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骗子包办命案 百度欲盖弥彰

言之凿凿的“法治国家”,“法治”得史无前例久矣。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在响彻云霄的“法治”声中,已是历经多次“转包”,今年改由“骗子首领”李彦宏掌舵的百度,再度具体包办。

无法掩盖的事情非要强行掩盖,这在谁都会觉得是个烫手山芋,由此当年也就有了相关方面的形同虚设。佛山惨案发生后,我们找公安,公安要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要我们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要我们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要我们去找公安……

率先包办佛山惨案的是宣传部。百度目前有意放大的这篇假新闻,虽然署名是“佛公宣”,可在案发不久,就有体制内的人向我透露,这是宣传部为掩人耳目,几次开会讨论后,瞎编胡造的结果。许是编造假新闻者良知未泯,该“新闻”通稿编撰得荒诞不经,留下了大量明显的破绽。

宣传部包办命案未止于此。案发次日,即有《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赶赴案发当地采访,但所采写的新闻稿,在当晚被宣传部的一纸通令悉数给尘封。多位媒体人事后同我说起过禁令,并对宣传部的草菅人命深表愤慨。

随着我在博客及论坛内不断披露案情的诡异,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也相应经历了一次“转包”,由一群五毛和博客管理员在具体包办。我那时开在新浪的博客,每天遭遇大量删帖,有时一天会被删文上百次;一群五毛在凯迪网内“逢廖案帖必守”,几个热门中文论坛只许五毛搭台唱戏,不许我说话,也不许为廖家鸣不平的网友说话……千千万万的中国网民,彼时都见识了五毛包办命案的无比丑陋。

在国内被全面封杀后,我不得不翻墙到国外去诉说,于是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又被“转包”给了黑客。我的谷歌账号和推特账号被禁用,我的谷歌博客被清空……我前后被隐形的黑手清空的个人网站有大几十处,有时建站没几天,空间内的数据就会被删得空空如也,而且一定是修改了登入密码,使我再也无法登入。为此我不得不反复改进建站方法,尽力增强安全系数,个人文集的存在,随后总算是渐渐变得相对稳定。

再后来,则是由维稳体系和国保负责消音处理。先是为着我的某篇文章,官方能上门几趟,来几拨人,后是反复对我进行传唤,将我一次次关进铁笼,近年文明了不少,要我一次性删除几年的博文,要我隐藏这文章隐藏那文章;我上班时经常被“看望”,刚愈合了一点的伤口,在被“看望”后,也一次次又被撕开,由此无法忘记自己是被迫害被监控的对象。

“反腐”和“扫黑除恶”的风声渐紧,体制内的人士若再明火执仗,与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有引火烧身之虞,于是“体制外”的百度,此际又被幕后杀人主使委以重任,在今年再度接手包办佛山惨案的掩人耳目。百度在薄、周为害之时,就已深度卷入掩盖佛山惨案的血腥。可叹深陷恐惧的幕后杀人主使,而今已是失道寡助,今非昔比,短短几年时间,就已是变得慌不择路,所托非人。

百度是谁?百度又名百毒,是“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是一家“在美国注册,在中国营运”,为了利益可以无恶不作、谋财害命的无良公司,所制造的魏则西不知凡几,是一个总和敲诈、勒索、无耻、流氓、作恶、唯利是图、助纣为虐等等贬义词紧密关联的骗子公司。魏则西们的陆续消亡已不断印证了这样的事实:相信了百度,破财不说,就连性命都会是保不住。

李彦宏是谁?李彦宏是“网络上最大的黑社会”头目,是“中国头号骗子”,是“骗子首领”,是图谋政变的“五一工程”核心成员。“百度公司卷入了这一场谋反策划的电子战中。薄熙来密会百度总裁李彦宏,以把谷歌挤出中国为诱饵,让百度解禁对习近平、胡锦涛和温家宝的负面报导,李彦宏激动不已,当场向薄熙来鞠躬致谢。”这样的人渣,“见钱眼开,根本不讲任何社会道德良知。”

曾经无所不能的幕后杀人主使,而今竟会落拓得又吃上了回头草,掉头再去倚重臭名昭著的李彦宏,寄望其来掩盖罪恶,可见也确真是走向了落没。大权旁落的幕后杀人主使,在战战兢兢、夜不成寐中,所下的这步臭棋,反而更坐实了佛山惨案乃天下奇冤。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杀人后会在季节变换中神经错乱、心乱如麻成这样,倒不如胸脯一挺,作回好汉,早点投案自首,这样至少还能如释重负,在秦城监狱同故交薄、周聊天、打牌、下棋。

骗子包办命案,百度欲盖弥彰。在百度搜索廖祖笙,原本能搜出一大堆的相关资讯,现在居然只能搜出十几条索引,而且首先搜出的是并无相应关键字的假新闻,而且公众如潮的谴责和质疑在百度一概不见了,被整得家破人亡的廖祖笙对爱子之死,在百度也没有了任何说法……只要不是脑残,网民据此就能自我得出这样的判断:廖梦君之死,确实是死于整人整出了人命,幕后操纵血腥迫害者,一定是一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人物。

两度涉嫌参与政变的李彦宏,因为被委以重任,因为又接手了对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的包办,在一通数钱后,也以政变者惯用的套路,将中国网民进一步推向了幻灭的深渊。“骗子首领”李彦宏,站在信息流的入口,拿着大喇叭见人就嚷:

“都瞧瞧啦都瞧瞧啦,佛山惨案今年又发包给俺李彦宏来包办啦!‘习李新政’说一套做一套,人命关天的事就这么糊弄了啊!”

“都瞧瞧啦都瞧瞧啦,‘习李新政’的所谓‘反腐’所谓‘打黑除恶’,只是愚民的骗人把戏!‘反腐’的背后是腐败更甚!打黑除恶’的背后是更加黑恶!”

“都瞧瞧啦都瞧瞧啦,是与非、对与错、罪与非罪、法与非法,往后都由百度来说了算啊!‘习李新政’的‘依法治国’是什么?‘依法治国’只是个屁,此外什么都不是!”

写于2019年3月24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仿若编撰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34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