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主席,总理,我饿!

芊媛天资聪慧,学习能力丝毫不亚于同龄时的她哥哥,小小年纪已能通过简单的语句,较为清晰地表达她想要什么。那天她带着哭腔,缠着我妻子说:“妈妈,我饿!我的肚子饿了呀!”我在一旁听了为之一愣,内心沉重着,只能对她母女俩无奈地苦笑。哦,宝贝,你饿,我也同样是饿啊。

小孩子的肚子饿了可以向父母亲要吃的,成年人肚子饿了能去向谁要吃的?只能是通过辛勤的劳作去换来生存所需。而在迫害成性的党国,你有时就是想通过抛洒汗水来改善生活品质,也未必就有免于饥饿的自由。电视中唱道:“我把党来比母亲……”驴唇马嘴,天下焉有这般狠毒的母亲?

歌中唱的党妈妈并不存在,党国的主席和总理职位是不曾空缺的。在家破人亡之后的漫漫长夜,为给惨烈遇害的儿子讨回公道,我求爷爷告奶奶,求遍党国的上上下下,和其他的衔冤负屈者一样,遇见的一概只是荒庙。生命是由时间累积而成的,谁经得起类似的空耗?是故哀告主席和总理: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我家的苦难是周永康、张德江、刘云山之流给强加的。“五星红旗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成了冤民普遍共识,我期盼你们两位是可以讲理的。请二位给评评理,黑暗势力凭什么不让我一家老小吃饭?凭什么图谋饿死我一家老小?主席,总理,我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一个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被人骗进已放假的学校去“拿毕业证”,母亲还在商场等他,会不会突然神经短路,去“偷”几本家里有的书,以及一个全不需要的U盘?而且“赃物”上也没指纹。杀人的事怎能以强权“统一宣传口径”,栽赃得牵强附会?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一个被打得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身上被捅得刀口累累的孩子,还能否“自己跳楼”或“不慎坠楼”?一个中学生的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能是什么国家机密,以至时隔九年多了也还不敢解密?若案件真如弥天大谎所述,怕的什么大大方方透明处理?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恕我孤陋寡闻,竟不知道中国的哪条法律规定了杀人案只能是“协商解决”。张德江们就连杀人的事都能“协商解决”,张德江有何资格在党国“主导立法”?刘云山们在虐杀学子的惨案面前,也能让媒体全线闭嘴,刘云山又有何资格主管意识形态?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在张德江即将升任副总理之际,我夫妇俩在赴京上访时一再遭到广东当局的当街绑架,监控也明显升级,高峰时监控者一天竟然达到40多人次,我夫妇俩就连下楼在小区内走走抑或出门买菜,都被贴身跟踪……张德江们这般糟蹋国家资源的底气何来?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我儿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媒体在通令下噤若寒蝉,国内热门论坛也不让我说话,我的博客有人三班倒删帖,之后居然封删了博客……刘云山任中宣部部长、任政治局常委期间,一个自由作家竟然也会被失业。刘云山们凭什么可以公然凌驾在宪法之上?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在长达九年多的漫漫长夜,虐杀无辜学子的魔鬼逍遥法外,遇害者亲属反而成了被监控的对象,被百般压迫、凌辱和残害,而今又故意带有凌辱性质地将我一家置于监控探头之下……“法治国家”的“法治”究竟体现在哪?政法的职能属性是否错位?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一个原本以文为生的作家,在爱子惨烈遇害后,在党国即被全面封杀至今,这正常吗?我外出工作,亲友频遭警方骚扰和惊吓,家中老人也连遭重创,我的工作也被下流地搞掉,这正常吗?我想做点小生意糊口都不行,这正常吗?主席,总理,我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这股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以这般姿态一再汹汹逼向我家,这和变相杀人有何区别?这和千方百计要逼死逼疯我夫妇俩有何区别?这和想要不择手段地灭口有何区别?我夫妇俩作为一起惨案的关键性证人,有没有活着的权利?主席,总理,我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二位的有些表述让我感佩于心。习主席说要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说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李总理说要确保群众有饭吃,说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我一家老小也属于群众,是不是也有免于饥饿的权利?主席,总理,我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断肠夜雨,彻骨寒风,遮天蔽日,今夕何夕。校园能异化成杀人的魔窟,命案可以“统一宣传口径”并“协商解决”,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而且还能公然不让人吃饭……乌天黑地至此,何谈人权?何谈法治?何谈共和?主席,总理,我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我深知你们也有你们的难处,也了然自己是种怎样的处境。有些人面兽心者已是前后两次欲图政变,惯于将各色小民当作自己棋盘上可资利用的棋子。创巨痛深的我,无力去凝眸太多的家外事,只想挣扎着活到天亮,能见到日出。主席,总理,我饿!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尊敬的李克强总理,我知道你们接手的是一个烂摊子,也深谙反腐工作的重要性……但我想有些工作似乎还可以齐头并进,至少要让治下百姓在天亮前能活得下去。在一路苦苦挣扎的远远不只是廖家,在醒时,在梦中,我都隐隐听到有人在声声哀告:主席,总理,我饿!

写于2016年1月3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48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78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