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下篇

廖祖笙:千年不遇的乱政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二十七


习近平先生,对被迫害人群而言,何其不幸,竟会苟活在这种就连吃饭都成其为奢侈的狗屁“新政”;对于围观虐政害民、兽政缺德的世人而言,何其有幸,竟然可以大开眼界,真确目睹当今寰球,又光怪陆离出了一个千年不遇的乱政。

即使翻遍泛黄的书卷,在浩如烟海的史册中,也一定是再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乱政。坐在龙椅上的那人说,今年就得让全民奔小康;百官之首说,是啊,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而与此同时,各地衙役横行不法,人为制造饥民之事却在大量发生。

敢问习近平先生,中国史上此前有过这样的乱政吗?有哪个朝代的衙役,敢像当下“公仆”,完全不将皇上和宰相当回事,敢动辄或直接或迂回,拿升斗小民当棋子,出皇上和宰相的洋相,甚而左右开弓,对皇上和宰相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打耳光?你可以让人到中国图书馆去仔细查找,这样的乱政,此前一定是再也找不出来。

你取消了主席任期制又如何?对于乱臣们花样层出不穷的谋逆,你敢像古之皇帝那样,勃然大怒,对其或满门抄斩,或诛其九族吗?你不敢。乱臣密令之下,已是撒豆成兵,近期人为制造饥民之事更是层出不穷。“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球就等着看你习近平的笑话吧。

皇上和宰相的训示,在无法无天的衙役看来,一概是一文不值,厕纸不如。国中之国别的不多,多的就是一抓一大把的土霸王和土皇帝。皇上和宰相高高在上,啼饥号寒的被迫害人群,对其指望不得,那么转而指望律法可以吗?唉,别说了,说了只怕顽石都要流出泪来。

“法治国家”就连杀人的事,都能强权压迫“协商解决”,你还能到哪里去寻找官法如炉?更何况,人为制造饥民的,恰恰就是霸王委和流氓委,法院不过是其下属单位,若到法院说要起诉霸王委和流氓委,或会当下就把法官给吓得尿裤子。

习近平先生,这样一个千年不遇的乱政,换作你也是被迫害人群,你也被公然堵塞了种种的活路,你也被一天天公然置于人为饿饭的境地,你又会怎么想,你又会怎么做?你现在都已经是“人民领袖”了,请“人民领袖”爱民护民,看看能否给苦难的人民指条活路。

习近平先生,这样一个千年不遇的乱政,倘若你还顾惜一点党政的脸面和自己的脸面,就该站在饥民的角度换位思考一下,就该男儿一回,拍案而起,怒发冲冠。没有足够的惩治标本,没有诛其九族般的狠辣,乱臣们将永会是在你的头上拉屎拉尿,你主导的这个“新政”,也势必在千年不遇的乱政中定格。

2020年1月5日写于福建泰宁(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21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