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有感于赵枫生自愿放弃国籍

《信息时报》多年前曾报道,湖南省衡阳市腿部有残疾的罗贤汉,平时靠了开三轮摩托车载客糊口,先后三次被人扣走或销毁了摩托车,被逼入生存绝境的罗贤汉忍无可忍,将一腔怒火烧向了带队扣车的原衡阳市珠晖区副区长邹传云,用汽油烧死了一名酷吏的同时,也同归于尽烧死了自己。

斗转星移,同样是在湖南衡阳,有个名叫赵枫生的农民,迫于生计,也靠开三轮车谋生,“一家人就靠着它吃饭交房租水电费”,“常被城管追赶”,后又“稀里糊涂地成为了警察的关照对象”……赵枫生日趋愤怒,但他并没有像上述的罗贤汉一样付诸暴力,只是在网上进行了激愤的表达。

他在网上发表《关于本人自愿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个人声明》,发表《赵枫生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发表《北伐檄文》……在一个已然沦为荒野的国家,遍地是九关虎豹,满目是酷吏的横行不法,到处是贪官污吏的桀贪骜诈,荒野苍生全都能读懂他内心的愤怒。

尽管赵枫生有失理智,写了“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但这并不妨碍公众对赵枫生怀有深切的同情,因为谁都知道这状况是在什么样的“大环境”之下催生的。弄得怨声载道、天怒人怨的当局,面对网上宣泄,首先该做的应当是反躬自省,而不该是适得其反搞以言治罪。

文字本身就是一种思想和感情的产物,或许带有一定的情绪化。揪住赵枫生的某篇网文,给他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无异于在于法无据的情形下,强行给思想、感情和情绪化荒唐地定罪。这不但有违法治精神,而且也经不起时间的检阅。类似的“执法”,不可能会有民意基础。

赵枫生“承认自己是地球人,承认是中国人,承认自己为中华民国沦陷区公民”,但“不再承认自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宣泄的是愤怒,同时代表的也是一种荒野苍生普遍的悲凉。在这样的文字面前,倘若国家政权还当真存在的话,会和亡国们们一同肃然起立,沉陷于默哀和愧疚。

而实际情况是,赵枫生是否白纸黑字宣示他自愿放弃国籍,他的生存情境都不会有相应的变化。他的国籍有和没有,与大多数荒野苍生一样,这在本质上其实都区别不大。挣扎在“首善之都”的冤民,与扑腾在雪夜的蝼蚁何异?若是他们还有真正的国籍,为什么总也得不到国家正气的守护?

怪不得这个“国家”百弊丛生、形同荒野啊。豺狼当道,当大大小小的国家权力为贪官为酷吏所执掌时,五花八门的人间惨象,也就必然要生生不息地衍生。就难免同托尔斯泰所说的那样,“国家是恶人的结合体,全以暴力为基础”,比强盗还要来得可怕。荒野里怎会有你想要的公平正义?

陈独秀说得精辟:“要问我们应当不应当爱国,先要问国家是什么。原来国家不过是人民集合对外抵抗别人压迫的组织,对内调和人民纷争的机关。善人利用它可以抵抗异族压迫,调和国内纷争。恶人利用它可以外而压迫异族,内而压迫人民。”这国,长期以来就是在被恶人所劫持所操弄。

用各种流氓理论支撑的“共和国”,何处去寻纯真的共和?列宁说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恩格斯说国家是“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毛泽东说“国家是阶级斗争的工具”……在诸如此类流氓理论的长期误导下,“建国”至今,这国,不过只是邪说的殖民地,一片蛮荒。

赵枫生“只想好好做个农民”,诉求卑微至此,求而不得,那么他的自愿放弃国籍,在感同身受的人们看来也就无可非议。我与其素昧平生,不曾和他有过任何联系,但我不难感知到他的愤怒和悲凉。荒野里所有被压迫的羊群,在暮色苍茫里,应该也不难感知到赵枫生所经受的愤怒和悲凉。

我乃一介文人,所擅长的只是在文字的田野里耕耘,即便“想好好做个农民”,也无耕地,村里的耕地早已卖光,村里的前党支部书记也因贪腐身陷囹圄。遭到长期封杀的我,同赵枫生一样,同千千万万的荒野苍生一样,被逼至生存绝境的泥潭,所不同的,是还没声明放弃有名无实的国籍。

简言之,赵枫生的自愿放弃国籍,是在“黑暗的旧社会”有过的“反饥饿反迫害”,在挂羊头卖狗肉的“新中国”真切的重演。走在抗争队列里的,不单是遭到进一步迫害的赵枫生,是你,是我,是无数的下岗工人和访民,是大江南北所有的兄弟姐妹……一同在为“反饥饿反迫害”而抗争。

写于2013年12月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9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98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