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国殇——在敌占区的“抗战八年”

——廖梦君惨烈遇害八周年祭



■“抗战八年”还是不见天日

在弱肉强食的午夜丛林,丧尽天良的残酷迫害愈演愈烈,夜魔肆虐处根本就没有公道、正义可言。一个良知未泯的作家看不得当局假“改革”之名,行敲膏吸髓之实,强加中国百姓以生存重负,自此遭到反动当局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16个春秋的燕子衔食,在8年前的今天,顿时化为乌有。

你想阻止我强取豪夺?好的,我不杀你,我要隔山打牛,令你比死还难受,虐杀你的孩子,强加他莫须有的污名,再慢慢折磨你……这般残暴阴毒的惨剧,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拉开序幕已整整8年了,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仍然是不敢示人的国家机密。

“不慎坠楼”或“畏罪自杀”的中学生,在正常情况下尸检报告怎会是国家机密?它们的欲盖弥彰,早就自我印证了廖梦君确真是死于惨绝人寰的虐杀。随后它们的上下沆瀣一气,肆无忌惮所展现的无所不能的控制力,不仅坐实了廖梦君是死于虐杀,而且坐实了廖梦君是死于有组织的谋杀!

靠了政治诈骗和杀人越货起家的它们,杀人的名目和路数繁多。鼠辈投胎者有逞凶的狂野,无公开事实真相的底气,更无自诩的光明磊落。是的,是它们,而非他们。年深岁久兽性发作的它们,早就没有了人形,再称之为“他们”,是对人类价值取向的不公和模糊,也是对单人旁的亵渎……

一个品学兼优的无辜学子在子代父“过”的政治迫害中,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惨烈凸显了杀人党、整人党、抢人党的极端残暴、邪恶和无耻。一个心系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的作家,在不知何日是尽头的残酷迫害中,成了兽党亮出的又一个“震慑”标本。这哪里还是人间?这分明就是魔窟!

它们在多行不义中贼喊捉贼,煞有介事叫嚣“反恐”,可人尽皆知,它们才是这个星球上最大最残暴的恐怖组织。它们在暮色苍茫中做着永无止境奴役同胞的春秋大梦,不时抛出种种的“震慑”标本。你不想成为下一个廖祖笙或是下一个薛明凯,那么在反抗前,你就最好得将自个掂量掂量。

它们在方方面面不惮公然与民为敌,让你渐渐像我一样,也明白了自己原来是挣扎在敌占区。中国人早前经过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总算赶走了日本鬼子,然而前门拒虎,後门进狼,不知何年何月可以真正免于此兽群的祸害。原来世间有专门残害同胞的匪寇,而且远远要比日寇来得更为凶狂。

“它们已经完全没有人性了,如果有人性,也就不会是这样一种现状了。过去的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它们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差没有当街强奸妇女了!”(见《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苦难的同胞啊,你“抗战”了几年?我“八年抗战”,还是不见天日!

■八年来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

一个小孩被打成那样捅成那样,还能否“不慎坠楼”或“畏罪自杀”,把铁证端到桌面上来说话,倘若世人也能相信当局的弥天大谎,那么我再无二话。一向极力自我标榜“光明磊落”的它们,在这起令人发指的惨案面前,在据理力争面前,却神色大变:呀,这怎么可以?这可是国家机密!

我夫妇俩亲眼目睹廖梦君的遗体惨不忍睹:他不但被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而且被利刃捅得刀口累累,而且颈上有明显的手掐淤痕……3岁的孩子都能看明白这样的死者无疑是死于虐杀,但警方却要当着我的面,对我孩子的遗体进行开膛破肚,并用电锯将其开瓢,而后再来严守国家机密。

为了严守兽群光天化日下在学校虐杀无辜学子的国家机密,“人民政府”和“人民警察”联袂出演,百般阻拦多家媒体的记者对此惨案进行自由采访,并且声称:“先别报道,要统一宣传口径!”几级宣传部或下发通令严禁媒体报道惨案,或几次开会为怎么指鹿为马、谎言欺世而大伤脑筋。

随后是“你们都说不得,只能我来说”的新闻通稿的出笼;是五毛的蜂拥而上,日夜指皁为白鏖战于各大中文论坛;是当局的不断删博客、删网站、删网文;是完全非法剥夺一个苦难作家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是反复对我夫妇俩进行非法绑架;是长期对我家非法进行断网、断电视……

我曾以为这般灭绝人性的迫害行为是广东的地方行为,为了孩子的冤魂能够得到救赎,许多时候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但在创剧痛深返乡定居之后,就是想装糊涂也装不下去。目无王法的政法系不时跳上前台,间接使我确信:这不是地方行为,这是国家行为,是血腥政治迫害的无尽延伸!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是多系统联合作恶的结果。稍有知觉和判断能力者在此事件的演绎过程中,应该都不难看出教育系统、政法系统、宣传系统和网管系统,已是同恶相济构成了一个怎样的犯罪体系。其中接受非法命令者已非常之广,来日随便在哪个环节打开缺口,即可揪出幕后主使。

在这整个犯罪体系中,政法口的演出最为怪异、频繁和恶劣。以打击刑事犯罪为己任的政法系统,在令人发指的虐杀面前,不是尽快破案,严惩凶徒,而是汹汹逼向受害者,在以强权压迫的手段毁尸灭迹之后,还要将受害者列为前中央政法委的监控对象。这里面所释放出的信息,令人玩味。

它们杀人了,还能避重就轻长恶不悛。只因撰文评说了政客,我家曾被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包围,随后我被强加莫须有的罪名,被“取保候审”;只因行使了作家的表达权,我多次被警方关进铁笼;只因想卖掉房子摆脱迫害,我被陷入过黑牢……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啼尽血,向谁诉?”

■敌占区的以渴服马变相杀人

将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这样五座大山长期沉重压在国人的头顶,迟迟不愿解民倒悬,这还只是它们在方方面面不惮公然与民为敌,自我宣示这国度已沦为敌占区的表征之一。它们坏掉的不只是表皮,它们坏掉的更在骨子里。因为泯灭了人性,所以就总见其兽性的贲张。

只有敌占区才会刳胎焚夭,制造道路以目;只有敌占区才会惨无人道,对亡国奴实行“饥饿疗法”;只有敌占区才会暗无天日,就连杀人的事都没人管;只有敌占区才会三魂出窍,害怕合理合法的抗争;只有敌占区才会抗拒社会良心,总是整学者、整作家、整记者、整律师、整艺术家……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它们,连年以“煽颠”之名整了太多人,这让人们不能不去追问:到底什么是国家政权?所谓国家政权,难道就是强加百姓生存重负?就是百般掠夺百姓?就是整人无度?就是不让人说话?就是公然和杀人犯同穿了一条连裆裤?就是破坏法治,任意给反对者罗织罪名?

为何苛政总要你活得像是负重的老牛?因为苛政畏惧于你生活轻松后,就有多余的时间思考,就可能对民主心生向往,就可能危及它们妄想永久霸占国家的“千秋大业”,就不利于它们对你的驾驭、驱遣和奴役……我若杜鹃啼血,曾想助你走出困境,结果不但家破人亡,还招致了以渴服马。

以有形的利刃杀我无辜的孩子,以无形的利刃杀我两夫妇,这8年来,它们一直就是这么干的!它们虐杀了我一直引以为傲的孩子,之后又驾轻就熟,对我实行“经济上拖垮”,将一个作家逼成乞丐,再进行变相的杀人,其间所显现的对批评的耿耿于怀和嚼穿龈血,这在全球都已是有目共睹。

长期的写作生涯,早已让我在键盘上的运指如飞中,将自己磨练成了一个落笔成文的“快枪手”。写作不但是作家表达思想和情感的通道,也是生存的形式,是唯一的生活来源。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后,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当局全面非法剥夺至今,这意味着阻断了我的生活来源。

我意识到它们要逼迫我改行,但没有改行的条件,就连要卖房迁徙都不让。我被困于此,举步维艰;我要出国,它们怕我写垮“国家政权”;我外出工作,它们将我的亲友骚扰得一家家鸡犬不宁,此间我年迈的岳母还被“人”用竹竿给绊倒,摔至大腿骨折……这本质上和变相杀人有何分别?

习近平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习近平说:“要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李克强反复强调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然而事实如何呢?事实乃政变在有恃无恐地继续,无法无天的别有用心者“不尿”皇上和宰相,在反向作为中耳光抽得这般响亮。

■死亡威胁在你同样如影随形

在如此阴毒的政治迫害中,实质无需迫害者们再有更恶劣更愚蠢的举动,我一家就已清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一直在步步逼近。不敢想象家里的谁万一要是大病了一场,将要如何去应对医院张开的血盆大口……欲将我置之死地而后快的迫害者们,却还要在见不得阳光中将其意图再暴露一些。

我的表达权被当局非法在国内全面剥夺后,许多关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网友,就连我的死活都无从得知。百度被黑恶势力露骨操弄,键入我的名字,在显要位置长期搜出的是《廖祖笙还活着吗?》,几篇五毛写的烂文章也一直被“重用”着,后又多了“廖祖笙死了”的搜索热词……

这已不是用邪恶所能概括,它显露着在为再次杀人进行试水并做铺垫的迹象。一介文人被疯狂迫害至此,无异死过一回,还有什么在我是不能直面的?我的意志坚如磐石,给它们进一步坐实虐杀了廖梦君的机会,等它们来杀我,绝不自杀和自残!我有任何“意外”,都一定只会是它们干的!

血雨腥风、怨声载道的荒野,到处是“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的怒吼。在廖梦君惨烈遇害前后,我在广东已不只一次遭受过极其严重的死亡威胁,所幸都还与死神擦肩而过,苟全性命于乱世至今。人都有像流星般滑落夜空之时,只要能让中国人早一天摆脱这无边的黑暗,我可以视死如归。

小女廖芊媛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出生在我这样的家庭,至少在目前看来,还是生不逢时。女儿在可爱地一天天长大,给遭受过人生大痛的她母亲,总算带来了一些欢乐和安慰。我在女儿的眉宇间常看到爱子梦君年幼的影子,有时呼唤小女,会误喊出梦君的小名,内心悄然滑过深深的痛楚。

她还如此娇小,人世间的万般险恶在她还一无所知。她哪里知道在她才出生的头两个月里,我家一次次被“人”神出鬼没地拉电闸?对方是要在半夜将我逼出家门打一顿,还是要杀了我,在我无从得知。鹿走苏台,狼烟四起。女儿啊,在这样的非人间,你将会遭遇什么?我能拿什么保护你?

更露骨的死亡威胁来自我写作《全党为侩子手殉葬》之后。因了我家玻璃上惊现的那个弹孔,时隔一周,我家来了6个便衣警察,其中有勘察现场的刑警,也有市县两级的国保。那弹孔旁被贴下一段警方丈量其直径的软标尺。谁在对我家开枪?到今天为止,并无说法,我知道一定不会有说法。

暮色掩映荒野后,形形色色的死亡威胁在我并不感到陌生,在你同样不觉得陌生,因为你也一样在遭受着死亡威胁。你苦苦挣扎在“活不好,死不起”的的“盛世”,同样面临了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红尘亿辛万苦的结果,在你而言就如同服了一回苦役。死亡威胁在你同样如影随形。

■闹剧式“反恐”与“反腐”

在积怨深似海、就连杀人的事都没人管的乱莎荒圃,“反恐”与“反腐”正在拉开大架势。不能普惠黎民的反腐,于中国即为无效反腐。当然我们还可以善意地将其理解为当局或许是在进行必要的人事调整,在为随后的天下归心进行热身。而这只是假设,目前尚无明朗的事实作为判断依据。

由是以百姓对当局的了解,也只能是将敲锣打鼓的“反恐”与“反腐”,姑且当作闹剧一般来围观。人是有记忆的,同时也是有判断能力的。即便有一些所谓的“老虎”、“苍蝇”落马,在民怨沸腾中,仍然是无法真正取信于民,确实排除这与一朝天子一朝臣无关。“反恐”就更不好说了。

以当局指鹿为马的惯有作派,以强力部门沦为负数的公信力,国人对许多事情都只能是将信将疑。某些吊诡的“恐怖袭击”事件,是否可以真的排除别有用心者的自导自演,值得存疑。在信息公开缺乏足够透明度的党国,“恐怖分子”会以极端方式宣战强权的深层缘由何在,也是不甚了了。

无有效制度就无反恐与反腐的长效机制。闹剧式“反恐”与“反腐”,目前情形更多的还只是在浅层寻瘢索绽。治标不治本的“反恐”与“反腐”,所产生的效果会是极其有限的,甚至可能是无效的。不从根源上去解决问题,只寻求表皮上的缝缝补补,这样的简单劳作不可能会有时和年丰。

反恐与反腐得有这样的常识理念:你要说人家恐怖,首先自己就不能凶神恶煞,让别人觉得你更加恐怖;你要说人家腐败,先须敢于公示一琴一鹤,敢于在公众的监督中一展你的两袖清风……若是只仰仗强权,一味发狠蛮干,或是看人下菜,判若鸿沟,日久就可能会是越反越恐,越反越腐。

恐怖没有双重定义。不能说你杀别人不叫恐怖,别人杀你就叫恐怖;不能说官逼民反不叫恐怖,逼上梁山就叫恐怖;不能说你的孩子就是亲妈生的,别人的孩子就是后娘养的……人心是相通的,道理是一样的。真正消除恐怖的有效方法,是拓宽疏解民怨的渠道,让公平和正义全面得到复苏。

“强拆部队”一再血腥掠夺并闹出人命,这恐怖吗?司法沦为暴政帮凶,长期以来迫害良善,这恐怖吗?形形色色的黑监狱广泛存在,对有冤无处申的访民雪上加霜,这恐怖吗?血腥报复,以夺命电话将无辜的孩子骗进放假后的学校虐杀,这恐怖吗?要是这都不叫恐怖,那还反的什么鸟恐?

陈光诚揭露当局一年用于监控他的费用是六千万,秦永敏揭露监控他的费用是一千万,这腐败吗?每年几千亿砸进“维稳”,其开支没有任何透明度可言,这腐败吗?上上下下形同荒庙,就连杀人的事都没人管,而且“开发经营”受害者,这腐败吗?要是这都不叫腐败,那还反的什么鸟腐?

■民族劣根性助长了罪恶繁衍

无休无止的血腥统治,对一个“衰亡民族”已完成了更进一步的驯化,人性的丑陋在弱肉强食的敌占区,也因此更是暴露无遗。在民族的劣根性渐趋泛滥的黑色丛林里,在暮色渐浓中,三山五岳不乏这样或那样的国殇,这是不足为怪的。何为“殇”?《小尔雅》说了:“无主之鬼之为殇。”

你以为你是公民?在到处是风兵草甲的敌占区,你不过是匪寇的假想敌,不过是家国沦陷后的一个亡国奴!你经常“我们”、“我们”地与它们套近乎,但它们不会将你当“我们”,它们只为肉食者们做主,而不会为你做主。一旦天塌地陷,你一样无可避免地要变作敌占区的“无主之鬼”。

你不幸是此民族的一员。这是个怎样的民族?这是鲁迅笔下所说的“衰亡民族”,这是个只要今天还没痛在自己心上就能觉得侥幸的民族,这是个踩着不幸者的肩膀大啃人血馒头的民族,这是个邻居能监控邻居的民族,这是个可以漠视残害乡亲的民族,这是个只顾“闷声发大财”的民族……

在此民族丛林里,当然也有一些先知先觉、不甘为奴、飞蛾扑火的勇士,但那毕竟是少数。在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各种群体性事件中,尽管不乏汹涌并愤怒的人群,但究其起因是因为它们动了他或她盘中的奶酪,否则,这些人群平时就是沉默的大多数,就是精于算计、明哲保身的“聪明人”。

这样的民族劣根性无疑助长了罪恶的繁衍。等着他人去当炮灰的人太多,给根骨头就能为虎作伥的人太多,安于过好自家小日子的人太多,就无怪乎猛兽在荒野上总能对角马群们分而食之。夜色会笼罩到现在,并不全是兽群装备精良的缘故,而是犯罪集团VS一盘散沙,由此占据上风的缘故。

这个可怜的民族在这个星球上,虽然也已存在了几千年,虽然也有过念念不忘的“四大发明”,但“进化”至此的结果,却是在血腥统治下已逐步泯灭了自己的血性,失却了人类社会抱团取暖的本能,丧失了愧对下一代该有的自责,“聪明”得大多不想以卵击石,在敌占区争相扛出了白旗。

一个如同仓惶游走在非洲原野上,品性近似于角马群的“衰亡民族”,难免要助长着罪恶的繁衍,给猛兽群以更多的骄横。虽然狼群在数量上是少数,但它们总能霸占了这荒野,并敢汹汹扑向角马群。你自认是角马群中的“聪明人”?世事无常,獠牙和利爪扑向你时,你再呼救,已经晚了。

我亲见所谓的“首善之都”,张袂成阴的访民们,是怎样无奈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奔走和哀告于“三骗胡同”。你怎么保证自己某天一定不会成为其中一员?前后的两任党魁,其父都为黑暗体制所害,都为有冤无处申痛过,可叹荒野上还是有这许多的“无主之鬼”,一天一地满是国殇!

■覆巢下你也同样无安全可言

月晕而风,礎润而雨。我哀悼廖梦君的同时,更是在哀悼轮回前变得日渐狰狞的荒野。当局的剑拔弩张,杯弓蛇影,其实算不得神经短路,而是心知肚明,由已然而预想到了未然。轻轻撩开蒙在这荒野上的薄纱,原来外表华丽下,竟是个硕大无朋的覆巢,覆巢下谁都再无真意义的安全可言。

用血腥掠夺填充出来的“强大”,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橡皮怪兽,是无法充当所向披靡的变形金刚的,因那气囊之内,弥漫的尽是些怨气。就连民心都没有了,一个充气的橡皮怪兽,还能有什么真正的“自信”可言?在内外交困之下,在外来侵略面前,一枚钢针或许就能戳破“强大”的外壳。

网上说野心家的政变已发生,只是未遂而已。在怨结民心的现实面前,在“祸国殃民,荼毒天下”者的余孽未彻底肃清之前,在铁板一块已是碎成四分五裂之际,怎样防止新的野心家再冒出?怎样抵挡余孽们的一通乱拳打死老师傅?枝节横生太多。高枝之上,其实也并无百分百的安全可言。

三台八座尚且没有百分百的安全可言,布衣韦带就更不会有百分百的安全可言。你觉得你现在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我也曾经如坐春风,也曾以为大祸临头距我十分遥远;那些在血腥强拆中失去了祖传家园和亲人的被强拆户们,也曾是滋润过的……在兽性凌驾于人性的荒野,变故无处不在。

你有幸不是一个踩了当局痛脚的耿直作家,有幸不是一个被官商勾结者盯上了的被强拆户,那么,你有真意义上的安全可言吗?在有冤无处申的年头,在到处都形同火药桶的荒野,在砍人、爆炸事件不时发生的恐怖季节,出门即意味着险象环生和祸福无门。有人出门后就再也没能走回家门。

你有幸有个一官半职,有幸在这样的体制下可以把手伸得长一些,觉得安全又得瑟,岂料“反腐”的季风吹动了,而且似乎还刮得挺猛烈。午夜梦回,你是否觉得心惊肉跳?你想到落马后的贪官酷吏大抵是怎样的一种情形,或未想到,国家完全步入正轨后,有些贪官酷吏会再被更严苛清算。

你有幸是一个挡在暴政面前的执法者,虽然早已没有了职业的荣光可言,但至少还觉得自己活得相对体面。但不妙的是,群情激愤的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你又不能说抗命不去参与处理。警民厮杀的那场面,是否让你恶梦连连?一旦就此“壮烈牺牲”,就是能给家人留下一笔抚恤金又如何?

无需再例举,你就能想到:只要不是一党独大,只要顺应民主潮流,连州跨郡即不会异化得宛若敌占区,就能人人活得更有尊严,就再不会是暴政下的小白鼠,就再不会无尽提心吊胆……移民潮汹涌澎湃,而你迫不得已,仍得立于危墙之下。晚风无奈,不知怎样抚平你心头家国沦陷的哀伤。

■廖梦君的惨烈遇害重若泰山

我的前生许是水做的,以至不论有过怎样的人生变故,皆无改今生的一腔柔肠。我在日常生活中友善待人,甚而努力去理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便是施害者也多不卑不亢友善对待。我希望我的祖国不像是敌占区,人和人之间能够推己及人,和谐相处。但理想和现实之间,尚无完美联姻。

在梦君的生前生后,我多次陪妻礼佛,奇怪地总抽到同样的签文:“鸾凤翔毛雨淋漓,当时却被雀儿欺。终教一日云开达,依旧还君整翔衣。”时隔8年了,我的“整翔衣”何在,这不重要。伤心的父母为惨死的孩子讨要公道,这去哪说都不过份。疯狂株连一个孩子,这果真“光明磊落”吗?

倚重百度和五毛的胡言乱语,以图继续掩盖令人发指的罪恶,这不会得逞。惨案发生后,指鹿为马的新闻通稿和五毛的可恶,并未真正扰乱国人的视线。以实名为我家鸣不平者大有人在,以实名泼污水的,就自称靠半篇文章即“影响了总理人选”的徐建新,可见群众的眼睛还真的是雪亮的。

习近平倡导领导干部要讲廉耻。当年的权杖在握者穷凶极恶扑向一个书香门庭,于幕后操纵夺走了廖梦君的生命,还想靠了谎言再夺走其清誉,这般禽兽行径,哪来的什么人性可言或廉耻可言?执政党若与这般人渣朋比为奸,同是全党为侩子手殉葬,还谈什么“立党为公”、“执政为民”?

廖梦君的惨烈遇害重若泰山。他魂飞天国,承受了不该由他承受的惨烈,起因于我这个作父亲的在文字层面,坚持谈论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触怒了既得利益集团,犯下了走笔大忌。他代我而去的同时,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在代苦难的国人而去。网友纷说,他会活在国人的心里!

封杀不会让真性情的文字淹没,相反只会让这类文字更久远地流传。我的大多数文字在努力为全民谋求福祉,其中有一些声声血、字字泪的文章,记录的是一个时代的极度黑暗,铁定会留存在后世,于千年之后应该也还会唤醒世人淌血的记忆。谋杀夺走了廖梦君的肉体,但夺不走他的永生。

蹩脚的构陷并不能真正抹黑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因为廖梦君本就纯真无瑕如同一张白纸,这不但有他的一路自豪走来为证,有他的奖状、证书盈尺为证,有熟知其为人的有口皆碑为证……何况是知子莫如父。正义往往会迟到,但一般不会缺席。绝人之后者伏法日,就是梦君的沉冤得雪时。

我做了我该做的和能做的。“抗战八年”不见天日,凸显了它们的烂得彻底。反正人死不能复生,怕的什么兽群拖和欠?怕的什么廖梦君之死一年年固化成国殇?拖欠得越久,越见其邪恶,越是要付出更大的利息。梦君,我苦命的孩子,请在天国擦去你眼角的泪花。有邪党为你陪葬,足矣!

廖梦君与你我同在,与日月光辉同在!梦君啊,我善良的孩子,一心向学、用心生活的孩子,我知道你爱心依旧,知道你的在天之灵,也一定在凝望着这片满目疮痍的敌占区,和苦难的同胞们同在一个脉搏里动跳,同在一曲家国沦陷的挽歌中悲伤,同在一片黑暗的丛林里将自己变作光子……

呜呼,梦君,就在为父深切缅怀你之时,又见群山默哀,河川哽咽,天公垂泪!风掠过枝头抚袖长叹:嫣然蓓蕾,不该离去,不该离去!雨拍打黑土涕泗滂沱:乳声小儿,与他何干?与他何干?为中国百姓能够减轻生活重负,而无辜壮烈牺牲的廖梦君同学,捐身徇义,功德无量,永垂不朽!

写于2014年7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2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23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