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雷洋之死是廖梦君之死的复制

检方的“权威发布”,让雷洋的死于流水作业,进一步变得铁证如山。五名涉案警员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导致了雷洋的死亡,造成了一个原本幸福家庭的毁灭,竟被“认定犯罪情节轻微,依法作出不起诉处理”。流水作业进行到了这份上,让人看到的不只是杀人工厂流水作业的可怕,也又见识了赵家的杀人有理。雷洋之死虽然看似扑朔迷离,但两相比较,就不难发现,雷案不过只是对廖梦君之死的又一次简单复制。

因为雷洋是唯一没在毒地案报告上签字的环保专家,所以他的被嫖娼、被打飞机、被当街杀害、被从肉体和名誉上一并给毁掉,在案发之初,就并不让人感到惊诧。赵国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说了,在这样的体制下,要灭掉任何人都不在话下。不肯和既得利益集团同流合污的雷洋,在暮色苍茫中,肉身已被灭掉了。所谓“权威发布”,在辩说赵家杀人有理的同时,也是在将“不识时务”的雷洋,于肉身之外再灭得更为彻底。

既然是流水作业,那么在操作规程上,就难免要大同小异,从同一种模具里倒出来的被死亡制品,就无可避免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如出一辙。雷洋之死,只需拨开并不高明的覆盖层,一一进行比对,你就不禁要倒吸一口冷气,会赫然发觉雷洋的死,原来只是廖梦君之死的又一次简单复制。

遇害者的被作案时间和动机,都同样存在逻辑上的极其荒谬:雷洋的被嫖娼、被打飞机,是在他要去机场接奶奶、小姨和嫂子之时,试问谁在这种时间段内,会心有旁骛,去嫖娼去打飞机?廖梦君的被行窃被行凶老师,则是明天就要开学了,校方在今天傍晚才打来电话,要他去学校“拿毕业证”,母亲当时还在商场里等他,试问一个奖状盈尺的三好学生、文明学生,在这种时候,又怎会突然变得行窃和行凶老师?

遇害者被作案的所谓证据,都同样经不起推敲:雷洋的被嫖娼、被打飞机,所谓证据不是当场拿获的,而是涉案警员将路人雷洋弄死之后,才存在于“权威发布”的。在灭掉任何人都不在话下、凡事都能造假的赵国,赵家要灭掉谁,要有“含有雷某精液、张某生物学痕迹的避孕套等物证,DNA检测鉴定意见,以及相关证人证言等印证”,何难之有?即使没有证据,也能说是有证据,反正已是死无对证。廖梦君被作案的所谓证据,就更是荒诞不经,居然会是几本他家里早就有的书,以及一个就是送他都不会要的U盘,而且“赃物”上也并无其指纹。

遇害者的死因,都同样是弥天大谎:雷洋死前,经受了行凶者的抱腰摔倒、手臂围圈颈项部、膝盖压制颈面部、摁压四肢、掌掴面部、手铐约束、脚踩颈面部等暴行,当即变得身体瘫软和不再呼喊挣脱,换言之在凶手的暴力作用下,雷洋当场就已丧生,“权威发布”信口开河,由此及彼竟要跳跃成雷洋是“吃太饱死”,牵强附会得简直就像是在说天书。廖梦君被打得面部变形,颈部有明显手掐印痕,右额被棍状物击打至塌陷,身上被利刃捅得刀口累累,目击者说廖梦君被抛尸时,已经是一具尸体,当局还是指鹿为马,统一宣传口径,对媒体下达封口令,说廖梦君是死于“跳楼自杀”或“不慎坠楼”。

杀人后掩盖血腥的手法大致相同:雷洋之死,“事发后,邢某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虚假陈述,引发公众质疑,并与其他四名涉案警务人员故意编造事实、隐瞒真相,妨碍侦查”。廖梦君之死,当局则时时处处显露着故意伪造现场和编造事情经过的痕迹,心虚得干脆就连尸检报告都成了国家机密,直到今天都不敢亮出,律师在案发后既不被允许查看现场,也不被允许调阅“破案”卷宗。

杀人后试图捂住遇害者家属嘴巴的套路大致相同:环保专家雷洋遇害后,赵家许诺给其家属巨额封口费。花季学子廖梦君遇害后,赵家公然封堵司法途径,以强权汹汹逼迫“协商解决”,用区区70万元人民币,就买走了廖梦君的生命权,同时也买断了一个高产作家的表达权。曾经以文为生十年的我,在爱子被虐杀后,一家老小也被无形的利刃虐杀至今。从家破人亡之日起,原本与媒体互动频繁的我,于赵国就再也发表不了一个字,一路被全面封杀到现在。

……

通过以上比对,即一目了然:雷洋之死并不复杂,只是廖梦君之死的一种简单复制。在“喝水死”、“冲凉死”、“发狂死”、“怀孕死”、“如厕死”、“洗脸死”、“睡姿不对死”、“挤粉刺死”、“躲猫猫死”、“恶梦死”、“不慎坠楼死”等种种离奇死法频出的赵国,而今又有了“吃太饱死”,何足为奇?任何一个生命的惨烈消亡,在赵家都可能只是一种简单的的复制粘贴。烂透了赵家,凶残至极的赵家,公信力早已是负数的赵家,焉有“权威”可言?流水线上的作业,只有工序的大同小异。所谓的“权威”,只是一副血染的白手套,一个其间的流程而已。

赵家人以如此凶残的手段,导致了一个环保专家的死亡,居然被“认定犯罪情节轻微,依法作出不起诉处理”,这让人再次看到的是一片法治的废墟,也又暴露了雷洋的死非比寻常。“法治国家”的法与非法、罪与非罪,边界究竟在哪里?搞出了人命尚且是“犯罪情节轻微”,竟然不用承担刑责,那么赵国境内,也就再无情节严重之说,再无律法的威严可讲。赵家自欺欺人念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之类,毫无意义。在血的事实面前,国人对司法的信任,早就被赵家自行全面给动摇。

各种挂羊头卖狗肉的风月场所,是执法经济的又一个衍生物,是久已形成的一种市场和猎场。有默许的卖方市场存在,就肯定会有买方市场的存在,默许卖方市场存在者,就不配于此市场煞有介事执法。雷洋在要去机场接奶奶、小姨和嫂子的过程中,“神经短路”得去嫖娼去打飞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退一万步说,即使雷洋确实涉足风月场所,这也不能构成蹲守在路上的便衣警员,半路揪住雷洋,将其暴力折腾致死的法理动因。检方确认了五名警员对雷洋确实使用过种种凶残的暴力,之后再自打耳光,要牵强附会成雷洋是“吃太饱死”,这不是在维护法律的严肃性,是在阿党比周,是在公然逾越职能的底线。

与此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就在检方抛出这一“权威发布”的前几天,在“反抗暴力截访过程中自卫造成了王军干死亡”的访民许有臣,已被赵家一审宣判死刑。同样是致人死亡,赵家人在“法治国家”可以免于刑责,外姓人在“法治国家”就得被不由分说地押赴刑场。赵国的所谓“法治”,在泾渭分明的反差和对比中,所要“治”的是谁,已表明得再明显不过。原来所谓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只是赵家婊子树立的一面牌坊。赵家人可以立于法外之地,就是杀人了也毫发无损,“权威发布”印证的又是这样一种现实。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在任何朝代都是天经地义。到了赵家“主事”的红朝,这种天经地义就变得行不通了。搞出了人命,又要让自家人免于刑责,怎么办呢?在赵家来说,好办啊,不就是编一通故事,将死者首先给污名化,给行凶者编造出某种杀人的正当性吗?这太简单了。赵家杀人,沿用的都是相差无几的路数,杀人在赵家已呈模式化。

赵家杀人,没有哪次不是杀得冠冕堂皇,杀得自圆其说。在人挤人的广场上批量屠杀学生和市民如此,在废都的街面上残杀环保专家雷洋如此,在本该飘溢着书香的校园内虐杀无辜学子廖梦君如此,在众目睽睽的火车站枪杀访民徐纯合如此,在“人民政府”的门前枪杀冤民方九书如此……这也就无怪乎有能力逃离赵国者,会争相用脚投票,趋之若鹜逃离赵国。无怪乎前赴后继的杨佳,一个个都成了赵国人心目中的英雄。将社会公器一再异化成社会凶器的赵家,视人命关天若草芥若蝼蚁,将法脉准绳当面团当皮筋,赵国焉能不一地鸡毛,焉能不倒退得俨然又回到了绿林时代?

雷洋之死不仅是廖梦君之死的复制,也是黑色棋谱中的某种杀招。此际抛出显易激发民愤的“权威发布”,是雷洋之死水深的又一折射。在年尾冷不防来这么一手,顿时将黑暗的2016年,更是结结实实锁定在了墨黑的状态,将“依法治国”和“反腐”的领唱者,又给掌掴得鼻青脸肿。是啊是啊,确是俺赵家人以极为凶残的手段,造成了环保专家雷洋的死亡,这又如何?俺们就是要将有罪的偏袒成没罪的,在进一步激发民愤的同时,也让人笑看尔等唱独角戏,笑看你苍白地说唱“依法治国”和“反腐”。码头在手,即为国中之国,即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又一方天下。

写于2016年12月2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1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1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