益者在明天或有可能成为受害者。休戚与共揽辔澄清,在你责无旁贷。

冷烟寒雨给人带来的春愁,宛若烟芜苒苒。兔葵燕麦,寒鸦噪晚,你在柳泣花啼中穿行于云重烟深的荒野,遍见的是离魂乱、愁肠锁,此情此景,天若有情天亦老。该到来的终将到来,雨季将至,滚滚怒潮在某天会漫过血腥的荒野,枯木会被连根拔起,之后被卷上滩涂暴晒千年。

春雷将在风雨中炸响和怒号,地火已在岩层下奔突与燃烧。当负债累累的荒野怯弱得不敌苇风的飘摇,甚而惊惧于寒蝉的低吟时,露冷霜寒的时节便不会持续得太久。没有任何荒野真能独立于世界之外。谁见过用残暴和无耻筑就的蚁穴沙堤,在恨雨愁云中能恒久抵挡怒潮的奔袭?

写于2012年2月13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03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其故乡的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近30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