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黑社会头目李彦宏将被“打黑除恶”

“打黑除恶”在“法治国家”已轰轰烈烈进行多时了,与此同时,“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百度之种种罪恶,被国内外媒体(包括党国权威媒体)及各界人士高频曝光和谴责,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已被公安机关边控,李彦宏不被待见,政要、首脑对其避之尤恐不及,百度似乎被人下套,近期方寸大乱,骑虎难下,连续莫名其妙抽风……

有太多迹象表明,多行不义、千夫所指、万人所踏的百度李彦宏,大事不妙,在劫难逃,“法治国家”即将严惩李彦宏。两度忽明忽暗参与了政变的李彦宏,不仅惹恼了两任高层,而且也以种种黑社会手段激怒了社会各界。年“营业收入”(实为敲诈勒索所得)突破千亿的李彦宏,十之八九会是有命赚钱没命花。

“打黑除恶”的号角响彻云霄,尤其让人不免要想到,在中国的网络时代,要说黑恶莫过于百度李彦宏,目前已落网的涉黑涉恶人员,与李彦宏的黑恶相比,都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百度已成“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其掌舵李彦宏则无疑是黑社会头目,放着黑社会头目不抓,光抓些村霸、村痞,这“打黑除恶”,怎么向中国社会交代?怎么向党和政府交代?在网络时代何以服众?

李彦宏的黑恶人所共知。多年来,李彦宏所掌舵的百度,以黑社会手段极尽吸血之能事:在医院的身上吸血,在患者的身上吸血,在大小网站的站长身上吸血,在大小企业主的身上吸血,在几百万“结石宝宝”的身上吸血,在遇害学子的身上吸血……百度李彦宏黑恶至此,要是在“打黑除恶”中不被绳之以法,那么“打黑除恶”,在“法治国家”岂不又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敲诈勒索、收“保护费”等等,是黑社会惯用的犯罪手段,而“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百度,多年来无时无刻不在以这般显见的犯罪手段,对中国大小企业敲骨吸髓、榨取血汗,其恶行实已构成前所未有的严重刑事犯罪。

搜房网CEO李忠发表公开信称,百度明知其公司拥有“搜房”商标,且每年支付2500多万“品牌保护费”,仍任由另一间公司使用“搜房”作关键字,李忠怒斥百度已成“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实质百度此行径,已连黑社会都不如。

人民网对百度的“勒索营销”,在不时予以严厉谴责,并指百度“以删除负面新闻为条件,收取企业‘保护费’;为了收取更多广告费,将大批虚假医药广告排在了搜索结果的最前面”。

“假药厂商卖出40多万元的药,就要交给百度30万元推广费”;“百度收了三鹿300万的广告费,就删除所有有关三鹿奶粉含三聚氰胺的负面新闻”;港媒东网也说“任何一个百度介入的领域,都和网络打手一样黑,有偿发贴删贴更是百度拿手好戏”。

《百度,欢迎来告!》的作者王志安,列举了百度的种种黑恶:身患癌症的大学生魏则西在百度欺骗下,被骗子耗尽家财和希望,临终前在网上发出控诉;27岁的女青年张瑞,被百度搜索骗进黑心医院,术后出现空鼻症,痛苦万分跳楼身亡;大学生李文星被百度搜索骗进传销组织,不幸死亡;安徽一对夫妇带着孩子在上海求医,被百度搜索骗进山寨版“复大医院”,花了15000多元打“进口的针”……

不用再例举了,李彦宏及其百度的黑恶,地球人皆知,早就是罄竹难书,以谋财害命为主打内容的百度竞价,所导致的严重后果更是令人发指、触目惊心。李彦宏何止是黑恶?其大黑大恶已是闹出人命不知凡几,已是从根基上动摇了人们对党和政府、对法律、对信息时代的信任,已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李彦宏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日,即为万人空巷、人心大快时。

黑社会头目李彦宏之大黑大恶,不是在人迹罕至处进行,而是在网络上肆无忌惮公然进行,其为害的程度及性质,比已落网的任何涉黑涉恶人员都严重。所有接触过网络的社会成员都不是盲人,所有参与过“打黑除恶”的执法人员,也都同样不是盲人,由此在正常情况下,黑社会头目李彦宏的即将被严惩,是会出现在“打黑除恶”该有的目标范围之内的。

当然也不排除非正常情况的出现,譬若“打黑除恶”原本就是专捏软柿子的愚民把戏,譬若有人存心要与习、李当局对抗,譬若李彦宏的身后存在腐败大案、窝案,祸国殃民的百度只是某种势力的印钞机……否则,民愤滔天之下,“打黑除恶”之际,黑社会头目李彦宏的即将被严惩,会和已显现的种种迹象,形成水到渠成、不约而同的终极契合。况且严惩百度李彦宏,在中国社会,也一直都是民心所向。

写于2019年2月18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00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