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国妖”张德江尚未投案自首

“国妖”张德江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是个长袖善舞之人,但同时也是一个听不进任何劝诫的人。我像肉身菩萨一样,已给过“国妖”张德江不少的劝诫,但他冥顽不灵,至今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虽然我已遭受过“国妖”张德江不少的祸害、压迫和凌辱,但有时我真觉得自己像中国民主大学校长唐柏桥先生在推特上所谬赞的那样,“是一个大写的人”。对于张德江,我一直在尽力地度他。

“国妖”张德江是这般的难于超度,以至时至今天,他也还没有投案自首,在逍遥法外的同时,还是无改妖的本性,在继续摇动着狐狸尾巴,肆无忌惮地祸害人间。

在前年的十二月,我语重心长地告诫张德江,希望他以更温情的方式实现自我人生的进阶,而非一如血气方刚的小毛孩,在有生之年只是一味地惯于任性,惯于示威。党和国家领导人,不能成了党和国家祸害人,要甘于屈居人下,要乐于释放善意和锦上添花。

同时我还语重心长地劝说他:天下有一种威,叫作威而不猛,威而不露。雄鹰真正的威势,并不在于大大咧咧地张扬毛色,而在于虽歇翅在高枝之上,但能恰到好处地将双翼给收起,在居高临下中将目光放得更为长远。天下从来就不曾有过永久的威权。弄出一系列的恶法,危及着天下,危及的也必是自我的将来和子孙。

在去年一月,我劝他:在新政讲求“依法治国”的时下,张德江倘若还有一点人之为人的样子,还有起码的责任意识和法律意识,就该及早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而不是妆模作样、贼喊捉贼地“主导立法”。

在去年的二月,我又劝他,要他早日走出内心的纠结,如释重负向公安机关或纪委投案自首,把有些问题讲明白,在给天下以交代的同时,也给历史以交代。

……

可时至今天,“国妖”张德江听劝了没有?肉身菩萨廖祖笙对张德江苦口婆心的劝诫,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他张德江还在痴迷不悟,一如既往在“巧妙”地向“习李新政”发难、示威,隔段时间就要抛出一些令人目瞪口呆的恶法。在这同时,他也在继续一条道走到黑,在进一步刺激香港,幻想将香港也变异成又一块政变基地。在像《成报》说的那样,深度干预、操纵香港特首选举,“除了搅局,对抗习核心,别无他想”。你说这“国妖”张德江,顽不顽固?

“国妖”张德江已是两度政变未遂。在胡锦涛主政的时候,张德江政变未遂。在习近平主政的时候,尽管张德江耍尽了鬼蜮伎俩,但我料定他也一样是无法成事。张德江你先别急于跳脚和不服,我可以和你一块进行沙盘推演。

首先,张德江先天不足,对此你张德江无法否认。习近平有着与生俱来的红色血统,在红色家族中的人脉,比你张德江强上百倍、千倍,你张德江再怎么高高在上,在那几百个家族中你也不过是一个外来户,敢问你张德江能拿什么同习近平争斗?

其次,人家习近平再怎么说,也比你张德江洁身自好。不论你张德江如何鸡蛋里挑骨头,你或能挑出习近平这样或那样的不是,但你挑不出习近平曾背负过血债。在这方面,习近平对得起其父习仲勋的传承,至今是洁白无瑕。而你张德江则恰恰相反,早已是人神共愤,血债累累。

再次,你张德江的脑瓜子虽然好用,但和习近平相比,你倒更像是一个脑残。你用“连落三匣”等下作的方式,百般刺激香港,弄得香港鸡飞狗跳,想要牵引、挑逗习近平去血腥镇压香港,对其构成绑架,习近平中了你的诡计吗?没有。你疯狂表演了这么长时间,在权力巅峰的不失理性面前,你不过是一通枉然,不过是自我暴露的小丑。

再再次,你可以在一介书生廖祖笙夫妇的面前耀武扬威,在已全面掌握军权的习近平面前,你装大得起来吗?当年我夫妇俩被你的手下扣押在京城广东大厦的大堂之内,时间长达近6个小时,你和某大员在大群保镖的前呼后拥中从楼上下来,向我夫妇俩示威一通之后,扬长而去。而今,就凭着你能支配的那几杆枪,你敢公然向习近平示威吗?你不敢。

无需再赘述别的方面,经此沙盘推演,就已足见你张德江与习近平之间的明争暗斗,是在不自量力,是在自我找死,是在先天不足中注定已处在了下风。你垂死挣扎斗个什么呢?你上蹿下跳了这么久,有用吗?

与其注定是失败,倒不如把胸脯一挺,像个男人的样子,向公安机关或纪委早日投案自首,反而就此如释重负,在有生之年也能喘息得更为轻松一些。如此,对新政是一个配合,对自己是一个交代,对历史是一个交代,对于数不清的冤魂,在你张德江也是一个该有的、迟到的交代。

人生不过如此。在秦城监狱之内也好,在秦城监狱之外也罢,面对的都不过是同样的日升日落,都同样是在倍加煎熬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尚未投案自首的“国妖”张德江,迄今还没想明白,在秦城监狱就是再怎么不济,至少还能睡个安稳觉,至少还可以和周永康、薄熙来等难兄难弟在放风时,一起叙旧、叹息、打牌……这比在外心惊肉跳徒劳地垂死挣扎,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国妖”张德江,我以肉身菩萨一般的姿态又一次度你,希望你能放下屠刀和心结,早日向公安机关或纪委投案自首。你从没让我尊重过,我期待“国妖”张德江能赢得我仅有的一次尊重。

写于2017年2月13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6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6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