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黑社会头目百度李彦宏潜入“二会”

百度是“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换言之,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也就是网上黑社会的头目。李彦宏所操弄的百度,多年来对企业动辄几千万敲诈勒索,不时闹出人命,因为骗术层出不穷,衍生的大小骗子不计其数,所以也成了人尽皆知的“中国头号骗子”、“骗子首领”。

非常奇怪,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渣滓,在“法治国家”不但时至今天逍遥法外,而且还能大摇大摆潜入“二会”。帝都每逢“二会”召开,即草木皆兵,可动用了庞大安保力量千防万防的结果,居然是没能防住黑社会头目、“中国头号骗子”、“骗子首领”李彦宏潜入“二会”。

潜入“二会”的“李彦宏委员”在做什么呢?在新华社记者面前夸夸其谈,表示“我们愿做人工智能这艘‘巨轮’上的‘甲板’……我们拥有海量的数据,可这些数据之间却并没有连接。”为此,“骗子首领”李彦宏要从智能监控、人脸识别到出行导航等领域,“找到更多创新点”。

不愧是“骗子首领”李彦宏。“一批批被百度榨干了血、吸干了骨髓的企业,在百度成了待宰的羔羊”,可就是企业再多,也经不起“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动辄几千万给逼着掏腰包啊,急于拓宽财路、“找到更多创新点”的“骗子首领”李彦宏,于是借着参与“两会”,开始把算盘拨打到赵家的头上了。

赵家在风雨飘摇中杯弓蛇影、亡魂丧胆,“骗子首领”李彦宏拿智能监控、人脸识别、出行导航等领域作卖点,且明言“我们拥有海量的数据”可卖,确实不难一把揪住赵家的提心吊胆处。潜入“二会”的李彦宏,这哪里是来交什么提案呢,这摆明了就是为着掏空你赵家而来啊。赵家不乏民脂民膏,也不惮为续命大把砸钱,瞧准了赵家痛处的李彦宏,巧舌如簧,八成能将赵家给迷晕得不知道风在哪个方向吹,年“营业收入”往后要突破的,就不再只是千亿,而可能是万亿、兆亿。

劳民伤财、饱遭诟病的帝都“两会”,一直被国人视为“二会”。想想这“两会”,也真够“二”的,你寄望什么样的人拿出点提案不好,竟会寄望黑社会头目、“中国头号骗子”、“骗子首领”李彦宏,能拿出真正具有建设性的提案。全国政协就更是藏污纳垢,竟连李彦宏这种臭大街的货色,都敢拱上“委员”席。好在本拉登已被美国击毙,不然本拉登要是有钱了,是不是也一样能成为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头号骗子”、“骗子首领”李彦宏,潜入“二会”大谈特谈“人工智能”,有其“优势”所在,因为百度在谋财害命中,一直是将自动排名与手动排名相结合,早就做得驾轻就熟、随心所欲。近期百度再度公然参与政治迫害,又在遇害学子廖梦君的冤魂前大耍流氓,与杀人团伙公然演绎“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这够“人工智能”,够“创新”的了。

黑社会头目李彦宏潜入“二会”,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不足为奇。有大学生因为百度贴吧禁言,而认为“贴吧禁言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是对不关心政治的大学生一次最好的集体警告”,“是当局在全世界注目下跳的又一次脱衣舞——赤裸裸地耍流氓”,并因此怀疑常耍流氓的李彦宏是在华潜伏特务。我在转帖该文时,在博客上写了一段话——

“万事皆有可能。李彦宏掌舵的百度,刻意选在党国内外交困、焦头烂额之际,对我父子俩再度公然耍流氓,而且流氓得这般彻底,所收到的实际效果,也会是让网民自我得出这样的结论:百度欲盖弥彰,无辜学子廖梦君确是死于殃及池鱼的政治谋杀,百度只是接受了当局的‘政治任务’,不得不违背搜索引擎的工作原理,‘无奈’地按照强权的授意这么做。‘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这是个什么性质的‘法治国家’?百度李彦宏笑而不语,只交给网民自己去思考。”

这段时间,我对百度“没来由”地对我父子俩又大耍流氓,多少感到有点扑朔迷离。许是天意,正在我大惑不解时,我居然看到了黑社会头目百度李彦宏潜入“二会”的新闻,并知道了“他正在完善手中最新的提案”,而其“提案”主旨,是要向赵家兜售智能监控、人脸识别、海量数据等,说白了,也就是要充当暴政的帮凶和打手。我不由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李彦宏,真是为钱啥事都能干得出来啊。

你瞧瞧,黑社会头目、“中国头号骗子”、“骗子首领”李彦宏,为了用智能监控、人脸识别、出卖数据等掏空国库,已是不惜在“二会”前又扑在遇害学子的冤魂上大吸其血,以此交上投名状,显示其能耐,并作为卖点的论据支撑之一了。赵家会把李彦宏这种恶棍奉为座上宾,并对其有所依托,可见赵家的气数也真的是将尽了。

写于2019年3月2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12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