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血债派杀人 李彦宏洗地

百度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中,与血债派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利用一篇早在2006年就已被证伪的假新闻,又赤裸裸干起了洗地的勾当,而且“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其凶残,其邪恶,其下流,而今已是有目共睹,在本质上并不在二战时期的纳粹之下。

就凭百度此恶行,其法人代表李彦宏,来日哪怕是会逃至天涯海角,也必被民主法治时代所彻查和追究。这已远不只是针对一个苦难家庭的迫害升级,这是新纳粹们对人类底线的又一次公然逾越,是互联网时代人类社会的又一奇耻大辱,是中国人权正在加剧恶化的又一个明显信号和缩影……

血债派杀人,李彦宏洗地,这般流水作业进行得久矣:杀人——控制甚至于抢夺尸体——百般匿藏和毁灭证据——以谎言统一宣传口径——驱遣五毛上阵混淆视听——以相关指令迫使传媒噤若寒蝉——以删帖、删博客、删网站等手段完成消音处理……李彦宏们的作恶还少吗?百度这次作恶得让人瞠目结舌,已是人所共见,铁证如山。

李彦宏及其百度的凶残,是一贯的:罹患重症的病患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因病致贫的威胁,李彦宏及其百度,还要雪上加霜,在“勒索营销”中先对医院猛割一刀,而后再将看病贵转嫁到患者的头上,甚而诱使患者以生命为代价去试错;分明是谋杀或虐杀,白发人送黑发人,有冤无处申,本已悲愤不已,李彦宏及其百度,竟还要在淌血的伤口上,插了一刀又一刀……

百度对异见人士变着花样肆意污名化,由来已久,百度所踩踏的被迫害者,多年来已是不计其数。李彦宏不仅长期扮演谋财害命的角色,而且也一直在助纣为虐,充当暴政帮凶、爪牙的角色。李彦宏不妨照照镜子,看看你身上,是否还有一点人之为人起码的样子和风骨?你和当年汹汹扑向犹太人的德国纳粹,能有多少本质的区别?

百度决非一家通常意义上的企业。百度的种种恶行,多年来不断被国内大小媒体曝光和谴责,可奇怪的是,百度在日复一日下流地向我挥拳,我竟不能反击,一反击,就有一拨接一拨的人来向我施压,甚而“技巧”地向我发出死亡威胁。我已不只一次明确表示过:只要百度还在这么干,谁来说都没用,即使用枪顶着我的太阳穴,我也不会停止反击。我的意志坚如磐石,会以自己的方式,和百度奉陪到底。

任夜色黑暗若墨,我都不可能失守一个为父者起码的底线,也不可能因此就泯灭了一个作家该有的良知。既然百度及其幕后黑暗势力,已将我逼到了这份上,于公于私,我都必须如此,别无选择。

于公而言,血债派杀人,李彦宏洗地,这等灭绝人性的流水作业,别说是受害的一方,哪怕是旁人,也该人人喊打,否则中国社会将会是人人自危,谁也没有安全感可言,谁都可能会是下一个高莺莺、杨黛丽、戴海静、廖梦君、李旺阳、钱云会、徐纯合、方九书、雷洋……与邪恶的百度之战,是为社会公义而战,是为坚拒雾锁中国而战。

于私而言,百度这次受人之托,下流成这样,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亲历了家破人亡前后的种种“蹊跷”和迫害,亲见了被虐杀的爱子遗体是怎样的一种惨状,也清楚地知道“统一宣传口径”的假新闻,纯属一派谎言……推己及人,那些要我任由百度对我耍流氓者,要是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为人父或为人母,你也能视若无睹吗?你也能接受“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吗?要是你都做不到,凭什么要我无视了百度对我爱子的冤魂,一天天这样肆意泼粪?

发生在2006年7月16日的佛山惨案,倘若真像百度有意放大的假新闻那样,则何劳百度在党国内外交困之时,再以这般下流伎俩无事生非?当初何需强权压迫,要我夫妇俩“协商解决”?早就可以向全社会全面公开了不是?而事实是,时至今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仍是讳莫如深,一直以来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一起血淋淋的杀人案,而今没有旁的说法,只有百度有意放大的“统一宣传口径”,在百孔千疮、瞎编胡造中,再印证了“法治”的虚无。

血债派杀人,李彦宏洗地,这样的流水作业,在“反腐”、“打黑”之声响彻云霄的年月,仍在这般堂而皇之公然上演,何其讽刺,何其水深雾大,何其用意阴毒。感谢李彦宏之流及其幕后势力,高看了我这个码字人,但也请记住了:我有不被利用的权利,有不愿作棋子的权利……要逼我码字是吗?可以,无非是在键盘上运指如飞。只是我的文字,未必是“五一工程”核心成员李彦宏们,所乐见的。新老纳粹在天亮前的搬起石头砸脚,其手法和形状,总是大同小异的。

写于2019年2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李长春担任主管意识形态常委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459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在“蹊跷”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成铅字,一家人也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