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国殇——这暗无天日的魔窟

——廖梦君惨烈遇害十周年祭




十年了。至2016年7月16日,我儿廖梦君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已惨烈遇害了十周年,而我家被群魔残酷迫害,也长达十一年。迫害于廖梦君遇害的前一年就已拉开序幕,迫害迄今在延续。

花季学子廖梦君惨烈遇害十年仍然死不瞑目,这在稍有知觉的人都不会觉得惊诧。我常说魔窟已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都没人管,实质有些事是没法管。我儿的遇害,本就是它们做下的。

它们早已不配被称作他们。它们从方方面面一路自我印证了,这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廖梦君之死,是整个迫害链条上最为血腥的一环而已。在魔窟坍塌前,梦君的冤魂都不可能得到救赎。



它们是谁?它们是群披着“执政”或“执法”外衣的魔鬼,是实际上的两脚兽,它们有的只是兽性的挥洒,已再没有了人性的张扬。它们是受了撒旦的派遣,专程来打造魔窟,存心来祸害中华的。

它们不单夺走了廖梦君的生命和清誉。靠了杀人和骗人起家的它们,初期弄得整个中华大地血流成河,沐猴而冠之后,又一如既往嗜血成性,欺天罔人,以种种令人发指的兽行制造了近亿的冤魂。

它们制造的廖梦君之死,一如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秦永敏之妻的生死成谜,雷洋的被嫖娼,张六毛的被武装暴动……残暴至极的恐怖组织不断推出“震慑”的标本,流水作业般的路数是一样的。



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魔窟,被迫害的人群几乎遍及各阶层,魔窟中向来就不乏魔爪下此起彼伏的行号卧泣。廖梦君的死,在成魔的它们将屠刀挥向无辜的妇孺中,既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它们一边嚷着“解放”,一边实行奴役;一边指斥“暴徒”,一边大举屠城;一边叫喊“改革”,一边拼命压榨;一边说唱“亲民”,一边虐杀无辜;一边饰演“反腐”,一边默许群体性腐败……

说与做在它们是两回事。魔鬼的唱腔,不过是对处处血污的掩盖罢了。在杀人的事都能指鹿为马、“统一宣传口径”、“协商解决”的“法治国家”,廖梦君之死,让魔鬼的“法治”更原形毕露。



对无辜的孩子尚且能下得了这样的重手,你也就无法想象还有什么事,在它们会是做不出来。我随后的被全面封杀,被一再地敲掉饭碗,被包围住处,被坐黑牢,被断网多年等等,并不出人意外。

遭殃的岂止是我无辜的儿子?我窗外的那些树木,年年都遭殃,或被修剪得只剩树干,或被整棵伐去;我家的窗户玻璃上赫然留有弹孔;我只要一离开属地,我的亲友就多要给骚扰得鸡犬不宁……

家破人亡前,我在以文为生中当了十年的作家,爱子被杀后,我随即被“清场”,于时常举债度日中,年深岁久被逼成了“坐家”。我儿被有形的利刃给虐杀,苟活的老小则被无形的利刃所虐杀。



魔窟又换了一副门脸,魔窟内的反动性和流氓性,也并未因为季节的变换,就真的出现明显的淡化。到处是两脚兽对法治和人权的公然践踏,形形色色的迫害,在有些层面甚而已在纳粹德国之上。

在这个暗黑的季节,我风烛残年的岳母和母亲,在我被迫漂泊在外时,先后蹊跷遭受重创,几近于死过一回。我的饭碗又被下流地打碎,即使哀哀呼告于党魁,也形同诉求于木头、僵尸和空气……

我的生存空间和言说场地遭到进一步挤压,开了近十年的谷歌博客在一夜间被删得只字不留,我的谷歌邮箱全部被禁用,过去对我每稿必发的有些墙外“异议网站”,“奇怪”地对我实行禁言……



我曾被告知我是前中央政法委的监控对象。周贼被法办后,监控于我仍如影随形,哪怕我陪妻回娘家住些时日,也有警察在接到电话指令后,着警服找上门来,因我不在监控区域而“了解情况”。

群魔杀人、整人、抢人、贪腐、淫人妻女等等,一概坚拒于公众的监督,而我只是在写作中说道了百姓的生之艰难,就被整得家破人亡,就成了被监控的对象。群魔的监控,让我无忘魔窟的狰狞。

临睡前我关窗,准能看到窗外具有红外线功能的监控探头,在墨黑的夜里亮着阴森的暗红,仿若魔鬼躲在暗处,用猩红的魔眼正在对我窥视。夜魔以种种下作对我施以凌辱,昭告我儿的死于谋杀。



我儿廖梦君的死于有组织谋杀,有他遇害前群魔施加的种种迫害为证,有惨案发生后公权的百般怪异为证,有兽群在方方面面显露欲图逼死逼疯我夫妇俩的兽行为证……所有这些都是无可抵赖的。

处处是残酷迫害的痕迹。在这过程中,接受非法命令的公职人员已非常之广,在任何时期,从任何环节打开缺口,特别是从公安查起,从政法委查起,即可轻而易举顺藤摸瓜揪出幕后迫害的主使。

在蛇鼠一窝的暗夜,我同别的亡国奴一样,已不敢奢望于国家正气、司法尊严的彰显。别说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就是一般民事纠纷,在亡国奴们也总是找不到说理处。魔窟已荒草蔓生了数十年。



暗无天日、荒草蔓生的魔窟,不但被恬不知耻的它们强贴了“共和”的标签,而且被贴上“强国”的标签。所谓的“共和”,原来是丧心病狂残害百姓;所谓的“强国”,原来是以吸血充当门面。

我只是苦口婆心地劝善,就遭到群魔如此歹毒、凶残的报复,这足见红魔的邪恶,也更见“强国”的变态和虚弱。写作在当时,于我更多的只是一种生存的形式。魔窟对一介文人,竟至这般下作。

它们对内施以辣手,对外大舔屁眼,一再挥霍民脂民膏捧洋人臭脚的结果,是居然召来了前所未有的外侮。即使色厉内荏秀肌肉又如何呢?公敌能以何为战?内外交困之下,有谁真愿意充当炮灰?



堡垒已从内部自行攻破。一伙四面楚歌的魔鬼,在切齿拊心面前,即使未在心惊胆战中落得亡魂丧胆,冰消瓦解,也终有一天会在怒火万丈中被焚骨扬灰。魔窟的坍塌毫无悬念,人所共知是定数。

没有任何群体,可以肆无忌惮将一个国家永久性异化成魔窟。尽管这个魔窟中的有些两脚兽,还在趁着夜色的掩护充当杀人犯的保护伞,怙顽不悛于纳粹的勾当,却总有一天,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也从来就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在一群恶魔的操弄下出现无尽的迷失。真意义上的国家,有其不容践踏的庄严所在,该是天经地义和民心所向的信托所,不会虐杀无辜,更不肯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



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我报不了这血海深仇。这是一个由几条线构成的犯罪集团,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是对一个异议作家多方位、长期性的谋杀。廖梦君的惨烈遇害,只是在代我而去。

礎润而雨。廖梦君冤魂的得到告慰,显见已为期不远。冥冥之中向来就存在亘古不变的天道好还。只要天地没有毁灭,正义就一定能够得到伸张。廖梦君也已然得到厚葬,群魔一路都在为之殉葬。

品学兼优、平白无辜的廖梦君同学,化作一个黑暗时代异常凝重的符号,走得惨烈壮烈,死得重于泰山,在历史的记载中留下的是令人心颤的一页。魔窟坍塌日,我儿含笑时。君儿,静待!安息!

写于2016年7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65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954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