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杀人总是杀得冠冕堂皇

云南省镇雄县罗坎镇村民方九书,因房屋和耕地受到电网施工影响,想按市场价格获得该有补偿,从2012年起“多次到镇里、县里反映情况”,兄弟俩反而被关了30天、15天。2014年5月15日,方九书驾着农用货车与家人去镇政府交涉,“货车停在离镇政府铁门一米远处”,随后命丧黄泉。

当地“县公安局决定派特警维持秩序”。前去“维持秩序”的特警“一共十个人,排成一排向办公楼大厅走过去”。12声枪响过后,欲请“人民政府”主持公道的方九书,就再也没能走回家门,他被赶来“维持秩序”的特警,给冷血地当场射杀了。人世间自此再也没有了农民方九书的存在。

“据警方通报,接警时,方九书开车冲撞群众已致三名群众受伤。多名目击者向记者称,三人是在方九书中弹后车子失去控制,撞到摩托车而受的轻伤。”当地检察院认定“公安局在处置方某驾驶农用车撞向围观群众这一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中,民警开枪时机恰当、处置合法。”

“车速很慢,比人步行还慢。”目击群众的说法并不妨碍警方通报和检察院认定之倒果为因,警方通令表彰了“果断依法开枪击毙犯罪嫌疑人的民警”。海外另有报道说,新疆库车警察向数百举行抗议的妇女开枪,目击者称4人被打死,抗议原因是有些妇女和中学女生因戴头巾而遭当局逮捕。

镇雄警方开枪射杀有冤无处申的农民,冠冕堂皇的理由或伎俩是倒果为因,遑顾当时有目共睹的基本事实,污指“方九书开车冲撞群众已致三名群众受伤”;库车警方开枪射杀抗议妇女的理由又是什么呢?相关报道未提及,我们便也无从得知,但“法治国家”向来不乏冠冕堂皇的杀人理由。

对于镇雄警方杀人杀得如此冠冕堂皇,你或不感到惊诧,因为你应该会记得,这个“法治国家”的缔造者,当年就是靠了杀人盈野和政治诈骗起家的。有什么样的“法治国家”,就会有什么样的杀人理由。嗜杀成性的它们何其“伟大、光荣和正确”,已是杀人都能杀得舌灿莲花,冠冕堂皇。

“解放”前杀得尸山血海,说是“解放全中国”甚至“解放全人类”;“解放”后,“屠杀被扣上反革命分子240多万人,打地主谋财害命,屠杀500万人以上。在三反五反中,有32万3千多人被逮捕、被吓死、被惊死,280多万人被自杀、被失踪。”嗜血的恶魔,有缺过杀人理由的时候吗?

25年前,它们穷凶极恶屠杀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和市民,迁延岁月几十年,一样能冠冕堂皇狡辩说:“过去20年发展证明,中国用军事行动干预六四动乱是正确的”;国家恐怖主义多年来泛滥成灾,它们在怒潮澎湃里转而叫嚣“反恐”,“反恐”中先倒下的,又是楚楚可怜的农民和妇女……

它们丧尽天良虐杀了我无辜的孩子,还能“统一宣传口径”,污指一向品学兼优的廖梦君是“小偷”,是“畏罪自杀”或“不慎坠楼”;钱云会惨烈死于“车祸”;李旺阳站在地上“上吊”;薛明凯之父在检察院的被“自杀”……嗜杀成性并撒谎成性的它们,回回做得煞有介事,冠冕堂皇。

镇雄警方这次枪杀访民又岂能例外?既然在凶残的“维持秩序”中闹出了人命,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事实,就不能偏离杀得冠冕堂皇的一贯脚本,就需硬着头皮将大戏给唱下去,就得赶紧束蒲为脯,指鹿为马,抢占道义上的制高点,不但要通令表彰杀人者,还要得到一丘之貉的“权威”认定。

“维持秩序”的特警自我充当了阎罗殿的判官,扳机轻轻一扣,把一个农民的性命给拿走了,这是容易的;镇雄警方权移马鹿,在通报中玩儿文字游戏,这也易如反掌。但想要就此模糊世人的判断,并想要逃脱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决非易事,待一切步入有序后,有些后果还是得自个承担。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合法权益遭到不法侵犯的农民方九书,从2012年起开始“讨说法”,问题非但没得到解决,反而将自己的性命,搭在了“人民政府”的门前,丢在了“人民警察”的枪口之下。他的行为“过激”吗?在早就没人管事的“法治国家”,对于方九书的遭际谁不感同身受?

荒庙是无处不在的。不论是你为讨薪的事而奔走,还是因为祖传的家园被掠夺、亲人被杀害而呼号,你都不难迅即发现,这“国”,原来是个无人管事的“共和国”。养尊处优的“公仆”尸位素餐,整架机器已是锈迹斑斑,许多时候就“公安”这个齿轮,因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润滑而转动。

已惨烈而去的方九书,与千千万万个有冤无处申的访民一样,固然是可怜的;但因食盆中多了几根骨头的整个“维稳”体系,又何尝不可怜?它们就是“防火林”,就是挡在最前沿的暴政、恶政与惰政的缓冲区,就是黑暗统治棋盘上一枚最勤于使用的棋子。棋子何来的职业操守和荣光可言?

杀人再怎么杀得冠冕堂皇,其反人类的本质属性,也并不会因了某些谩辞譁说而有所更改。访民方九书和杀人的特警一样,上有老下有小,都同样是父母生养的。当时在场“维持秩序”的特警,不过是在为口奔驰。有人为了糊口,自我沉沦在花街柳巷;有人为着谋生,在政府门前开枪杀人。

这是何等的不该,相信时间会让扣动扳机者的内心变得日趋透亮。无可抹去的自责和恐惧,只怕已是足以杀死这回的行凶者。杀人总是杀得冠冕堂皇的匪帮们,自作孽走到这田地,对警察暴力会有更多的依赖性,恶性循环会加剧。不能坚守“一厘米主权”,同样受害者将因一个饭碗而殉葬。

写于2014年5月2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86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168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