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天下公器?天下凶器?

要将乌烟瘴气的荒野升格成为井然有序的公有园林,关键所在须是打破清规戒律,以博大胸怀和有效措施,避免天下公器再沦为天下凶器。腐败只是天下公器变异后的必然产物之一,根治不了公器私用的问题,即根治不了腐败的问题。“祸国殃民,荼毒天下”的虎蝇,必将还会是生生不息。

事实不断印证了这般陈腐的体制格局,在用人机制上存在着不可救药的痼疾。上行下效之间,腐败早已污染了荒野的方方面面。庙堂之上就是想管,也管不过来,所以只能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兴之所至,“抓大放小”。而荒野苍生在汙泥浊水中照样得摸黑挣扎,一如既往不见明光烁亮。

设若天下公器没有沦为天下凶器,三山五岳是否还会地棘天荆?是否还会荒庙林立?是否还会遍见官商勾结下的血腥掠夺?是否还会就连杀人、抢人的事都没人管?决疣溃痈不过是荒野病变的衍生表征,荒野所面临的问题,说到底还是无有效制衡和监督,天下公器就此沦为天下凶器的问题。

“爵禄,天下之公器也”;“法者,天下之公器也”……公共权力是天下公器,执法体系是天下公器,舆论监督是天下公器,学术是天下公器,公厕是天下公器……天下公器一旦变异成一党私器或一家私器,其权威性和普遍正义、普遍用途,轻则大打折扣或是丧失殆尽,重则反成天下凶器。

司法不能为受害者伸张正义,反与杀人犯、抢劫犯同穿一条连裆裤,汹汹逼向受害者;传媒不是监督公共权力是否在常规运行的社会公器,反而成了权力的附庸,或指鹿为马掩盖真相,或自甘成为其喉舌……凡此种种,皆为堕落风尘,天下公器异化成了天下凶器,与其天职所在已背道而驰。

将天下公器化作天下凶器的直接后果,是伤人伤己,将自个脸上也给划得到处是无德无能。强权或可逞凶于一时,但难逞凶于一世。待到一切步入正轨后,兴风作浪将天下公器化作天下凶器者,必遭该有的问责和清算。践踏天下公器不仅令八方侧目令天下为墟,葬送的也一定是恶者的将来。

光明与黑暗之间,有时不过是一步之遥,这之间往往并不存在着人云亦云的千山万壑。既然那么爱“坐江山”,那么就坐一万年好了,坐到海枯石烂好了,但前提是要懂得给自己以出路,给荒野苍生以出路。不能分明已看到天下公器化作了天下凶器,还总是事倍功半,慢条斯理,修修补补。

实际可两全其美的。要有效避免天下公器再沦为天下凶器,首先应摘去媒体的口罩,解开其裹脚布,其次先部分践行主权在民的政治宣言,在县区范围内不仅应让苍生公开竞选地方行政长官,还可公开竞选法务主管。若此,既可顿见河清海晏,在担任“技术指导”之余,亦可乐得逍遥快活。

写于2014年9月1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虐杀无辜学子的凶徒逍遥法外第298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287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