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百度作恶给赵庄带来的沉重思考

由“中国头号骗子”、“骗子首领”李彦宏掌舵的百度,近期又以鬼蜮伎俩公然参与政治迫害,在遇害学子廖梦君的冤魂上再次疯狂嗜血,这不仅折射出了新纳粹们对一个苦难家庭的迫害升级,从又一侧面反映了赵庄人权的加剧恶化,也给整个乌天黑地的赵庄,都进一步带来了沉重的思考。

灭绝人性者居然将校园当作屠宰场,把对批评者仇恨的利刃,悍然挥向了无辜的孩子,随后以蹩脚的谎言“统一宣传口径”,以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赵庄的主法面对暴行不仅长期不作为,而且时常忽明忽暗反向作为。这样的“法治”环境,思之极恐,让人艰于呼吸,艰于视听。

荒草蔓生,鹿走苏台,是赵庄固有的景象。原本花几个小时就能搞得水落石出的事情,迁延岁月了十几年,整个赵庄也没有主持正义的力量真实存在。这凸显的,难道仅只是廖祖笙一家的悲哀吗?这折射的,是千家万户的悲哀,是十几亿人的悲哀,是所有无权无势者,在赵庄所注定要面临的悲哀。

赵庄“别出心裁”,而今放任百度既不让遇害者家属说话,也不让公众说话,只允许百度用早已被证伪的假新闻,日复一日自说自话,自鸣得意要搞“一剑封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邪恶、无耻、黑暗无止境的现实面前,赵庄人的生命权、名誉权等基本人权,此后将会是更没有保障。

伸手不见五指的赵庄,在夜色更是浓黑当中,确若人权恶棍周永康所言,要灭掉任何人都不在话下。这极可能是赵家在将要“沉船”前,所刻意进行的一次预演。怕的什么网络时代的日趋透明化?怕的什么群情激愤?只要有了赵家犬百度李彦宏,再血腥的事也同样是能如法炮制、掩耳盗铃。

赵家犬百度李彦宏,多年来以种种黑社会行径,彰显其横行不法,却能在害人无数、不时闹出人命中毫发无损,即便是在“反腐”和“打黑除恶”之声响彻云霄的年月,也同样能免除民事和刑事责任,由此及彼,同样苟活在赵庄的你,不由内心发问:都黑成这样了,还“法治”个啥子呢?

李彦宏用“监管部门与百度已形成利益共同体,一起瓜分人血馒头”,毫不遮掩地嘲笑“反腐”;以“勒索营销”、闹出人命等种种黑社会行径,给“扫黑除恶”公然掌嘴……赵庄的管事居然动不了他半根毫毛,这不由让人发问:这高深莫测的百度李彦宏,其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赵庄“反腐”也好,“打黑除恶”也罢,非但没有给遍野的冤魂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救赎,相反还能任由百度及其幕后黑暗势力“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这为鬼为蜮的百度李彦宏,其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难道赵家不方便做的事,往后就这般放手由李彦宏之流来耍流氓?

设若不仅“监管部门与百度已形成利益共同体,一起瓜分人血馒头”,而且赵家已同人神共愤的李彦宏同流合污,同恶相求,那么就免不了要让人去追问:赵庄还要不要一点起码的脸面?还要不要哪怕是明面上的清浊之分?赵家的底线若是无底线,那么赵家所谓主事的正义性又何从去体现?

李彦宏对“反腐”和“打黑除恶”的公然嘲笑、蔑视及掌嘴,也让你不由往深层去思考:就连一个祸国殃民、作恶多端的李彦宏都搞不掂,还好意思说什么“反腐”和“打黑除恶”?这样的“反腐”和“打黑除恶”,有何实际意义?民主法治国家是否需要运动式“反腐”和“打黑除恶”?……

因为顾念老小,因为面临高压,因为虑及安全等种种原因,我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任由文字的田野荒芜,一心只为求生存,可就是寡言良善成这样,也并没有让百度及其幕后势力,在将要过年时不悍然缺德出场,以极其下流的伎俩,肆无忌惮演绎“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

这等于在向我宣告,向整个赵庄宣告: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你可以不关心政治,但政治随时会来关心你。李彦宏及其幕后,随时能将赵庄人给逼上梁山。百度作恶所带来的沉重思考,难于尽述,你在赵庄可以装作不会思考,但别忘了我就是例子。在逼迫面前,你只能是直面了邪恶。

写于2019年2月23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05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