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百度不是一个搜索引擎

百度不是一个真意义上的搜索引擎。

“当用户查找某个关键词的时候,所有在页面内容中包含了该关键词的网页,都将作为搜索结果被搜出来”——百度说,搜索引擎是这般工作的。

而百度却又在自打耳光。百度惯常做的,是遑顾客观存在,是随心所欲人为放大和隐藏……说白了,百度其实就是一面毫无底线的筛子,它所筛选出来的搜索结果,让人根本就无从看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这方面的例证,在一再跌穿行业底线的百度,早已是屡见不鲜。山中无谷歌,百度称大王。

最新的例证,是在百度搜索廖祖笙,所显现的第一条搜索结果,居然会是指鹿为马、瞎编胡造的那篇“新闻”通稿。该通稿早在2006年,就已被网友们给驳得“体无完肤”。

该网页只有污名化遇害学子廖梦君的“廖某”二字,并无“廖祖笙”三字,在百度搜索廖祖笙,首先搜出的会是这样一个搜索结果!百度你也能算是搜索引擎?

我儿廖梦君惨烈遇害前,我为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写下过海量的文章,散见于国内门户网站和各大报刊;家破人亡后,我也蘸着血泪陆续写下了上千篇仗义执言的文章。而这些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的文字,在百度全都看不到该有的索引。无数网友为廖家鸣不平的文字,在百度同样也没有了搜索结果。除了被有意放大的“统一宣传口径”,剩下的就是我发在人民网上的几篇旧文索引。

百度你自己说说,如此这般,你也配叫搜索引擎?

当然,这在百度不足为奇。百度变着花样污名化异议人士,在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乌天黑地了这么多年,百度与黑暗势力联袂共舞,一直是这么干的。不知国家实行真法治后,百度要如何应对被迫害者的指控。

百度这么干,不可能有什么合理的解释。这就正如我们在百度搜索李彦宏,所得出的搜索结果,不可能也会是黑暗势力对李彦宏儿女的蓄意诽谤,不可能也是用了某种迂回的方法,对李彦宏同样进行污名化。

倘若在百度搜索李彦宏,首先搜出的,也会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儿女没来由地涉嫌盗窃、行凶并跳楼,那么我们无话可说——这不是百度人为搞鬼的错,是百度技术已烂得不能再烂的错。

或许百度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些什么,由此我有必要告知百度:

我儿廖梦君在惨烈遇害前,我家就已遭受了种种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我从多渠道得知,那篇指鹿为马、瞎编胡造的“新闻”通稿,是“统一宣传口径”的结果。

佛山惨案发生的次日,即有《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等6家媒体的记者,先后赶到案发当地采访,但已采编好的新闻稿,在当晚被宣传部的一纸通令悉数给尘封。

廖梦君从入学之初,到遇害当年,年年都是三好学生、文明学生和班干部,他的品学兼优,他的拾金不昧,不但有盈尺的奖状、证书为证,而且有熟知其为人的有口皆碑为证。

明天就要开学了,校方在今天傍晚才打来电话骗我儿子去学校“拿毕业证”。我儿被利刃捅得刀口累累,额头上有致命伤,颈部有明显的手掐瘀青……尸检报告、尸检照片随后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公安机关在“赃物”上提取不到我儿的指纹,我儿要“偷”的,竟会是几本家里已有的书,以及一个送给他都不会要的U盘。

案发当地公然关闭司法大门,杀人的事唯一的解决之道,居然只能是“协商解决”,而所谓的“协商解决”,是时至今天,就连我家的温饱问题都尚未妥善解决。

惨案发生前,我曾以文为生10年,几乎每天都有文章在报上发表,而家破人亡后,我就遭到了全面封杀,再也没有一个字,在国内变成过铅字。就连国内的网上论坛,也都不让我说话。

廖梦君遇害当年的部分贪官污吏,已遭报应:时任公安部部长周永康作恶多端,被判无期徒刑;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王华元,数罪并罚被判死缓;时任佛山市政法委书记吴志强,因受贿罪被判刑11年;时任南海区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刘坚明,严重违纪违法已被审查;时任佛山市教育局局长冯彦荣,因受贿罪被判刑5年;时任南海区教育局局长卢志华,被检察院指控其间受贿数额巨大……

有些话无需说得太白。廖梦君为什么会惨烈遇害,百度人即使是用脚趾头去思考,该也不难得出一个清晰的判断。

言说在我日益艰难。我只是写了几个字的评述,有人来找我;我用一段话概述了一下惨案,也有人来找我……一个苦难作家的表达权,被不断非法剥夺;而百度则是可以大行其道,极力予我以刺激的。

我已被迫装哑巴装了一年多,不想成为被政变势力利用的一颗棋子。我也希望百度好自为之,不要在不经意中为杀人犯张目,且成了被政变势力所利用的棋子,尚不自知。

我更希望,百度还能记得什么叫操守,什么叫良知,什么叫搜索引擎。不要在无原则的听命中,就这样从又一个侧面,再次暴露了犯罪链条杀人后的极度惶恐。

百度目前还不是一个搜索引擎。在百度竞价等等方面的恶行,及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在此姑置不论。在遇害学子无所皈依的冤魂上,再恶狠狠地踏上一脚;对一个饱遭迫害的作家,再无节制地雪上加霜。这样的事百度干了,这已是有目共睹,并且是铁证如山。

写于2019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