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梦君!悼念中共!悼念中国!
廖祖笙文集分类概览
搜索廖祖笙文集A 搜索廖祖笙文集B
廖祖笙:迫害文人是政变图谋的凸显
廖祖笙:骗子包办命案 百度欲盖弥彰
“骗子首领”李彦宏漂白不了佛山惨案
廖祖笙:能骗一个是一个 能操一天是一天
廖祖笙:百度作恶给赵庄带来的沉重思考
廖祖笙指证百度李彦宏两涉政变
廖祖笙:百度不是一个搜索引擎
廖祖笙:暮冬风花雪月
泰宁佛教古今概述
静心泰宁,古道佛教,大美净土……
廖祖笙:国殇——漫山遍野的衰世苟且
廖祖笙:梵音中飘逸的书香
廖祖笙:国殇——泪干之后的长歌当哭
廖祖笙:政治腐败之下谈何“反腐”?
廖祖笙:赵国的主要问题是邪恶
廖祖笙:先生,你吃过饭了吗?
作家廖祖笙声明
高天韵:人民不如麻雀和鱼虾
廖祖笙:请让我一家离开这个魔窟
廖祖笙:有公害无公安的“法治国家”
廖祖笙:群蠹操弄下的“法治”
廖祖笙:“国妖”张德江尚未投案自首
廖祖笙:天理不容的“国妖”张德江
廖祖笙:“沉船计划”已启动?
廖祖笙:雷洋之死是廖梦君之死的复制
廖祖笙:从老兵维权看赵家本色
廖祖笙:我是赵国××党
廖祖笙:国殇——这暗无天日的魔窟
廖祖笙:德国纳粹与赵国纳粹
廖祖笙:雷洋死于流水作业
廖祖笙:亡国灭种的前奏
廖祖笙:惨烈并无助的赵国人
廖祖笙:美国人权VS共匪国人权
廖祖笙:刘云山发动的政变
廖祖笙:恶党决不具有人民性
廖祖笙:唐荆陵灭敌整排、整连……
廖祖笙:主席,总理,我饿!
廖祖笙:张德江有重大杀人嫌疑
廖祖笙:请教“政坛悍匪”张德江
廖祖笙:“颠覆”之说从何说起?
廖祖笙:争相“颠覆国家政权”
廖祖笙:一座毛骨悚然的疯人院
廖祖笙:“不修德政,专行无道”的兽党
廖祖笙:废都“竟无一人是男儿”
廖祖笙:倘若国家真实存在
廖祖笙:百年浩劫
廖祖笙:它们异化成兽,它们又杀人了!
廖祖笙:枪杀了方九书,又枪杀徐纯合!
廖祖笙:国殇——在敌占区的“抗战八年”
廖祖笙:全党为侩子手殉葬
孔子成了孤魂野鬼 孔庙倒得支离破碎
廖祖笙:悲愤于薛明凯之父的被“自杀”
廖祖笙:“维稳”是蠢党挖坑自埋的游戏
廖祖笙:有感于赵枫生自愿放弃国籍
廖祖笙:全都挣扎在恐惧里
廖祖笙:十蠢之“舆论斗争”“敢于亮剑”
廖祖笙:夏俊峰,你在天国还好吧?
廖祖笙:写给遥在天国的夏俊峰烈士
廖祖笙:壮烈牺牲的廖梦君永垂不朽
廖祖笙:村霸
廖祖笙:边说唱“反腐”边放纵腐败
廖祖笙:匪治或兽治下这人性灭失的24年
廖祖笙:警察可鄙的匪治时期
廖祖笙: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维稳”
廖祖笙:法治?人治?匪治?兽治?
廖祖笙:又是广东省委宣传部!
廖祖笙:对这荒庙还能寄望什么呢?
廖祖笙:演绎的不过是落幕前的疯狂
廖祖笙:不在水月镜花中接受幻惑的洗礼
廖祖笙:苍苔蠹壁,原来是座荒庙……
廖祖笙:怒潮必将决堤于荒野
廖祖笙:一个被犯罪集团操弄的国家
廖祖笙:子虚乌有的“国家政权”又在吃人
廖祖笙:为乌坎淌下感同身受的泪水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被掠夺和盘剥的共奴们
廖祖笙:我孩子死于有组织的谋杀
廖祖笙:我在大监狱和小监狱
廖祖笙:用什么温暖你?悲凉的陈光诚
廖祖笙:谁来救赎你?苦难的陈光诚!
夏小强:“和谐社会”容不下真正的爱国者
廖祖笙:写给“生死成谜”的陈光诚
廖祖笙:我所知道的郭泉先生
廖祖笙:被慢性绞杀的艾未未和冉云飞
廖祖笙:魔鬼的宫殿在胭脂泪中动摇
廖祖笙:何以最好的改良是解散中共?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荒野何以告慰你?死难的同胞!
廖祖笙:用什么来送别你?死难的同胞!
访民赵国莉致良心作家廖祖笙的感谢信
廖祖笙:我在“太鸡巴盛世”的2010年
廖祖笙:夜色固化在了墨黑里
廖祖笙:芙蓉姐姐和政坛群丑
廖祖笙:流氓政权不等于国家政权
廖祖笙:从共产党到“共抢党”
廖祖笙:“六四”与你息息相关
廖祖笙:同时自杀的还有共产党
廖祖笙:凶狂甚于日寇的“卖地政府”
廖祖笙:中南海的鸟叫得又响又好听
廖祖笙:伪善和无耻拯救不了中国
廖祖笙:“活不好”“死不起”的非人间
廖祖笙:正义的法槌会对新纳粹敲响
廖祖笙:共产党堕落成流氓党的又一铁证
廖祖笙:“窝里横”再言“不称霸”
廖祖笙:法西斯新变种的“韬光养晦”
廖祖笙:暮尘黯淡了野水荒湾
廖祖笙:鸟啼花落,肠断中秋月破!
廖祖笙:“被”字垄断了中国奴隶的人生
廖祖笙:二十年光阴换不来一段柔肠
作家廖祖笙与中国共产党决裂声明
廖祖笙: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
廖祖笙:已然亡党亡国,何来的党和政府?
廖祖笙:屠夫们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核心提示
廖祖笙夫妇追问胡锦涛和温家宝
北京露宿访民折射“盛世”死猪不怕滚水烫
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
廖祖笙:访民露宿街头,政府关爱何在?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请求避难
章文:高家与廖家的抗争
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
廖祖笙夫妇再次被“人民公仆”非法绑架后
邪恶势力寄望“病人”徐建新之流化解危机
廖祖笙:以邪恶伎俩掩盖血腥于事无补
廖祖笙:惨案幕后的“上面”是谁?
廖祖笙:“猫巷奇遇”记
新赫索格:2006年的7月16日刻骨铭心
廖祖笙:廖梦君之死成“国家机密”
众网友评廖祖笙新浪博客被封
廖祖笙之痛为全体国人之痛
黄祸:整个佛山沦陷了!整个大陆沦陷了!
廖祖笙:是谁,指令你们这样疯狂删帖?
陆英民:让我们擎起做人的道义
廖祖笙:总理您看看这孩子死得有多冤
王人龙:我为什么要关注廖梦君案
天理:廖梦君遇害 政府之坑蒙拐骗
廖梦君之死是国家的耻辱
华歌:让我们共同关注花季生命的消逝
陶君:中国,一个制造冤案的世界工厂
胡迪:夕阳下的疯狂
章文:廖梦君非正常死亡百日祭
秋子依风:以文贾祸写文章得罪人儿子被害
冉云飞:寰宇洒泪哭廖君
章飚:还有多少个廖梦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纪念廖先生独子:弱者是否有权活着?!
郭若:法院拒受廖梦君案 家人网民追讨真相
杨银波:关注廖梦君之死
“廖祖笙儿子死亡案真相大白”纯属谎言
时寒冰:我诅咒恶魔永沉地狱
东海一枭: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廖祖笙:公权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廖祖笙:简述廖梦君遇害之基本事实
天理:也谈廖梦君惨案的大量删帖
童大焕:中学生的“自杀”为何讳莫如深
廖祖笙:图说“自杀”现场
廖祖笙:谁在充当杀人凶手的保护伞?
洪巧俊:新闻通稿成了掩盖事实真相的护身符
吕祥:人死不能说话,我们必须给其公正
MHAL:纪念廖梦君
廖祖笙:心灵淌血的日子
廖祖笙:惨案后面拖着一长串问号
廖祖笙:魂兮归来,廖梦君同学!
廖祖笙:可怕的“统一宣传口径”
匪类以惨绝人寰的手段残杀了廖祖笙的独子
廖祖笙:严禁尸体买卖促人深思和感伤
廖祖笙:新三座大山对国人形成伏击之势
廖祖笙:“打工王子”是悲剧符号的复制品
廖祖笙:教育已成妨碍中国发展的绊脚石
廖祖笙:更该对教育部进行彻查
教育乱收费多构成诈骗罪或敲诈勒索罪
廖祖笙:数据能否让我们坦承教改失败?
廖祖笙:让人上不起学的教改难道是成功的?
廖祖笙:重视义务教育才能有效提高生产力
廖祖笙:高校收费不超六千就合理了吗?
廖祖笙:你是“自愿”被我公然勒索的
廖祖笙:违规收费宜尽快返还患者和学生
青春履历写满赤贫,我们愧对这代年轻人!
廖祖笙:仍有万般的感慨激荡在心头
廖祖笙:周济的“驳斥”二字我看不顺眼
廖祖笙:令人玩味的“要盖70多个章”
廖祖笙:风这么问,雨这么说……
廖祖笙:还有多少污水要朝廖祖笙泼来?
廖祖笙:原来周济部长还活着
廖祖笙:不知她是否还活着……
廖祖笙:学贷保险在给贫困学子雪上加霜
廖祖笙:从孟母三迁看当今中国教育
廖祖笙:但愿周济部长也有类似的愧疚
廖祖笙:胸中除了悲愤,还是悲愤!
廖祖笙:是在发展教育?还是在祸国殃民?
悲剧的光环不仅只笼罩在你身上
廖祖笙:部长大人啊你千万千万别辞职
廖祖笙:周济的人生字典里还有荣辱二字吗?
廖祖笙:教育部部长何时向国人道歉、谢罪
廖祖笙:我不会让教育部部长周济睡得太安稳
廖祖笙:其实我已经没有了评说的热情
廖祖笙:同廖祖笙“商榷”的果真是逻辑吗?
廖祖笙:新年第一天你就让我“食死猫”?
要国际友爱精神,更要凝眸家园和同胞!