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悲愤于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

在杀人和掩盖血腥已固化成了一种粗糙套路的“法治国家”,兽群要通过践踏生命庄严来毁掉一个家庭,那简直是易如反掌。虽然黛黑的荒野上早已是人死若灯灭,虽然我们谙熟于兽群的凶残和无耻,可当血雨腥风再次传送来惊天噩耗时,我还是不能自禁地悲愤于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

山东异议人士、民主党人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因其子坚持从事民主事业,春节前被曲阜的“维稳”者绑架到了一家宾馆,薛福顺伺机跑到曲阜检察院寻求保护,“维稳”者又追到了曲阜检察院。之后,薛明凯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她被告知28日他父亲在检察院四楼“跳楼自杀”身亡了。

薛妻此前亲眼看到丈夫被殴打。她说,警方叫她到太平间认尸的时间仅数分钟,并受到各种限制:“在太平间,我说要看看,(他们)仅拉开脸,其余不让我看……”即使这样,她看到的丈夫的遗体也已是“脸和脖子漆黑,两个眼窝也发黑”。薛明凱认为这是又一起严重的“被自杀”案件。

曲阜古称鲁县,是春秋战国时期鲁国的国都,同时也是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的故乡。当局在境内外到处张罗孔子学院,“弘扬中国文化”,岂料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就连东方文化和儒家文化重要的发祥地,都不把人权当回事。连生命权都缺乏起码保障和尊重,还忸怩作态“文化”个屁啊!

过年,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节庆日。然而在孔子的故乡,“维稳”的兽群并没有因此就讲点祥和之气,或是讲一些孔孟之道,相反整出了这样的恶性事件,天若有知,情何以堪?孔子若魂归故里,是否还能认得他沦陷的故乡?荒野上已然沦陷的,何止是孔子的故乡?

同样是在春节期间,我在墙外的网上看到了《范燕琼:请大家关注我的生命安全!》。范燕琼称:她在搬家后生命遭到严重威胁,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刑满释放人员在她门前踹门、叫骂,“将一只拳头打在我的胸口上,并重复叫嚣:要灭了我……”报警后歹徒在范燕琼和警察面前仍十分嚣张。

黑夜的供桌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摆放出了类似的祭品,不知人头猪脑的两脚兽们,究竟想在这个非人间“震慑”出什么。大抵只有无脑动物,才会相信浓重的夜色会永无止境弥散于整个荒野。它们在毁掉他人家庭的同时也毁掉了自己,从它们作恶之日起,恐惧和懊悔就注定要伴随其余生。

薛明凯要求政府有事冲他来,不要迫害他和异议人士们的家属。对于薛明凯的悲愤,我感同身受;对于范燕琼的恐惧,我感同身受……种种血腥,不过是某种套路的简单重复。我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廖梦君已代我惨烈而去多年了,我年迈的岳母被人用竹竿绊倒后摔至大腿骨折,已成残疾……

薛明凱的母亲去辨认丈夫的遗体时,“(他们)仅拉开脸,其余不让我看……”我和妻子那年去辨认爱子惨不忍睹的遗体时,被告知不许拍照,不许触碰尸体……警方其中有次背着我夫妻俩对遇害学子的尸体进行“尸检”,随后尸检结论公然造假,尸检报告成了至今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

薛明凯母亲促中央介入调查丈夫的死因。我夫妇俩奔走呼号的结果是发现没有中央,连“节哀”二字也没有,有的只是一大堆行尸走肉。我们找公安,公安要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要我们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要我们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要我们去找公安……

薛明凯寄望舆论声援能助其父讨回公道。然而明凯君啊,你又哪里知道,就是全天下的口水都化作了万箭齐发,也未必能穿透得了无耻的城墙。在和你一样“莫名其妙”家破人亡前,我本是一个与媒体互动频繁的作家,岂料当局能“统一宣传口径”,并以禁令将媒体采写的稿子给悉数尘封。

去百度搜索你的名字,看能搜出什么?只能搜出污蔑像子弹一样向你扫射。被豢养的网络水军,当年是“逢廖案帖必守”,这回肯定也会是“逢薛案帖必守”。杀了你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杀了你民主党人薛明凯的父亲,在“伟大的墙”内,没有例外,一样也会是指鹿为马,波澜不惊……

高莺莺“跳楼自杀”如此,杨黛丽“跳楼自杀”如此,戴海静“跳楼自杀”如此,廖梦君“跳楼自杀”如此,李旺阳“上吊自杀”如此,钱云会“车祸死”如此……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也一定是如此。从行凶杀人到掩盖血腥,已成流水作业状态,完全是固有的套路,多年来未细化套路。

呜呼!这就是“法治国家”所面临的法治现状。呜呼!这就是自我标榜人权状况至少比美国好五倍的“负责任的大国”,所给予你的人权,尽管人为强加的苦难今天还没轮到你头上。在专制的壁垒坍塌之前,在真正说人话、办人事的社会管理层出现之前,类似的噩耗将层出不穷,不会结束。

在夜色苍茫的荒野,恐惧是一种流行色,在诸如此类的暴行面前,你无法免于恐惧。人为强加的悲愤,同时也像荒野上遍布的瘟疫一般,吞噬的不只有成群的绵羊,也渐渐吞噬了身躯庞大的象群与河马……只要你的人性尚未泯灭,只要你还挣扎在这个魔窟里,你就无法免于日趋强烈的悲愤。

但悲愤并不一定就能改变什么。薛明凯,我苦难的兄弟,全人类苦难的兄弟!请节哀,请记得要走的路兴许还水远山遥,请一如既往秉持你可贵的坚忍以及内心的强大!请相信一定会有告慰令尊英魂的那一天!请代我也替令尊送行:薛福顺英烈一路走好!薛福顺英烈千古!薛福顺英烈安息!

写于2014年2月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5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5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