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默许杀人和默认杀人

“当家”于赵国的赵家,不过是杀人帮和谎言帮的结合体,压根不具有“当家”的合法性。靠了杀人和骗人起家的赵家,“当家”以来将家传的杀和骗奉为至宝,一直以来在默许杀人和默认杀人。

赵国满是架谎凿空、血雨腥风,这首先是源于赵家的本性和强盗逻辑。为着“当家”,赵家可以舌灿莲花、杀人盈野;为着承继家业,赵家“理所当然”也能“压倒一切”,将杀和骗给进行到底。

于是芸芸众生在“压倒一切”的履带之下,于赵家人看来,只是可轻贱可踩杀的蝼蚁。赵家的杀人者一概被家法免于追究,可以安之若素,颐养天年,安然老死,足见赵家是默许赵姓肆意杀人的。

血债累累的赵家,不仅自个嗜杀成性,而且还将杀人的权限,索性下放给赵家的护院和家丁,而且年年加码,斥以巨资,对帮着赵家杀人的、整人的、抢人的,给予重金打赏,赵国从而杀声震天。

踏着血泊凶猛扑来的赵家,随着杀人技术的娴熟,杀人渐渐杀出了“精细化”、模式化、产业化,分工益发明确。赵家每回以“自杀”的名目杀人,都有人在其间各司其职,配合完成整个的流程。

有负责杀人的,有专业抢尸的,有精于匿藏和毁灭证据的,有擅长于编造荒诞故事统一宣传口径的,有盯着各论坛昼夜搅浑水的,有给传媒下达禁令要其闭嘴的,有担纲恐吓压迫遇害者亲属的……

一个人被潦草地冠以某种污名,惨烈“自杀”后,伴随的也一定是整个利益链条上的环环相扣,既有一片繁忙的景象,也有酒足饭饱后用牙签轻剔牙缝的惬意。神奇的赵国总是不乏吃人血馒头的。

因为赵家的默许杀人和鼓励杀人,因为杀人已变得产业化,在不同程度上满足了多方面的利益需求,所以千奇百怪的“自杀”,多年来在赵国也就层出不穷。有些活做得粗糙,但不会影响于分红。

因为粗糙和潦草,就难免引发质疑和谴责如潮,就需要费更大的劲去揩擦,就能以此为由向赵家要更多的打赏,而赵家也乐于打赏各路吃人血馒头的。吸血为生的赵家,需要有人充当打手和附庸。

许多做得不够干净的“自杀”,不论怎么揩擦,也还是露出马脚,怎么办呢?对赵家而言,好办,大不了扛出无耻的盾牌,凉办着,默认杀人就是了。赵家默认欠着种种血债,也默认杀了我儿子。

而吃人血馒头的,因邀功心切,因想讨得赵家更多的打赏,也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种种的蠢招凸显了赵家的默认杀人,所做的不是真正在掩盖赵家的杀人,而是唯恐天下人不知赵家的杀人。

赵家默许杀人和默认杀人,旨在制造恐惧,令异姓对赵家怀有惧怕心理,以利赵家“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令人发指的“自杀”,既让异姓胆寒发竖,也让家奴因深谙赵家心狠手辣而“忠诚”。

赵家对内施以辣手,对外大舔屁眼,以掺拌了赵国人血和慢性毒药的烈酒,先后灌倒了各路或“文明”或“强大”的英豪,自是不惮默许杀人和默认杀人。有枪有炮的赵家,傲视了赵国和全世界。

写于2016年5月1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59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895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