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你在暴政下是怎样的形态?

暴政是全人类的公敌。基于这一普遍认识,我们可以顺延得出这样的判断:行暴政处即为敌占区。既然是敌占区,就迟早会成为解放区。人类社会从来就不存在永远的敌占区,也不曾有过永久的暴政。唾弃和反叛暴政的压迫,自古以来是人类的天性。人类不乏自我解放的觉悟、动力和能力。

天下也完全不存在永恒的秘密。在暴政体系内助纣为虐的无脑动物,愚蠢地以为在群体性作恶中,各种兽行可以在夜色的掩护下,一次次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在天亮后,全部的罪恶都会悉数被暴露在阳光之下。看看暴政败亡后的国家,反人类罪都被清算,法西斯分子不可能逃出法网恢恢。

你在暴政下所经受的苦难,天可怜见,苍天因而含泪为你送上了互联网,让你有了无法被真正毁掉的哭诉、揭露、控诉平台。不要理会暴政所施展的各种禁言伎俩,只要你的血泪在网上淌落过,就会或多或少地留有印痕。来日据此就能顺藤摸瓜,民主法治时代的法庭,定会敲响正义的法槌。

你在暴政下兴许身不由己,在为口奔驰中或有这样或那样的无奈,但你还有自己的“一厘米主权”,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要有清醒的认知,以免在随波逐流中,不知不觉葬送了自我的将来。在有些事情的搅合中,你要懂得巧妙地保全相关的证据,以便来日尽可能为自个免责。

你在暴政下难于无牵无挂,也难于做到自清,总是遭到邪魔外祟步步逼近的拖累。你没有必要在某天含泪舍下你深爱的家人,就这样一路被推搡着,心不甘情不愿地伴随法西斯分子走向绞刑架。你还有让自我得到救赎的机会,你要竭尽所能地和罪恶进行切割。切割越彻底,越是利于你自保。

你在暴政下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而恐惧帮不了你什么,要走出恐惧,你得保证内心的强大。你一再被逼入绝境,被狼群步步逼退至悬崖的边缘。既如此,在你还有什么可恐惧的?被捕,是对你无形的加冕;被害,更是坐实了暴政的残暴和邪恶。生命都有结束之时,被害反而让你走向永生。

所以,请抖落恐惧,坚忍地守住你可贵的底线,任眼前暮色苍茫,乱云飞渡,你自从容,以人类成员该有的一种姿势,继续走在你向往光明的路上。为了你的子孙和同胞能够得到福报,在暴政下你只有加入抗争的行列。只要你走在国际社会通行准则的路上,你就用不着因了兽的獠牙而恐惧。

任何时代都是需要有人勇于担当,肯于付出的。当暴政的雾霭淹没了山山水水,众生在兽群的暴行中也几近感到窒息时,为了我们的祖国不再衣不蔽体于废墟上悲伤地恸哭,为了守住仅有的那么一点净土,为了蝴蝶和蜜蜂还能在荒草蔓生中可以生息得下去,人人都应当勇于担当,肯于付出。

你在暴政下是怎样的形态?我们无法选择投胎的地点和时间,但我们可以自主选择在暴政下是怎样的行走姿势。少年、青年、壮年也许蹉跎了,你仍可自主选择有个怎样的暮年,还能决定晚年有无一枕落花香……国家一定会有步入正轨之日。你在暴政下是怎样的形态,决定了你的许许多多。

2016年1月11日写于漂泊中(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6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67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