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能骗一个是一个 能操一天是一天

“骗子首领”李彦宏所把持的百度,一直以来是血债派的白手套,是贪官污吏的印钞机,是权移马鹿的试验场……长期被狗链牵着的李彦宏,又窜出来咬谁了,这在赵庄委实再“正常”不过。得过且过的赵家,“功夫在诗外”的赵家,在风雨飘摇之际,会日趋倚重了李彦宏之流的咬人。

百度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中的再次公开耍流氓,带有明显公权操纵的成分,不过是赵庄人权进一步恶化的冰山一角。李彦宏尽管臭名昭著、作恶多端,但相对于隐身其后的大流氓和老流氓,尚属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小流氓李彦宏再怎么兴妖作乱,赵庄也不至昏黑至此。

下流在赵庄是一种流行色。下流惯了的李彦宏,想要“安全”地吃得更多更肥,就嫌弃不得食槽有多么肮脏。已被赵家拿捏住了死穴的李彦宏,别说是听命咬人,即便是听命吃屎,李彦宏也一样是得大快朵颐,服服帖帖吃出香喷喷的感觉。凡是作狗的,都不会有其独立的人格。

耗费了巨资打造的“伟大的墙”,实为一面破墙,完全遮挡不住赵庄的断井颓垣、千疮百孔。精于骗术的李彦宏,会被赵家倚重,这在赵家实出无奈。自从有了互联网,各种黑箱作业就面临了随时会被曝光的风险。负债累累的赵家自此只好得过且过,能骗一个是一个,能操一天是一天。

由此赵庄的“法治”,在换季后虽然调门喊得更高,但也已是“法治”得只剩公开耍流氓。在电脑和手机都已随处可见的互联网时代,在翻墙其实轻而易取的年月,居然还有大小流氓沆瀣一气,欺负死人不会说话,欺负网民不会翻墙……“与时俱进”的赵庄,确实让人无语。

批量死于屠城的学生和市民死不瞑目,高莺莺、杨黛丽、戴海静、廖梦君、李旺阳、钱云会、徐纯合、方九书、雷洋、薛福顺、曹顺利等等死不瞑目,这在向来不管乡邻死活的赵家,算得了什么?惨痛是属于他人的,丰盈是属于赵家的,赵家的信条是能骗一个是一个,能操一天是一天。

于是批量杀人了也好,单个杀人了也罢,管它什么“庙前江水怒为涛”。有天价豢养的一众打手,有李彦宏的精于颠倒黑白,再血腥的事情,在赵庄也会是波澜不惊,抹得干干净净。在“维稳”已成产业链的赵庄,李彦宏该也是领了“维稳”经费的,该也是属于“维稳”骨干的。

于是哪怕是花费几天时间甚而几个小时,就能真相大白的事情,在赵庄的受害者而言,也一定会是为着寻求起码的公道,而望穿秋水,而耗尽余生。于是,“法治”可以人尽可夫,百度可以祸国殃民……赵庄乌天黑地,盖因赵家一直是在能骗一个是一个,能操一天是一天。

写于2019年4月7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仿若编撰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48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