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壮烈牺牲的廖梦君永垂不朽

——廖梦君惨烈遇害七周年祭


■三倍凶残于当年的日寇

7年了,整整7年了!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花季学子廖梦君,仍死不瞑目,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邪党毒若蛇蝎,放任绝人之后的恶魔逍遥法外!在这同时,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长期非法剥夺,我夫妇俩被逼得流离失所,宛若来鸿去燕一般漂泊到现在……

那个该被诅咒千年的戏班子歇菜了,又一个戏班子匀脂抹粉出演续集,戏台上车水马龙变换的是演员,不变的是一脉相承的歹毒和邪恶。台上唱得歌声绕梁,台下痛得呼天号地。戏班子换班至今,法治环境和人权状况并未出现明显改善,“祸国殃民,荼毒天下”的余孽们,照样是为所欲为。

他们一边叫嚷着“法治”,一边公然实行的却是匪治和兽治。惊回首,你我心仪的花园已被凄凉的荒地所替代,我们赖于栖身的家园在群魔乱舞中,已俨然沦为人间地狱。到处是肆无忌惮的人吃人、人整人、人抢人,承受着国破家亡之痛者比比皆是。此去天国的路上,廖梦君走得并不孤单。

我只是在笔端经久谈论了他们必须面对的民生问题,他们就以天下最残暴的手段,虐杀了我无辜的孩子,杀人后还嚣张至此。今年“两会”期间,我多写了些文章,结果我年近九旬的岳母又“恰好”被人用竹竿给绊倒,摔至大腿骨折。荒野的九关虎豹,在夜色的掩护下连连凶残得刳胎焚夭。

他们靠了杀人和诈骗起家,窃国后又杀人不断,整人不断,抢人不断。廖梦君在惨烈遇害7周年的今天,仍死不瞑目,实鲜有人感到惊诧,人所共知他们的凶残和无耻是一贯的。国人抗日费时8年,那年大批遇害的学生和市民,在天国等待公正的声音已耗时24年,等来的结果照例是气断声吞。

这足见躲在锤子和镰刀背后的魔鬼,已是三倍凶残于当年的日寇!他们公然将一个为民请命的作家打造成了因文惹祸的标本,意图达到某种震慑效果,可机关算尽也并不见真震慑出了什么。江山破碎,国弊民穷,黍离麦秀,风在咆哮,火在燎原,鬼在颤抖,血墙的坍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匪治兽治下的亡国之痛

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尽管我夫妇俩已经亲眼目睹了爱子的遗体是怎样的一种惨状,但还是阻止不了公害机关以“国家机密”为由,卡住关键证物,为杀人犯公然撑起一把保护伞。党政机关以及邪党的宣传工具,公然沆瀣一气指鹿为马,用无耻的谎言掩盖兽类在光天化日下所制造的惨绝人寰。

我夫妇俩在身心俱疲下,曾经多次到“伟大的首都”“告御状”,其间几次遭到“人民政府”和“人民警察”的当街绑架。虽多次告至国家信访局和公安部,但接访的“公仆”所做的,无非是劝我夫妇俩去拿钱。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在令人发指的惨案面前,不是拍案而起,而是促成“私了”。

所谓的“协商解决”是由“人民政府”一口说了算,惨案当前,政府出50万,学校出20万,这事就这样想着不了了之,就连“私了”都谈不上。70万元在“法治国家”能买到什么?能买走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能买去一个品学兼优的学子的名誉权,能买断一个良知未泯的作家的表达权……

呜呼!这就是邪党自我标榜的“伟大、光荣和正确”,这就是匪治和兽治下所践行的“法治”,这就是他们口中恬不知耻所说的“负责任的大国”!当国家全然不主持正义时,这国家还是一个真意义上的国家吗?嗜血的红魔就像玄丹山的五色鸟,人脸长发,栖息在哪,哪里就会有亡国之灾。

说什么不反腐就会亡党亡国,其实已经亡党亡国!廖梦君明显死于有组织的谋杀,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将一介书生廖祖笙整成这样,这不会是全党一致通过所导致的结果。可这7年来,这个党和这个国家主持正义的力量又体现在哪呢?设若没有亡党亡国,廖梦君又何至于迄今还死不瞑目?

千千万万有冤无处申的匹夫匹妇在语言层面不曾冒犯党国,一样面临的是欲哭无泪。设若没有亡党亡国,国人而今怎会是这样的一种惨状?假使非得将荒庙视为朝廷,那么此朝廷也是五千年来不曾有过之朝廷。我承受的是丧明之痛,同时和许多国人一样,承受的是匪治或兽治下的亡国之痛。

■以国家的名义作奸犯科

反动当局多年来故伎重演,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屎盆子扔得满天飞,已残酷迫害了多少文化人,这在全球有目共睹。这让人不能不深思并追问:到底什么叫国家政权?所谓的“国家政权”,难道是不让人说话?是敲骨吸髓,千奇百怪压榨同胞?是蛇鼠一窝,放任杀人、整人和抢人?

与廖梦君一同灰飞烟灭的,岂止是一个政党的理想和信念?不见天日中,一个泱泱大国居然形同人尽可夫的村姑,谁都可以在其面前豪迈地扔出几个铜板,之后在她的胴体上以各种下流的姿势,随心所欲向其买春。兽类反复以国家的名义作奸犯科,苦难的祖国衣不蔽体,在废墟上泣不成声。

批量杀人,迁延岁月24年,仍以“国家内政”或“国家发展”之名进行百般诡辩;单个杀人,杀人后还能驱遣大批持枪警察去包围遇害者的亲属,以“维护国家形象”的名目对其罗织罪名“取保候审”;或以“国家建设”的名目无尽展开血腥掠夺,或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大肆侵犯人权……

国家啊国家,多少罪恶假汝而行!一个人口数量占全球总人数五分之一的人口大国,就这样长期被一个犯罪集团给操弄着,这意味着世上每五个人当中,就有一人是活在恐惧里,遑论幸福了,就连最起码的安全感和基本权利也已是荡然无存,这是华人的耻辱,更是整个人类史上的奇耻大辱。

我之所以日渐沉默寡言,是因为我深知荒地昏黑至此,笔墨上的泼洒已经改变不了沦陷区的一分一毫。我可以把文章写得十分温婉,也可以把文章写得八分犀利,但纵有如橼巨笔,谁的笔尖又真能刺破了黎明前的这一抹浓黑?但凡想把国家权力导入正轨者,天亮前收获的十之八九只是悲凉。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遇到以国家名义作奸犯科的匪帮,就更是找不到理论处。我能想象到在明年的今天,我也还是会以同样的心境,为代我惨烈而去的孩子写作祭文,这无关轻重,反正人死不能复生,亡国奴追寻公道的历程,将比抗战8年还要来得更为艰巨和漫长,全球华人皆可为证。

■血腥轮回多半难于避免

从来就没有哪个穷凶极恶的犯罪集团,能用残暴和无耻将天下苍生无尽无休置于胯下,予以任意踩踏和凌辱,并令其总是唾面自乾。剃人头者,恒被剃之。兽困则噬,云蒸龙变。“见山思静,见水思动,见云思变,见石思贞,人之常也”。可叹夜魔作恶多端的结果,还是跳不出血腥的轮回。

我只是一介百无一用的书生,我本身就是一个暴力的受害者,在任何时候,我都难于崇尚暴力,当然更无意去宣扬暴力。我只想真实地说出我对沦陷区的观感,虽然好心换来的已是驴肝肺,但我有权以一个作家的视角,谈论我的观察所得,并在山雨欲来前,向荒野的山山水水发出善意警示。

我的观察所得是毫不乐观,是荒野的血腥轮回多半难于避免,只是季风的吹动具体会发生在何时,我同你一样无可预知。当所有善意的忠告和尖锐的鞭挞在夜色中换来的只是血泪时,当苍生的仁慈、隐忍和哭号等等悉数化作进一步的毁灭时,临门一脚结束这黑暗的会是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形同僵尸的党魁哀叹“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荒庙内摆出自我放弃姿势,任由庙中野僧放浪形骸、欺男霸女;我本善良者忍无可忍,以利刃、土炮、烈焰、爆炸物等等抵抗官府的压迫……实质都已是荒野内快要发生岸谷之变的明显信号。无德无能啊,会将云淡风轻再度拖进血雨腥风的轮回!

和一个十几亿人的大家庭相比,一个小家庭所遭到的毁灭性的打击,委实是算不得什么的。可当千千万万个小家庭在夜色中频临绝望时,一种足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就会渐渐形成,一个罪恶的孤岛就必定要沉陷于愤怒的汪洋。你在将他人逼上梁山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将自我逼上一条不归路?

廖梦君的惨烈遇害,只是黑夜供桌上的祭品之一,在这样的人生大痛面前,尽管我万般无奈,但所幸还有文字表达的专长。正如有论者已质问过的,“还有多少个廖梦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张梦君、李梦君们的亲属能将愤怒说给谁听?余光中说过:“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

■自古不乏愚蠢的殉葬者

乱世奸雄曹操平定乌丸之后,袁绍之子袁尚、袁熙逃至辽东,辽东太守公孙康不服曹操管辖,曹操借刀杀人,靠了诡计促使公孙康与袁家兄弟产生矛盾,从而坐收渔利,轻取了袁家兄弟的首级。荒野自古不乏愚蠢的殉葬者,奸雄的棋盘上总有可以利用的棋子,凶残的夜魔更是擅长借刀杀人。

为鬼为蜮,多扔出几根骨头,用一群走狗去控制、噬咬成片的羊群,这是如狼牧羊者一直在使用的一种套路,这套路近年来演练得益发驾轻就熟。利令智昏,即有隙可乘,即易使人鼠目寸光,不计后果,只宁愿选择活在当下,而鲜于考虑助纣为虐之后,来日是否能逃脱出正义的调查和审判。

荒庙里的许多“高僧”,早看到了荒野的月黑风高,知道曙光就要划破黎明前的这一抹浓黑,根本不敢想象还能挽狂澜于既倒,将细软和家眷已陆续转移到了山的那一边,稍有风吹草动,就能屁股一拍逃之夭夭。黑夜中那些愚蠢的殉葬者呢,天亮后又能逃往何处?又该如何应答正义的追问?

庄子说:“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当披着人皮者成了无脑动物,为了一个饭碗、一点打赏,就能自我下贱得形同朝菌、蟪蛄时,真可惜了身上的那张人皮。有人为着生存,在花街柳巷含泪典当了自我。有人为着官欲熏心,或是为着分得一杯羹,就贱卖良知沦为暴政下的武昌剩竹。

我说过荒野之所以仍是荒野,一大原因,就是豺狗和秃鹫多如牛毛。尽管我在家破人亡之后,所遭受的迫害反而来得更加公开化,但我至少到目前为止,仍抱着对事不对人的态度,对一群豺狗和秃鹫也同样是满怀了悲悯之情,我觉得它们的吃相本来也可文雅,不该是额头上总贴了黄纸符的。

兽类以有形的利刃杀了我夫妇俩的爱子,再以无形的利刃反复削割着我两夫妇,以至我们对年近九旬的老者也无法尽一分孝道,这固然令我痛上加痛,但又何尝不是在公然昭告“法治国家”实行的是匪治或兽治?我为之牺牲了我的最爱,黑夜同样受害的蠢货反向我露出獠牙,这真让我无语。

■直面黎明前的这抹浓黑

在残酷迫害的高压下,我夫人多年来没能给梦君生个弟弟或妹妹。去年花了不少钱,遭了许多罪,她做了次手术,但手术宣告失败,而后自然受孕,又不幸流产。这次夫人怀孕了已有不短的时间,在医院确认有喜的那天,她百感交集,泪流满面。妻一直希望回家待产,而我一天天在犹豫着。

兽群令我感到恐惧,但我会尊重妻子的意愿,于近期回乡直面黎明前的这抹浓黑。我的内心少有将要再作父亲的喜悦,无法想象再送孩子到匪帮开办的学校就读,无法想象迫害接踵而至时,一个高龄孕妇还如何能承受……就快“奔五”了,一切竟还要这样从头开始,邪党真他娘的该万万碎!

我不会忘记胡佳的妻子怀孕时,人面兽心者对他夫妇俩做过什么,不会忘记她夫人才生产了一个月,“祸国殃民,荼毒天下”者又对胡佳做了什么。许多时候,我甚至做好了随时可能被灭口的最坏打算。对于兽群的歹毒和邪恶,在经历了长期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后,我不可能再去高估它什么。

在荒野里无法免于恐惧的,何止是持不同政见者?子代父“过”,惨烈而去的何止是无辜学子廖梦君?想想大江南北千家万户这些年来的各种惨状,想想自己和许多良心人士长期所遭受的残酷迫害,想想我在军营里所付出的最珍贵的年华……我的内心泣不成声,为祖国,为苍生,为梦君……

“愿生生世世,你我都为父子!”梦君啊,在你惨烈遇害后,我曾写下过这样一行血泪参半的文字。知子莫如父,你不但是我此生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作品,也将永远会是我们家门的荣光!明年又是马年了,你母亲说,一定是我们的梦君在天有灵,又来作我们的儿子了!是这样吗?我的爱儿!

廖梦君同学,你虽走得异常惨烈和冤屈,但你的鲜血确实没有白流,你以喷溅的血流降低了中国孩子入学的门槛,并照见了兽群的丧尽天良。无论你是在天国还是在人间,都将激励着更多的人直面黎明前的这抹浓黑。历史会永远记住你的善良,你的功德,你的友爱,你的阳光,你的壮烈……

呜呼!天苍苍,夜茫茫,血淋淋,泪汪汪……苦难的中国人民,早晚会有和兽群算总账的时候!

子代父“过”,品学兼优、壮烈牺牲的廖梦君同学永垂不朽!

为中国孩子平等得到接受教育权利而壮烈牺牲的廖梦君同学,和启明星一并璀璨,与日月光辉同在!


2013年7月16日写于漂泊中(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伟光正”放任凶徒逍遥法外已长达7年!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858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