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国殇——亡国奴们共此大悲

——廖梦君惨烈遇害九周年祭


1.国恨家仇里共此大悲

九年前的七月不但是黑色的,而且是血色的。只因坚持撰文说道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我不幸被反动当局列为残酷迫害的对象。更不幸的,是我苦心养育了16年的儿子廖梦君,在九年前的今天,被骗进已放假的学校,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歧中学。

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自此被匪帮全面剥夺,被长达数年断网,被前中央政法委列为监控对象,被大群荷枪实弹的党国警察包围住处,被取保候审,被坐黑牢……年迈的母亲和岳母在我漂泊在外期间,蹊跷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这还只是家国沦陷的冰山一角。

在这片该被诅咒千年的原始丛林里,泣麟悲凤随处可见,悲声载道不绝于耳。鹿走苏台,夜色如墨,亡国奴们在斑斑血泪中,承受的是一样的痛,滋生的是相同的恨。苦海茫茫,风雨凄凄,此恨绵绵。亡国奴们在血脉相连里共同见证着家国的沦陷,于国恨家仇里共此大悲。

2.廖梦君遇害已有诠释

九年后的七月,墨黑的夜色在进一步泛滥,以逞凶为能事的黑暗势力对“依法治国”再次公然进行掌嘴,多达百余名的维权律师,在这个黑色的月份陆续被约谈、被传唤、被刑拘。谙熟法律条文的精英律师们,在这个“法治国家”尚且被迫害成这样,更别说是其他的人群。

迫害是两脚兽们在兽性生涯中,围绕不变的主题。山中的野狗或许能变得不吃屎,以公权为依托的两脚兽们,在狐裘蒙戎中,却未必就能戒除得了迫害。两脚兽们的迫害对象差不多已是遍及各阶层,整人整出了人命,类似的事常有,兽类时至今天不用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就是它们说唱的“人权”和“法治”。这就是亡国奴们所面临的现状。不论是你的亲人被杀,还是你的家园被抢,在所谓的“法治国家”,你都无法得到国家正气的守护。在这样的匪区,还用去追寻什么真相?廖梦君何以会惨烈遇害,浓黑的夜色早就给出了详尽的诠释。

3.瘴疠之地弥散着邪恶

为百姓减轻生存重负,这本是执政党的天职所在。可嗜血成性的兽群,却将粗大的吸管深深插进了每一个家庭的心脏,弄得绝大多数的家庭为了得到起码的生存要件,而不得不苦苦挣扎在生存绝境的泥潭,活得宛若负重的老牛。兽群所炫耀的“崛起”,国人在以血泪买单。

写作本来只是作家的一种生存形式,我在为百姓代言的过程中,阐述的不过是些公理,而且在苦口婆心的行文中,一度尝试过和当局共同去寻求解决问题之道,岂料好心会遭雷劈,竟也成了当局残酷迫害的对象。将我的家庭迫害成这样,足见当局就连起码的本份都不想尽。

这叫“执政”?这太邪恶了。在一党独大的瘴疠之地,人们早已见识了太多的邪恶。恨的是我当初以为它们也一样可以成为论理的对象。事实证明了它们的邪恶依旧。它们“伟大、光荣、正确”得已经能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它们“自信”得已是“能操一天算一天”。

4.须有起码的道德立场

“我们无路可走,我们必须彻底改变,与过去的失职行为划清界限。”戈尔巴乔夫在苏维埃社会重构的过程中,有过这样可敬的道德立场。真意义上的国家,本来就该像是高耸的地标一样,成为一个道德实体,成为正气凝聚的所在,而不能异化成了蛇鼠一窝的利益共同体。

只有沦陷了的国家,才会丧失起码的道德立场,才会无尽无休放任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暗势力杀人、整人和抢人。缺失了道德感召力的所谓“国家”,正如托尔斯泰所言:“国家是恶人的结合体,全以暴力为基础。”就是出台再多的恶法,也弥合不了互害社会的撕裂和对抗。

普遍存在的压迫和被压迫、剥削和被剥削、压榨和被压榨,乃名存实亡的“国家”在丧失道德立场之后,所呈现的一系列必然表征。放任暴虐凶残的黑恶势力对无辜的孩子和老人下手,则将道德立场的丧失放大到了极致。道德都不讲了,奢谈“依法治国”,无疑令人作呕。

5.不讲廉耻乃无本之木

礼义廉耻是我国古代提倡的四种道德规范,亦称治国四纲或四维。可叹我国早已可悲地沦陷成了“你国”,“你国”更多的时候不再讲了礼义廉耻,讲的是暴力加谎言。当谎言在互联网时代总是不攻自破时,便索性将暴力加谎言改装为暴力加无耻。“执政”,就这么简单。

狗苟蝇营,蛇鼠一窝;杀人都能用拙劣的谎言掩盖,整人和抢人都无需担责;将国家机器异化成暴政的打手;以卑鄙伎俩将反对者及维权者予以污名化;形同走兽长期无视冤民的悲声载道,以至国格沦丧,丢脸丢在了国内外……凡此种种,皆为公门无耻和不务正业的表现。

窃取了公权力的两脚兽们自甘堕落,连道德、人性、廉耻等等人之为人最基本的要素都已是不讲了,还能指望它们讲法律讲廉洁?还能奢求它们秉持公正?施政先须保证是人在施政,而不是畜生在施政。不讲廉耻,国家就成了无本之木。两脚兽肆虐之处,尽见兽性的挥洒。

6.九关虎豹操弄的故国

暴虐凶残的权臣,不仅在丧心病狂中,干净彻底毁掉了自己的将来,也将一个从血泊中走来的团体,以及一个有着悠久文明传承历史的古国,给毁得焚巢荡穴。周永康之流在过去,在现在,都远远不是在孤军作战,而是形成了一个互为呼应的犯罪集团。政变依旧是在继续。

沦陷的故国,因豺狼当道被操弄得久矣。整个国家在凶残的权臣手中,仿若一个硕大无朋的棋盘,而亡国奴们不过是其手中握着的一把棋子。虐杀无辜的孩子算什么?镇压律师群体算什么?单看凶残的权臣敢将整个香港推上棋盘,就足见居心叵测、胆大妄为到了何等程度。

它们在黑暗中窃笑,看完了“胡温新政”的笑话,又等着看“习李新政”的笑话。它们既没准备还给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公道,也没准备还给任何一个冤魂公道。它们时刻准备在水剩山残中,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凶残的权臣作恶多端,并且总能抛出些貌似堂皇的托词。

7.周永康们保住了什么

周永康曾说:“维稳就是保卫政权,保卫党,就是保卫我们的家人和后代,各级干部不要怕西方说三道四,要有你死我活的思想意识,出了问题有中央负责,保住枪杆子,保住政权我们就是胜利者。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周贼,入狱书写其“胜利”。

而且会“胜利”得更加彻底。只要人权恶棍周永康未老死在狱中,国家实行民主转型之日,就一定会是正义的法槌全面敲响,彻底清算其反人类罪之时。赤膊上阵、泽吻磨牙长达十年的周永康,作恶多端的结果,是什么也没保住,机关算尽,做算术题的本领还是不及天算。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该消逝的必将消逝,该到来的终将到来。暴虐凶残非但阻挡不了什么,相反只会给决堤加速。天下从来就不曾有过白流的鲜血,血债会有清偿之时,新老纳粹必将会在全球范围内遭到追缉。若不能收刀检卦,周永康的今天,就一定会是有些人渣的明天。

8.恐惧的不仅只是你我

赤党或许朝中无人,一批批启用的凶残的权臣,除了会对百姓耍狠之外,在扶危定倾方面尽显黔驴技穷,这让沦陷区更是变得风雨如磐,让亡国奴们也更是惊心吊胆。已经走上了不归路的兽群,因了大厦将倾,在频频制造道路以目,在强迫亡国奴们闭上自己的嘴巴和眼睛。

黎庶涂炭的现实无改,赤色恐怖在进一步蔓延。浓黑的夜色中,深感恐惧的不仅只是你我,它们其实比你还恐惧。正是因了恐惧,它们才会不断发疯和抓狂。它们希望在施加的各种群体性迫害中,通过充分展示雕心鹰爪,可以稀释得了内心的恐惧。禽兽死前,多有这症状。

世界潮流浩浩汤汤,决非暴虐凶残所能螳臂当车。它们再怎么凶残,和二战时期的纳粹以及希特勒比比,也不过是个小儿科。而今纳粹安在呢?它们在数量上属于绝对的少数,在站位上迈在了历史性错误的那一边,它们不敢想象清偿血债时的情景。你怕?它们其实更害怕。

9.廖梦君已经走向永生

靠了“统一宣传口径”、驱遣恶警、五毛围攻,以及断了脊梁骨的百度,想要掩盖虐杀了廖梦君这一铁板钉钉的事实,这伙丧心病狂的法西斯分子,未免太低估了国人的智慧,太藐视了历史性的收因结果。敢问国家步入正轨后,雪藏至今的所谓国家机密,是否还能藏得住?

杀人的恶魔必将下地狱,而廖梦君在中华民族惨痛的记忆里,已经走向永生。虽然室迩人远,但廖梦君从未离开过我们,他像一颗闪亮的星辰一样,在伴随着每一个亡国奴艰难地熬过漫漫长夜。从读书郎总算可以相对轻松翻开书本的笑魇里,你其实也看到了廖梦君的笑魇。

廖梦君此生功德无量。他的功德,不仅在于用鲜血和生命相对缓解了百姓子女的上学难,还在于用他已经长达九年的衔冤负屈,照见了兽党的邪恶至极,揭示了兽党的不可救药。我虽是梦君的父亲,但我只能膜拜和仰视了廖梦君菩萨。伟哉壮哉兮,大仁大德的廖梦君菩萨!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菩萨与日月光辉同在!

2015年7月16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28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588天!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