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从“电视认罪”到“百度认罪”

津津乐道有过“四大发明”的“文明古国”,在城头变换了大王旗的新时期,开始“莫名其妙”大反文明大反人类,继发明了“电视认罪”之后,又别出心裁,紧接着发明了“百度认罪”。许多被迫害人群,不管其是否愿意,都曾被百度咬得鲜血淋漓,并被摁在百度上,日复一日强迫其“认罪”。

这几个月来,甘当暴政打手的百度李彦宏,又欺负死人不会说话,再度将惨烈遇害的廖梦君同学,给强行拉到百度上去“认罪”。你在国外的搜索引擎搜索廖祖笙,搜索出的或会是几十万条的搜索结果;在百度搜索廖祖笙,不仅看到的只会是十几条搜索结果,而且首先看到的,是一条早已被证伪的假新闻,被百度无厘头置顶,是廖梦君的冤魂被强迫在百度上“认罪”。

廖梦君在百度“认罪”说:虽然我从入学之初到遇害当年,年年都是文明学生、三好学生和班干部,但在2006年7月16日,我被校方骗到已放假的学校去“拿毕业证”,就鬼迷心窍了,我“偷”了几本我家里早就有的书,并“偷”了一个就是送给我都不会要的U盘,虽然就连警方也拿不出任何有效的证据,虽然我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但我还是像横行江湖了几十年的悍匪一般,对我一向敬畏的老师突然行凶了,之后我就从头顶到脚面都是伤、全身刀口累累地“跳楼自杀”了。

已非人类成员的百度李彦宏,政变未遂的百度李彦宏,再度将一篇已被证伪的假新闻当宝,要一个惨遭虐杀的孩子,在百度上这般一天天“认罪”。其实廖梦君真正的“罪”是什么呢?他真正的“罪”,是投生在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法治国家”,是其父不识时务地踩了利益集团的痛脚,长期在文字层面说道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

政变未遂的百度李彦宏及其幕后政变同伙,通过如此这般公开耍流氓,要中国网民认清形势,对“习李新政”进一步产生幻灭。你们瞧好了,哪怕是在人命关天的事上,“习李新政”也是在这般下流地对待。百度是“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又如何?不同样是被“习李新政”所倚重?“反腐”又如何?“打黑除恶”又如何?“反腐”的幕后是腐败更甚!“打黑除恶”的幕后,是更加黑恶!

佛山惨案发生后,我已说过多次了——我们找公安,公安要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要我们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要我们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要我们去找公安……国人见到的,也总是荒庙林立,是“打冤队”捂住了媒体、公众和我的嘴巴,不让旁人和遇害者家属说话,只让“统一宣传口径”和五毛自说自话。许是党国内外交困,李彦宏及其幕后政变同伙早将“习李新政”的焦头烂额看在眼里的缘故,于是又有了政变的日益公开化,于是百度李彦宏又跳上了政变的前台,于是又有了遇害学子廖梦君在百度上的“认罪”。

百度李彦宏及其幕后政变同伙,对全国网民及“习李新政”傲笑道:“我是流氓我怕谁?”从“电视认罪”到“百度认罪”,从种种无事生非到更是变本加厉践踏人权,百度李彦宏及其幕后政变同伙,其路数万变不离其宗——能怎么凸显中国社会的倒退,能怎么搞臭“习李新政”,就得赶紧不遗余力里应外合,将任何能用上的阴招、毒招都用上,同“习李新政”横着来竖着来。围剿“习李新政”的大戏已经上演多年了,“习李新政”突围乏术,非但没能有效解围,反而被百度李彦宏及其幕后政变同伙日益缩小了包围圈。

从“电视认罪”到“百度认罪”,说到底是薄、周余孽对“习李新政”予以反制的路数之一。被迫“电视认罪”或“百度认罪”的,不论是生者还是死者,都只是被利用的政变棋子而已。明面上,是律师精英们在“认罪”,是惨烈遇害的廖梦君等等在“认罪”,暗地里,是“习李新政”也一同被押上了电视台或是百度,是被李彦宏及其政变同伙笑嘻嘻地摁在台上,双膝跪地,不断在向全人类认罪。这届不行,这届更是邪恶和阴毒——此乃百度李彦宏及其幕后政变同伙,所要反复宣告并求证出的一种结果。

薄、周身陷囹圄,张德江、刘云山等也相继退出了权力中心,政变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靠了薄、周恩泽而垄断了信息流入口的百度李彦宏,此际自然要投桃报李,鞍前马后多分担一些政变任务。政变势力一直在不择手段将习近平包装成又一个希特勒和毛泽东,而且包装得比较成功,这与政变分子百度李彦宏坚持不懈的努力,无疑也是分不开的。拿两度涉嫌政变的百度李彦宏完全没辙,是表面强势实则式微到极点的“习李新政”,脸面上再明显不过的一处疮疤。

写于2019年3月23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仿若编撰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33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